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那黑衣人早就发现了高处有人,但气机感应中,知道这人不过是个普通人,根本没放在心上,只是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如此不要命,敢以身涉险,拿自己性命来填。

“嘭”得一声闷响,那人一掌正好应在小六子后背,如此大力,让小六子身子不由自主往前一冲,跟着一口带着内脏肉末的鲜血喷出。

房五妹闪躲不及,眼看着小六子身子往自己飞扑过来,“嘭”得一声撞在一起,牵动内伤,也是一口鲜血喷出,往后就倒。

两人如滚地葫芦一般,连翻几次,房五妹百忙中一看怀中的小六子,却见这小子一脸满足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却是早已身亡。

房五妹见了不由悲呼一声,深吸口气,身子勉强一侧,身子坐起,左手紧握短刃,刚想要起身,却觉得全身无力,眼看着前方一道剑光破开漫天的雨帘往自己刺来,却再无抵抗之力。

眼见着就要被刺杀当场,突然空中一道刺耳的“咻”声响起,一支利箭破开虚空,往那人急射过来。

只听声音,就知道射箭之人乃是高手,那人心头一懔,顾不得再杀人,身子一侧,让过来箭,跟着右脚一跺,身形如长鹤般拔地而起,只想逃之夭夭。

只是还没等他身形落地,空中又是两支利箭射来,那人不想抵挡,一心闪避,身在空中,一个千斤坠,猛然落下,避开那两支箭矢,跟着脚步不停,往暗影中闪去。

只是他现在才想起逃离,却是晚了一步,在他想要闪避的暗影前方,一道剑光突起,一条身影拦路杀出,却是阿大。

那人暗骂一声,却不敢再跑,高手之间的气机感应,一招慢,招招慢,一旦陷入被动局面,后面就是再想脱身也难了。

那人被阿大缠住,“叮叮叮”的兵器撞击声立即如密雨一般响起,片刻后,手握长弓的紫陌从远处飞掠而来,一看到坐在地上的房五妹,立即赶过去将其扶住,房五妹见救兵终于赶到,精神一松,看着紫陌道:“陌哥,我……。”

话还没说完,却是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紫陌一见,将其一把搂在怀中,伸手搭在她腕脉上,脉搏跳动时有时无,已是命在旦夕,心中不由一急,从怀中掏出一物,左手往空中一甩,跟着一道烟火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嘭”得一声炸出一朵亮丽的烟花。

这是张傲秋几人紧急救命的信号,一旦放出,就表示情况万分紧急,只是这么长时间来,随着几人修为越来越高,这救命烟火倒是一直没机会用。

半盏茶功夫,远处传来一声清啸,紫陌听了,跟着扬天长啸一声,啸声还没落,一个人影如电闪般飞奔而来。

紫陌一见,大声道:“秋哥,快救五妹。”

来人正是张傲秋,紫陌将怀中的房五妹交给他,右手一提陌漓刀,一声不吭,往前面那人只杀过去。

两个玄境高手对一个,那人立即感到捉襟见肘,只是还没有拼两招,空中一条白绫射出,却是后面的夜无霜赶到。

张傲秋将怀中的房五妹一把抱起,随便找了个房间,将其扶起盘坐在前面,双掌抵住其后背,内力透出,先一步稳住其心脉,跟着真气在筋脉内游走一周天,探明其最重的伤是右肩处,已经筋脉破碎,惨不忍睹。

幸好张傲秋赶来及时,房五妹右肩筋脉虽然破碎,但还没有消失,不至于像夜无霜那样,还要筋脉重塑,同样庆幸的是先前受伤的是右肩而不是左肩,要是左肩,在如此靠近心脏处,这样的伤,只怕此时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没有办法了。

只是修复筋脉这样的事,妥妥的水磨功夫,急不得,至于外面是什么情况,那也就顾不得了。

整整一日一夜后,张傲秋才将房五妹受损的筋脉全部修补完毕,这丫头先前惨白如纸的脸色也开始变得红润,一脚踏入鬼门关的小命算是捡回来了。

张傲秋一收功,早已等候在旁的夜无霜立即安排人手将房五妹送回去安心养伤,而这一切,罗三等人都在旁默默看着,这些个人物,虽然他们一个都不认识,但只看其修为,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而这些人现在都围着房五妹转,可见自己上面这个小小的伍长长官,其身份只怕是自己永远都无法企及的。

军队内被埋入钉子,本就让张傲秋心生怒气,现在房五妹又因此身受重伤,虽然人是救回来了,可这口气却怎么也憋不住了。

当晚,张傲秋召集花倩笑、夜无霜跟紫陌三人,这三人算是他最最信任的人,接下来的安排,也只能这些人知道。

众人在一间密室内落座,张傲秋看了紫陌一眼道:“阿陌,去将雪怡叫进来。”

来之前,张傲秋已经将此事知会紫陌,欧阳雪怡也早就在外等候。

紫陌闻言,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张傲秋,也没多说,应了一声,起身而去。

片刻后,紫陌带着欧阳雪怡返回,一进门,一股沉闷而又压抑的气氛扑面而来,让紧跟紫陌身后的欧阳雪怡忍不住脚步一顿,站在门口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欧阳雪怡也听紫陌说起,因为这其中牵扯到一教二宗,自己以前又是一教二宗的大小姐,这事就算不是自己干的,但身处其中,也是脱不了干系。

就算张傲秋几个相信她,但保不了其他人就没有想法,自己倒还好说,若是因此而牵连到紫陌身上,那真是百死难辞其咎了。

张傲秋见欧阳雪怡站在大门口不动,右手手指敲了敲桌面,沉声道:“欧阳雪怡。”

欧阳雪怡一听张傲秋称呼她全名,顿时心头一凉,从他们相识开始,就算是以前有仇,张傲秋都是叫她“欧阳姑娘”或是“雪怡姑娘”,后来熟识后,就直接称呼为雪怡,还重来没有一次称呼她全名的。

而这个称呼的改变,只怕是连张傲秋这在座的几个都不再相信自己了。

念到这里,眼神不由望向端坐一旁的紫陌,只是这家伙此时也是一脸肃然,脸上没有半丝表情。

欧阳雪怡看在眼里,心头更是一沉,但她毕竟是一教二宗的大小姐,见过大世面,深知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道理,当即抱拳一拱回道:“秋大哥。”

张傲秋见欧阳雪怡一脸紧张,回话又回的正式,不由一愣,心生奇怪,皱眉看着她却不说话。

张傲秋不说话,欧阳雪怡更不会主动说话,而旁边的人又一个个端坐得像木雕一般,一时整个房间内气氛变得更加压抑,竟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好半响后,张傲秋缓缓起身,走到欧阳雪怡身旁问道:“你紧张什么?”

欧阳雪怡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挤出一个笑容道:“秋大哥,我没事,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张傲秋听了,又是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脸色一正道:“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好了。”

说完一顿,踱了几步接着道:“欧阳雪怡,现在我们军营内混入奸细,若长此以往,后果将不堪设想,基于此,本帅今日嘱你去办一件事,即从今日起,由你牵头,组建一支秘密衙门,其具体框架由你全权做主搭设,人员组成由你在现有三军中挑选,这个衙门主要任务就是监察军中一切异动,及时收集证据,一旦证据确凿,立即进行抓捕,而这所有一切,由你对我专门负责,不经二手,这事你可愿意?”

欧阳雪怡听完,不由一愣,却是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张傲秋所说的这个部门,只要稍微读点史书的就知道,其手中的权力有多大,而且还是对这位爷一人负责,那就真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妥妥的无冕之王啊。

而且在这群人中,连阿漓这个当初的厨娘都是委以重任,身居高位,只有自己还是一无是处,心中要说没有委屈,也是不可能的。

但转念一想,毕竟自己出身一教二宗,而且一教二宗跟张傲秋还有灭门血仇,自己身为其大小姐,能够被接纳,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后来也就没再有什么想法。

而先前还以为自己要被牵连处理,现在却一下给予这么大权力,一时地狱,一时天堂,让欧阳雪怡一会怎么也转不过弯来。

张傲秋见欧阳雪怡楞在当场,也不催促,回到座位上静静等待。

一时整个房间内鸦雀无声,好半响后,欧阳雪怡才醒转过来,脸上禁不住涌起一坨潮红,对张傲秋一拱手朗声道:“欧阳雪怡必尽全力,绝不辜负秋帅所托。”

张傲秋见欧阳雪怡答应,“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却转头看着紫陌阴阴一笑,这小子两个老婆,一个比一个厉害,以后身份地位都不会比他低,老子看你小子将来怎么过日子,哈。

紫陌看到张傲秋这阴阴一笑,不由一愣,眼珠转了转,跟着明白过来,不由一撇嘴,暗骂一声:坑货。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