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彭程虽然傻点,但是他知道猎人和萱儿即将离他而去,而自己将留在这里。

彭程看看萱儿,此时萱儿正眼泪旺旺地看着彭程。这些日子,萱儿和彭程相处的很好,彭程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处处为别人着想,萱儿对彭程的好感与日俱增,竟然有一种莫名的不舍。彭程自然就是单纯的想萱儿;而萱儿虽然14岁,但是聪明伶俐,萱儿想彭程可能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这样彭程便留在了宋家屯的宋富贵家里,也就是我们前文讲的宋老三,彭程的丈人家。这宋家可不是一般的富裕,家丁就好几十,丫鬟老妈也有十几人,买卖做的很大,即使所在的封河县也是赫赫有名。

宋富贵送走了猎人心里很不舒服。家丁和管家一死一伤,这倒不是一个事,可是孙女女婿竟然不请自来,而且还住在这里,从这孩子衣着打扮看,家里那一定是落了难了,更可怕的是这孩子看上去似乎有些傻。“这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宋富贵心中暗想。

宋富贵自然是一家之主,生有一儿一女,女儿在他被仇人追杀的时候走丢了。好在这个儿子和大孙女,他及时藏在一友人家里逃过一劫,宋富贵和老伴抱着这小孙女逃到彭老二家,也躲过一劫。

不久,这仇人竟然变得无影无踪,似乎蒸发了一般。宋富贵自然知道江湖上的事,打打杀杀是常有的事。仇人可能被他的仇人所杀,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于是又回到家里重整家业,几年的功夫,家里便有了这万贯家财。至于怎么有的,咱们就别管人家了,总之老宋家已经是富甲一方了。

宋富贵心里想着事,低着头往后院走,他寻思着怎么把这个事说给儿子和孙女。如果说没有猎人留下的话,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猎人说的话,一字一句,充满了杀气,真要是处理不好,宋家或许真的会大难临头。他不敢往下想,因为被仇人追杀,家破人亡的感觉他领教过。所以宁愿信其有,不能信其无。他正想着呢,突然有人喊了一声:“爹,外面是谁,竟敢打伤了管家,打死了家丁。”

宋富贵一抬头,原来是儿子宋有才。这个宋有才,名字挺好,“有才”可是他这个有才都用歪了。

宋富贵向儿子摆了摆手,“来,回屋说。”宋有才有些着急,“爹,咋回事,你告诉我,这个事不能就这么算完了。”

宋富贵见儿子这么给自己说话,便怒道:“混账东西,我让你回屋,你没听见吗?”

宋有才一愣,不知道父亲为啥发这么大脾气,自然也就不言语了。他倒不是怕这个爹,他主要是惦记着家产,如果宋富贵一生气,不让他继承,那自己就没有豪横的本钱了。

回到屋里,宋富贵坐下,说道:“这两个人的事别去追究了,他们是自己弄伤的,自作自受。”

宋有才心里自然不服,可是父亲这么说了,也不能硬干呀。

宋富贵没有注意宋有才的态度,接着说道:“去,把你那两个女儿,金枝和玉叶叫来,顺便把你母亲和你媳妇也叫来。我有事和大家商量。”

宋有才刚想张嘴问问什么事,但看到父亲那副严肃样子,便悻悻离去。

不大一会,那两个孙女就到了。这两个小丫头,长的不能说怎么俊,可是从穿戴打扮,可以说是风情万种。尤其是大孙女金枝,17、8的样子,说话娇里娇气。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桃红色的嘴唇,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和那金光闪闪的项链,尽显富贵之相。

小孙女玉叶今年15岁,似乎没有姐姐那么张扬,但也是浓妆艳抹,傲气十足,手里不停地摆弄着一只马鞭子。

宋富贵看看这两个孙女不禁叹了口气,孙女这个样子都是他和儿子儿媳惯得。

大孙女没有注意爷爷的表情,进得屋来便极不情愿地问道:“爷爷,我们玩的好好的,招呼我们干啥?准没正事。”

宋富贵看了她一眼,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给你找婆家!”

“你看看,我说没正事,就没正事吧。”金枝自然是得理不让人的人。

“我找男人,还用的爷爷操心吗?现在的胡公子可是封河县城数一数二的富商。”金枝满脸的得意之色。

宋富贵自然知道大孙女找婆家这事不用他费心,因为她18岁的年龄,十个八个的男人交往过。尤其现在这个胡公子,宋富贵十分满意,不是这个人令他满意,而是人家的家族令他满意,如果这个真成了的话,那在封河县城可就有靠山了。

“好了,大孙女这个事不说了,等一会你爹妈来了,咱们商量商量别的事。”宋富贵解释道。

“哦,是不是咱家董事长的事呀!”金枝高兴的花枝乱颤。

“行了,我还没老呢?”宋富贵心里很生气,但是拿金枝没有办法,谁叫孙女攀上县城的胡家了。

金枝见爷爷这么说了,噘着嘴也就不说话了。玉叶依然玩着她那个马鞭,不停地抽打着。

这时宋富贵的夫人李贤芝、宋有才和妻子田花走了进来。宋有才进得屋来指着金枝便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还想做宋家的董事长,你爸我还在呢!”

金枝看看宋有才,赌气说道:“这得看谁有那个本事。谁能把宋家事业做起来。”

“我是你爸,不是你儿子,你这个不孝的东西!”宋有才气的嘴都气哆嗦了。

“好了,好了,你们都给我消停点。这个董事长你们俩都别想,怎么做我心中有数。”宋富贵见这两个人没完没了,于是大声呵斥道。

这两个人见宋富贵真生气了,都赌气坐在座位上生闷气。

宋富贵见大家都不会说话了,轻咳了一下,环视了几个人,然后目光落在孙女玉叶身上。

“现在我给大家说个事,这个事事关小孙女玉叶的事。”

“我的事,爷爷,我什么事?”玉叶停住玩马鞭的手,看着爷爷问道。

“哦,是你的事,这个事还是让你奶奶讲吧。”宋富贵不愿意说起往事。

李贤芝瞪了一眼宋富贵:“你这死老头子,不好意思说的话,自己不说,非得让我这个老太婆说。唉,那我就说说!”

李贤芝说完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请看下一章《偷吃贡品》。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