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这一天机械厂的周会,向来只接受嘉奖的保卫科,却被厂长大人骂得狗血喷头,一点面子都没留,而且会上厂长只骂了一个部门。

就是保卫科。

其他部门负责人都在暗自庆幸,厂长的火力都集中到陆志国身上,真不知道陆志国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把厂长大人给惹毛了。

会议结束了,孟厂长黑着脸走了,会议室里慢慢热闹起来了,大家互相寒暄着,心情都很不错,毕竟没挨骂嘛。

只有陆志国阴沉着脸,独自离开了会议室,他得去找厂长表忠心,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搞他,别让他查出来,非得弄死那王八蛋不可!

等陆志国走后,会议室更喧闹了,能在国营大厂做到中层干部的,基本上都是人精儿,业务能力可能不会太强,但政治敏感度是绝对高的。

孟厂长只是一通骂而已,这些人精儿却已经在脑子里抽丝剥茧地想了好几遍,并透过现象看到了这通骂的本质——

陆志国失宠了。

保卫科要易主了。

大家心照不宣地笑了笑,谁都没说出来,不过他们都很奇怪,分明前两天还好得一起上厕所的俩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难道是陆公公没服侍好厂长大人?

因为陆志国对厂长太过谄媚,厂里人奉送他一个‘陆公公’的绰号,十分贴切。

孟厂长独自坐在办公室生闷气,他气自己识人不明,错把鱼目当珍珠,宠了那么个狗东西,幸好他回头是岸了。

这还得感谢江小暖提醒,要不然他哪会知道陆志国的小人之心,好好的儿子也被这一家**害了。

敲门声响起,陆志国小心翼翼地进来了,见到孟厂长便习惯性地挤出讨好的笑,背也跟着佝了些,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已经条件反射了。

以前孟厂长见到他这个样子,心里是自得的,觉得陆志国有自知之明,拎得清自己的位置,可现在,他却只觉得这狗东西奴颜婢膝,骨头都是弯的,这种人会有什么能力?

他以前真的瞎了眼。

孟厂长心里冒火,嗓子眼也冒烟,伸手去拿茶杯,但喝了个寂寞,杯里是空的,陆志国一看表现的机会来了,赶紧伸手去拿茶杯,笑得更加奴颜婢膝,“厂长,我给您倒!”

倒好了茶,陆志国双手捧着,再恭恭敬敬地摆在孟厂长面前,讨好地笑了笑,“厂长喝茶。”

孟厂长脸色更阴沉了,刚才他差点就动摇了,凭良心说,陆志国的服侍确实如同春风细雨,滋润得他通身舒泰,甚至有种当皇帝的感觉。

不过他刚一动摇,耳边就响起了江小暖的声音——

“孟叔,您坐在这个位置上,肯定有很多阴险小人想害您,明刀明枪搞不过,就在背后引诱您的家人,用各种糖衣炮弹攻击您和您家人的防线,不知不觉就跳进了敌人的陷阱,这些人太可恶了!”

孟厂长一个激灵就清醒了, 随即更加愤怒,陆志国现在对他做的,可不就是糖衣炮弹?

一点一点地腐蚀他钢铁般的意志,这些年他越来越懒怠了,肯定是这狗东西的糖衣炮弹祸害的。

越想越恼火的孟厂长,看陆志国越发不顺眼了,怎么看都觉得这狗东西是敌方派来的细作,成心腐蚀他的。

“厂长,我的身体其实没问题,我不用请假的,以后我一定好好工作,不会再犯错了。”

陆志国还不知道自己在厂长心里,已经成了敌方派来的细作,还想和厂长叙叙旧情。

“有问题是你说的,没问题也是你说的,陆志国,你现在前言不搭后语是什么意思?我看你是脑子有问题!”孟厂长厉声训斥,比在周会上骂得还凶一些。

“不是的……我……我当时随口说的,身体真没问题……”

陆志国额头冒出了汗,心里越来越不安,为什么厂长大人变得这么严厉?

明明以前很好说话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最近真是见了鬼了,事事不顺,唯物论的陆志国,甚至想着要不要去庙里烧香拜佛,去去晦气。

“随口说?陆志国同志,在严肃的周会上,你瞎话张嘴就来?这就是你对待工作的态度?陆志国,你的思想很有问题,保卫科你暂时不要管了,我不会让一个思想有严重问题的人去保卫国家财产,我批你十天假,你在家好好反省!”

孟厂长像看傻子一样瞪着陆志国,以前他怎么会觉得这狗东西机灵的?

陆志国脸上都是汗,后背也是,他本想来叙旧情,可却又挨了顿骂,这时他才意识到,他真的失宠了。

厂长大人不再恩宠他了。

好几次张了张嘴,陆志国最终还是没再开口,孟厂长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无论他说什么都是错,会让厂长大人更厌恶他。

“厂长,我……我走了。”

陆志国嗫嚅地说了声,步履沉重地朝门口走去,背更佝了。

孟厂长叫住了他,陆志国心里一喜,以为厂长回心转意了,不过——

“回去好好管管家,别成天鸡飞狗跳的,影响楼里的人休息!”

孟厂长说完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滚了。

陆志国心凉叟叟的,就像坠入了冰窖,不过他好像猜到失宠的原因了。

肯定是因为家里成天闹腾,影响了厂长大人的休息,这才导致他失宠的,绝对是这样。

陆志国脸一下子黑了, 阴沉着脸回了家,家里陆怀年和江小月都在,万金桂去上班了。

陆怀年在屋子里睡觉,江小月在洗衣服,看到陆志国脸色难看,她也不敢问,陆志国回了屋子里睡觉,但迷迷糊糊地睡了会儿,就被外面的骂声吵醒了,细听是万金桂的声音。

陆志国脸沉了沉,现在上班时间怎么跑回家了?

“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这衣服是真丝的,得单独洗,你是傻还是聋?”

万金桂的手指都戳到江小月脑袋上了,她回来喝水的,正巧看到江小月祸害她的真丝衬衫,火气嗖地一一点燃了,破口大骂。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