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司远途边抽烟边琢磨:云鹤除了正事,话都少得可怜,而且对他似乎还有些忽冷忽热,她明明昨晚还暧昧到用手指点他胸口,今天就又一副冷淡的样子,要是他追她,两个人如果真的在一起了,这么相顾无言、忽冷忽热的,也不是回事啊,而且大眼瞪小眼的恋爱真是想想就怕的慌,像他这种也不太擅长活跃气氛的人其实还是适合活泼一点的。

司远途回头看了眼云鹤,目光在她身上打了个转:但是想想怎么让人那么不甘心呢?

司远途抽完一支烟,烟味散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傅杰夫妇回来了。

傅杰一进门就开始嚷嚷:“气死我了,今天多亏是小远发现了这个问题,不然我得一直蒙在鼓里,这批制服竟然有一少半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云鹤站起身,问道:“制服到的时候没检查吗?”

“本来是要检查的,但那天我正好在忙,这家又是一直合作的,他们家衣服的质量一直不错,我也比较信任他们,带着觉得应该没问题的心理,一来二去的就忘了检查一下了。”傅杰说着一脸气愤:“天一亮我就得打电话去找他们问问清楚。”

“嗯。”云鹤点了点头说:“那你们没什么事了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行,你快回去休息吧。”傅杰应了声。

“嗯,走了。”云鹤和傅杰夫妇说了声,没再去看司远途,直接开门走了,司远途也绷着没有主动和云鹤打招呼告别,但等人走了,他又有点后悔,觉着人家云鹤一个姑娘家的,大晚上的专程为了他跑来,他还因为一句话整的这么别扭,实在是又小气又娘们唧唧的。

云鹤回了宿舍,把肩上披着的外套丢到一旁,翻身躺到了床上,她盯着屋顶发了会儿呆,闭上眼想入睡,脑子里却突然跃上了司远途掉了裤子的那一幕。

黑色裤头下,那双笔直修长、附有恰到好处肌肉、带着年轻的活力,充满了力量感的双腿,以及……挺巧的臀部,定格在了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云鹤烦躁的翻了几个身,想想点其他事情替换掉脑海里的画面,但那该死的画面却像牢牢的粘在了她的脑海中一般,怎么都替换不掉。

云鹤长长的叹了口气,翻身坐起来,拿了盒烟走到窗户旁,伸手推开窗户,半边身体倚着墙,看着浓浓的夜色,内心理智与**两个小人在来回打架:她到底要不要不管不顾的顺从心意疯狂一把?

天亮的时候,司远途琢磨着他得找人’修车’了,他给他办了至尊会员卡的4S店里专门负责他的店员打了个电话,让他派个拖车把他的车拉到店里做个清洁保养,弄完后再给他送回来。

挂了电话后,他又给这个店员在微信上发了个位置,店员自不会问司远途为什么车没坏还要叫拖车,反正顾客是上帝,人傻钱多的顾客更是上帝,一切费用都会从他的卡里扣,只是当店员看到司远途发的地址后,委婉的问了一下:“您怎么在这儿啊?”

司远途看到消息回了个“办事”之后又直接给店员转了888的小费,店员心满意足,也就不再问什么了。

到了上班时间,司远途碰到了云鹤,他想着自己昨天表现的实在是太过小气,就先主动笑眯眯的和云鹤打了招呼:“云鹤老师早上好!”

云鹤也同平日一样点头应了声:“早上好。”

一切似乎都与以往并没什么不同。

时间眨眼到了周六,文敏静几个新人都有些激动,他们都期待赶快去司远途家的豪华住宅一观。

趁着休息,几个新人又兴奋的讨论起了明天要怎么玩,司远途看他们几个这么兴奋,就说:“要不你们和馆里打声招呼,今天下班后就直接坐我的车去我那儿吧,省的明天去不方便。”

“真的吗?”文敏静眼睛亮了,她带着点兴奋问:“远哥,你家的游泳池大不大?深不深?我们几个都不太会游泳。”

司远途说:“25米长,十来米宽,一米六的深度,不会游也没事,有游泳圈,再不然我把水位放低点,保准你们都能踩着地。”

刘呈问:“远哥,你家附近有卖泳衣的吗?我们几个都没有。”

司远途点头:“有,看你们似乎都对泳池感兴趣,那今天下班后,我先带你们去买泳衣。”

文敏静几个人听了都有些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感觉,高一权更是咧着嘴说:“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有机会到私人游泳池里一游,太期待了。”

司远途没和除了他那帮狐朋狗友之外的人玩过,文敏静几个人他都挺喜欢,这会儿他看几个人这么兴奋,也想尽量安排好,让几个人玩的开心点,就问:“你们晚上想吃什么?中餐?西餐?日韩料理?泰国-”

“远哥,等等,等等!”高一权打断了司远途的话:“远哥,一听你这口气就是要带着我们净往高档的地方去,但我们几个去那太高档的地方,说实话不自在不说没准还吃不好,咱还是接地气一点,既然你安排了我们明天的行程,那今天晚上就让我们几个请你吃个烧烤怎么样?”高一权说到这里挠了挠头:“那个,不是那么高档的烧烤店你应该不介意吧?你放心,干净卫生是肯定的,味道也绝对不差。”

司远途笑着说:“当然不介意了,在哪吃不都一样,你们想吃烧烤啊?”

高一权点头:“没有烧烤的聚餐感觉没有灵魂。”

司远途想了想说:“那我这里给你们个备选方案,我在西郊还有一套花园别墅,带着个户外的半标池,也可以游泳,在那我们能自己烧烤,我会叫个烧烤师傅帮我们烤,当然,你们要想自己烤的话,也能跟着烧烤师傅烤着玩。”

高一权几人一听立即放弃了请司远途吃烧烤的打算,高一权双手抱拳,做了个拜服的动作:“远哥,啥也不说了,都听你安排。”

文敏静掩面叹道:“嫉妒让我面目全非啊!”

刘呈说:“天!听的我都想旷工,现在就去了。”

李里离笑着说:“远哥,你对我们几个也太好了。”

“没什么,小事。”司远途心里一动,说:“待会要不要去问一下云鹤老师,看她晚上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文敏静点头:“肯定要啊。”

高一权对文敏静说:“这是你揽的活儿,要问你去问啊。”

文敏静很爽快的说:“我去就我去!”她对高一权说:“我说,到时候云鹤老师和我们一起玩的时候,你可别还是这么别别扭扭的啊。”

“不会不会。”高一权说:“只要不让我和云鹤老师单独待着,我就没问题。”

文敏静翻了个白眼:“云鹤老师有那么吓人吗?”

刘呈笑着说:“这和云鹤老师没关系,都是他自个儿的问题。”刘呈说着拍了拍高一权:“我说,就你这性格,要是去了大公司,不得被边缘化啊。”

“所以我这不是和-”高一权做了个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的动作:“打交道了么,反正我没啥大追求,这的工资够我花了,我踏踏实实的在这儿干到退休就挺好。”

刘呈冲着高一权竖了个大拇指:“服气,你这还没怎么样呢,就把人生都规划到退休了。”

高一权说:“反正我觉得挺好的。”

李里离说:“先不说事业,咱们这行本来就难找对象,你这么佛系,也不好脱单啊。”

高一权无所谓的说:“能脱就脱,脱不了就单着,我觉得单身也挺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闲钱还能孝敬父母。”

李里离连连摇头:“但人总是要成家的呀,一个人老了得有多孤独,而且再过几年,你爸妈也该担心你的终身大事了,你不急他们也得急,迟早给你安排相亲。”

高一权叹了口气:“我说,本来这么开心的气氛,聊这些干嘛?脱不脱单,相不相亲的那都是以后的事,这个话题,跳过跳过。”

司远途觉得云鹤今天应该不会和他们一起去,但他心里是希望云鹤今天能和他们一起去的,而且他知道如果是他去邀请云鹤,她肯定会拒绝,但文敏静去邀请的话就不一定了,所以这会儿他一听高一权嚷嚷着要换话题,便带着点激将法对文敏静说:“我估计你叫不动云鹤老师,她今天八成不会和我们一起去。”

文敏静闻言顿时不服气的说:“还没有我文敏静叫不动的人,你等着瞧吧。”

司远途压下心底得逞的喜意,做出了一副拭目以待的样子。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