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即使被戳穿了,顾啸歌也没有在御堇年的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窘迫。

御堇年抓起她的手腕,沉声道,“离开这里。”

顾啸歌却是甩开他,一扭脸,“我要下去。”

她看着面前与深渊融成一团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冥冥之中,竟觉得下面像是有一道旋涡,在疯狂吸引着她。

御堇年面露愠色,正要开口,却见顾啸歌竟已纵身一跃,跳下万丈深渊之中!

等不得他犹豫,御堇年的脚便已动起来,跟着顾啸歌一起一跃而下。

他好不容易追上顾啸歌的速度,揽住她的腰身,便要发力回到崖边。

可顾啸歌在他怀中却是极为不安分,拼命地用力想要把他退开。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让我下去,有人在叫我,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御堇年一顿。

顾啸歌的焦急不安不似作假,喉间更是哽咽沙哑,黑暗中,御堇年眸光一暗,凝聚魂力在脚下,减缓下降的速度。

好让自己和顾啸歌不至于在这道深不见底的深渊中直接摔成肉泥。

几个呼吸后,御堇年的脚下才终于有了实感。

他放下顾啸歌,就见双眼茫然地望向四周,脚步虚浮,怔怔地问,“是不是你在叫我?”

御堇年顺着顾啸歌的视线望过去,目之所及却仍是一片混沌的黑暗。

可顾啸歌就像是听到什么一样,身体轻颤着跌坐在地,连手臂上的伤都忘记了,捂着脸低声啜泣。

她的哭声断断续续,却肝肠寸断。

饶是御堇年,心中都忍不住泛起一阵悲凉。

突然,顾啸歌捂住脸颊的手向自己面前伸过去,御堇年听见她说,“来,到这里来,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别怕……”

混沌之中,御堇年仍旧什么也看不到。

他想要上前,却不知道自己周围竟不知何时出现一道看不见的空间禁制,将他禁锢其中,动弹不得。

心下微颤。

在清月大陆上,能将他困住的力量本就罕有,更何况还是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

“顾啸歌!”

御堇年莫名有些紧张,他开口唤出顾啸歌的名字,声音却连他自己都听不到。

而距离他几步远的顾啸歌,此时正像是被控制着,双眼迷蒙。

她左侧手臂上的伤口不知何时崩开,鲜血却并没有顺着伤口流出,而是在空气中漫开丝丝缕缕的血雾,将顾啸歌包裹其中。

像是某种诡异的仪式。

“顾啸歌!”

御堇年又叫了一声。

声音被阻断,根本无法传递到顾啸歌的耳中,御堇年眸光一凛,薄唇微张,“去。”

一道青色的流光从他袖中闪出,青锋剑发出阵阵肃杀的铮鸣。

它奔袭而下,雷霆万钧的力道一次又一次地劈在御堇年周身那道看不见的禁制之上。

倏然间,那诡异的仪式像是受到某种打扰,十分不满,整个空间开始剧烈震荡起来!

“吼——”

一道痛苦压抑的兽吼从黑暗深处传来,这一次御堇年听得真切。

那兽吼带着千钧之力,光是吼声便让御堇年遭受重创。

御堇年强忍胸腔中涌上的阵阵腥甜之气,一双眸子紫光闪烁。

被那兽吼掀起的发丝也渐渐亮起银白。

青锋剑的铮鸣之声愈发刺耳,不用御堇年吩咐,便化作一道流光,朝那黑暗深处袭去!

“嗯……”

与此同时,顾啸歌瘫坐在地上,眉头深锁,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血液从她的伤口处迅速流失,那片将她包裹其中的血雾愈发厚重。

再这样下去,顾啸歌会血尽而亡!

御堇年的一双眸子终于变成深紫色,一头乌发也完全褪成一片银白。

他抬起手,轻而易举地破开周身的禁制,直奔顾啸歌而去。

但当他的手没入那片血雾之中时,却像是突然扣动某种开关一般。

血雾之中的顾啸歌,脚下突然绽开一道刺眼的红光,朝四周扩散开去,生生将御堇年逼得后退几步。

御堇年这才看清,顾啸歌脚下闪烁的那片红光,竟是一道阵法!

那血红色阵法的正中央,顾啸歌猛地睁开一双漆黑的眼眸,声音带着深沉的压迫感,在这个空旷的空间里响起。

“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以血脉为契,魂念为锁,与吾缔结生死之契!即刻起,吾生,尔生,吾死,尔死!”

“……”

天地变色,波云诡谲。

御堇年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片混沌的黑暗卷入顾啸歌纤弱的身体之中,如一道黑暗的旋涡,渐渐失去踪迹。

地上的红光消退,顾啸歌的身体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御堇年上前将顾啸歌昏迷的身体抱入怀中,去查看她小臂上的伤势。

但让他意外的是,顾啸歌小臂上被青锋剑所伤的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竟已奇迹般的愈合,只留下一条长长的粉嫩痕迹。

御堇年皱眉。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方才那道阵法,那繁复的花纹,并不是普通的契约阵。

他垂眸看向怀中的顾啸歌,她才多大?竟懂得上古早已失传已久的契约阵?

御堇年发现,这个女人,他愈发看不透了。

……

而此刻,在顾啸歌体内,她发现自己的灵魂正在疯狂下坠。

她徒劳地挥舞着双手,想要抓到什么东西好停止自己下坠的力道,但是没有,能抓到的只有大把大把的空气。

终于,在她几乎要放弃时,手上突然握住一个冰冷的东西,好像是链条之类的东西。

而且,牵一发而动全身,铁链相撞的声音哗啦啦的在自己耳畔乍响,吵得顾啸歌头疼。

突然,顾啸歌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你来了……”

这声音苍老而浑厚,不知为什么,顾啸歌竟觉得熟悉不已。

甚至,听得她泪流满面。

“你是谁?”

她颤声问,“刚才我看到的那个人就是你,对不对?”

那苍老的声音停顿片刻,叹息道,“我都忘了,自那时起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数十万年,你早已不复当年。”

当年?

听着这故弄玄虚的论调,顾啸歌愈发不解。

她还想再问得清楚一点,但身体却是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托起。

这力量温暖而熟悉,但顾啸歌就是想不起到底在哪里遇到过。

“回去吧,孩子,你想要的答案,都在那里……”

顾啸歌眯起眼睛,努力地想要听清最后的两个字。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