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将老魔所说的东西尽数搞到手之后,王钟的心情也是好上了不少。

由于这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单独出门,对于坊市里的许多东西,他也是感到非常的新奇,所以故意放慢了速度,悠闲的在大街上游逛着。

半晌之后,王钟才颇为安逸的逛出坊市,走回了武馆···

家中只有林瑶一人,与母亲打了个招呼后,王钟便是心急火燎的窜上了后山,约莫大半个多小时后,大汗淋漓的他来到了一处极为陡峭的悬崖。

目光在四下里扫了扫,王钟极为谨慎的走到悬崖边上,伸头看了一眼脚下的谷底后,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纵身跃下。

耳边响起的呼啸风声只持续了三四秒的时间,下一霎那,一声闷响响起,王钟的双脚便已经接触到了实物。

尽量稳住身影后,他轻轻跺了跺有些发麻的脚掌,旋即扒开等人高的杂草,弯腰走进了山洞。

凉爽的感觉瞬间冲走了王钟的一身臭汗,他一屁股坐在小潭边上,长出了一口气。

“老魔,你说的东西可都在这儿了,接下来怎么做?”

话音刚落,一道苍老的身影与一大堆东西便是凭空出现在洞中。

老魔嘿嘿一笑,盘腿悬浮在空中,目光在那一堆东西中随意的扫了扫后,忽然点了点王钟脚边的那块黑色兽骨,道:“你不想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吗?”

“这?”

听老魔这么说,王钟这才记起来他还买了一块妖兽头盖骨,想起当时老魔所说的话,他赶紧拿起黑色兽骨,放到眼前仔细看了起来。

兽骨只有王钟的手掌大,乌漆麻黑的骨面上,除了有一个约莫两根手指粗细的窟窿外,便是没有了半点奇怪之处。

王钟耐住性子,又翻来覆去的仔细看了数遍,但无论他怎么看,都觉得这只是一块普通至极的头盖骨。

“这兽骨究竟有什么古怪?”王钟微皱眉头问道。

老魔伸手接过兽骨,干枯的手指在其表面轻轻抹过,笑道:“你这小子运气确实不错,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符阵师吗?”

“符阵师?”王钟的心头因为老魔的一句话而颤了颤。

在大陆上,元力虽说一直是修炼的主调,但修炼一途,衍生出过不少旁门偏支,而符阵师便是其中最为特殊的一种。

特殊之处就在于符阵师能够运用精神力,将天地元力凝聚成奇特符印,而将这些符印按照特殊的顺序相互排列组合,便会形成符阵师。

如此一来,符阵师不仅需要一定的自身实力做支撑,对于精神力的要求,则要更加的严苛。

经归纳统计,往往一千个人当中,只有一人有成为符阵师的可能,这千分之一的概率,奠定了这是一种格外稀缺的职业。

而符阵师,也是有着属于他们的等级系统,据王钟所知,符阵师的等级高低,一定程度上,便是由所能凝聚出的符印数量而决定。

一般来说,光是等级最低的一品符阵师,最低要求便是要达到筑元境,而若是能够达到二品符阵师的话,就足以被青阳镇各大势力视为座上宾相待。

“当然记得,你说过,符阵师是大陆上最为稀缺的职业,同时也是神秘,尊贵,强大的代名词···”

话音忽然一顿,王钟猛地抬头,张大着嘴,一脸的难以置信:“这玩意跟符阵师有关?”

非常欣赏王钟这副震撼中夹杂着期盼与狂喜的模样,老魔微微点头,翻了翻兽骨,片刻后方才笑道:“这块兽骨内被人布置了一座符阵,这通常是一些大宗门用来保存高级武学的手段,看来你小子这次是真的捡到漏了。”

“高级武学?!”

闻言,王钟顿时咧开嘴,小脸上充斥着惊喜,他着实没想到自己这顺带买来的破烂货,竟然还隐藏着一门高级武学,要知道,都能被老魔说成是高级武学的武学,那最起码也得是玄阶以上!

“不过你小子也别高兴的太早,这种保存武学的手段,很是玄妙,外人如果不知道这座符阵的真正切入点,而是选择强行破除,就会瞬间毁掉这里面的东西。”斜瞟了一眼有些得意忘形的王钟,老魔出声打击道。

“这不是有老魔你嘛,破除一座小小的符阵,对于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嘿嘿一笑,王钟腆着脸道。

“你这臭小子,老子摊到你算我倒霉,行了,这玩意就交给我,你赶紧把衣服脱了,滚到盆里泡着。”听见王钟的话,老魔老脸一滞,旋即有些无奈的挥了挥手,示意王钟别再浪费时间。

“噗通!”

嘿嘿一笑后,王钟点了点头,站起身迅速脱了衣衫,直接跳进了早已准备好的木盆中。

一股刺骨的寒意突如其来,直接是让王钟剧烈颤抖了几下,身体迅速变得麻木了起来。

老魔手掌一挥,地上的银壶与几株草药,便是悬浮到了木盆的上方,瞧得这一幕,盆中龇牙咧嘴,表情扭曲的王钟,双眼之中涌现出了满满的羡慕。

瞧得王钟那副羡慕的模样,老魔嘿嘿一笑,苍老的脸庞上闪过一抹狡诈的笑意,旋即只见药草掉落进盆中,装有妖兽精血的银壶也缓缓自动微斜。

“滴嗒···”

寂静中,一缕殷红的血线从壶口滑下,顺着王钟的手臂悄然滑落,掉进了木盆之中,令得水面顿时波动了一下。

“老魔,这···”

然而等了片刻后,却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这让王钟满脸不解的看向老魔。

“桀桀,别心急,让血流一会儿。”

低头正在摆弄手中兽骨的老魔,头也没抬,阴声笑道。

而随着老魔话音刚落,王钟便是猛然一惊。

因为眼下原本清澈的木盆竟陡然变成了殷红色,宛如是一盆血水。

不仅如此,整盆水都是宛如沸腾了一般,一个个带着淡淡血色的水泡不断从水面上升起,然后在王钟的身体周围炸裂而开,升起一丝丝淡红色的雾气。

雾气在空气中飘荡,宛如是有着灵智一般,逐渐吸附上王钟的身体,最后顺着他的毛孔飞快地钻了进去。

而就在这些淡红色的雾气无孔不入的侵入王钟身体时,原本他那已经变得有些麻木的身体,便是再度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一种猛烈的剧痛,突然间毫无征兆的爆发开来,使得王钟体内的血肉细胞,仿佛都是在这种刺激下,猛地收缩了起来。

“啊!”

剧痛瞬间遍布着王钟身体里里外外的每一个角落,此刻他的体表,汗水宛如潮水一般密密麻麻的涌现而出,一道蕴含着痛苦的低沉吼声,终于是忍不住从他的喉咙间传出,双拳狠狠的不断砸在水面之上。

“给我忍住!”

就在王钟身体仿佛是要烧起来时,老魔的声音,也是迅速的在其耳边响起。

听到老魔的声音,王钟顿时恢复了些许神智,停止手上的动作,竭力发出了一声嘶吼,双眼之中血丝密布,一种名为“仇恨”的火焰在其中熊熊燃烧。

而随着时间推移,夹杂着点点黑色杂质的汗水不断排出,汇聚在一起,最终滴滴答答的滴落进木盆中。

王钟死死咬住牙,忍耐着剧痛,而淡红色的雾气,则继续沾染上他的肌肤,一丝丝的顺着皮肤毛孔,溜进体内,刺激着肌肉,冲刷着经脉···

修炼,在不知不觉的苦修中度过,从山洞外射进的阳光,逐渐的转弱,炎热的温度,也是缓缓降低。

······

山洞之中,当木盆中的水由殷红转为清澈,最后一缕淡红色的雾气也是钻进了少年体内,而双目紧闭的他,睫毛微微眨动,片刻之后,漆黑的双眸,乍然睁开。

黑瞳之中,一道精光陡然闪过。

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的将胸口的浊气吐出,少年猛然在木盆中站起身,腰杆一挺,浑身的骨头顿时喀嚓的响了一声。

任由水花从身上淌落,王钟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恢复清澈的木盆,他扭了扭脖子,旋即伸出手掌,缓缓握拳后,猛地一拳轰出。

“淬体第二重?!”感受着肌肉舒展间那比之前大上许多的力量,王钟的小脸上尽是惊喜之色。

他没想到老魔的独家淬体配方,再配合这阴阳玄潭的潭水,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效果,如此短的时间里,就直接让他突破了一层境界。

“只是突破到淬体第二重而已,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原本你就处于淬体第一重的巅峰,加上这阴阳玄潭以及我的配方,要是还没有突破,那才是一件怪事。”

瞧着王钟这副一惊一乍的模样,一旁的老魔斜瞟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讥讽道。

王钟咧开嘴,宛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心里充满了兴奋,如果照这个修炼速度下去,他要在半年时间内突破到淬体第五重,似乎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哦,差点忘了,这壶银背暴猿的精血只能供你用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你每隔一个月,就得去购买一次妖兽精血。”知道王钟难处的老魔,有些狡诈的看向一脸欣喜的王钟,老脸如同盛开的菊花般,幸灾乐祸道。

果然,一听见这话,王钟的小脸顿时一僵,旋即只能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坏了!”

瞧得山洞外射进来的阳光已经极为微弱,王钟小脸一变,急忙穿好衣服,将山洞重新用杂草遮掩好后,爬上崖顶,向家中狂奔。

······

夜色笼罩着大地,清凉的月光倾泻而下,洗刷着大地残留的余热。

吃过晚饭后,王钟随便找了个借口,便是心急火燎的窜回自己的房间,然后谨慎的关好了门窗。

这一幕,让得跟在王钟身后,假装出来活动身体的王慕婉,轻轻的跺了跺脚,撅起小嘴轻哼道:“真是个榆木脑袋!”

“老魔,你说你已经将兽骨里的符阵破除了?!”

封锁自身十年意识的王钟,自然是不懂小女生的心思,急忙将门窗关好,回过头,望着那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老魔,他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不出我所料,那块兽骨中果真藏着一门勉强还说得过去的武学。”

闻言,王钟精神一振,咧嘴笑出了声,要知道,老魔可是大人物,眼界自然高,能被他说成勉强说得过去的武学,能差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王钟眼神火热,舔了舔嘴唇后,急忙问道:“什么等级的?”

王钟曾听王肃说过,天下武学分为九品三阶,一二三品为黄阶,四五六品为玄阶,七**品则为地阶,其中黄阶最为常见。

而玄阶便是一方势力压箱底的宝贝,至于地阶,据王肃所说,就连整座天水郡,也都几十年没有听说过了。

“好像是玄阶五品吧···”

老魔漫不经心的道,那副轻描淡写的模样,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真的是玄阶武学?!”愣是已经做好心里准备的王钟,此刻也是被震的有些呆滞。

据他所知,狂枪武馆之中,最高品级的武学,也只不过是玄阶四品而已,而就算是底蕴深厚的三大家族,玄阶五品的武学恐怕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想到这里,王钟的脑袋之中,便是又涌上了一股眩晕。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闭目凝神,我传给你。”

嗤笑了一声,老魔伸出干枯的手指,然后轻轻的点在了王钟的眉心之上。

脑袋没来由的微微一痛,王钟突然发觉,一股庞大的信息正一股脑的涌进自己的脑海之中,这让他的脑袋有些发涨,直至半晌后,这种感觉才消失不见。

“七杀指枪术:玄阶五品近身搏斗武学,刚猛劲爆,以攻击力强横著称,练至大成,可领悟秘技:七杀螺旋劲,攻击力不输玄阶六品武学!”

脑袋缓缓清醒,细细的品味了一下信息中的粗略资料后,王钟深吸了一口凉气,一个激灵,脱口而出:“秘技?!”

所谓秘技,是领悟武学真正精义后的升华招式,虽说它的威力要大大超出该武学的一般招式,但这七杀指枪术,竟然单凭秘技,便号称在攻击力之上,能够与玄阶六品的武学相媲美,这让王钟如何不感到震撼。

咽了一口唾沫,王钟的眼睛有些发直,这要是自己能在馆试前学会这门武学,就算那孙宏突破到了淬体第五重,恐怕自己也会有一战之力!

“你小子将这七杀指枪术想的太简单了,虽说因为阴阳玄潭的缘故,你的体魄比起同等级的武者要更加坚韧,但这门武学,对于武者双手的强度,有着格外高的要求,就凭你小子现在的手指,别说伤敌,恐怕刺出一指就得当场骨折!”

似乎是猜到了王钟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老魔怪笑一声,说出的话语如同一盆冷水一般,直接是将王钟内心的激动给浇灭的干干净净。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我就这么放弃这七杀指枪术吧。”略微沉默后,王钟急切的询问道,他知道老魔必定有解决的办法,否则也不会将这门武学传给自己。

“桀桀,没你小子说的那么严重,只需对你的手指采取一些针对性的训练即可。”老魔阴声发笑,微眯的老眼中掠过一抹不怀好意。

瞧得老魔这副模样,王钟咽下一口唾沫,头皮突然间有些发麻···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