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江小月不住躲闪,小声辩解,“我……我忘记了……”

“忘你妈比,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五次有了吧,还能忘记?我看你就是成心的!”

万金桂怒火更甚,这小表子就是故意的,说五六次了怎么可能还会忘记,分明就是故意搞鬼。

憋着火的万金桂,一巴掌就抽了下去,江小月不住躲闪,心里暗叫倒霉,她确实是故意的,谁让这女人天天打她骂她了。

当面她不敢反抗,只能在背后做点小动作,比如真丝衬衫和其他衣服混在一起洗,给万金桂泡茶吐口水,还在万金桂的内裤上滴辣椒水……

这种阴损下作的小动作,江小月这些天没少干,这样她心里才舒服些,可今天运气不好,万金桂还没下班就跑回家了,恰好撞破。

“你个丧门星,自打你进了门,我家的好运气都让你给赶跑了,成天都是晦气事,你就是扫把星!”

万金桂越骂越火大,也越相信江小月是扫把星,她现在的悲惨生活,都是拜这小表子所赐。

本来她是人人羡慕的科长夫人,伙食衣着打扮都是厂里最好的,谁不羡慕她?

还有子最近身体也不舒服,下面总是火辣辣的,特别难受,她还打算抽空去卫生所查查。

可现在,人人都在背后看她的笑话,还有说闲话的,她在厕所都听见好几回了,这些都是在江小月进门后才有的,这小表子不是扫把星是什么?

“打死你个扫把星!”

万金桂力气大,江小月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被打得嗷嗷直叫,嗓门还挺大,估计整栋楼都能听见。

屋子里的陆志国脸黑得像碳一样,耳边响起了孟厂长的话,“回去好好管管家,别成天鸡飞狗跳的,影响楼里的人休息!”

心陡地沉了沉,现在他家可不就在鸡飞狗跳,这么大的嗓门,隔壁楼都能听见,幸好现在是上班时间,要是晚上,孟厂长肯定会听见,也会更嫌弃他了。

陆志国越想越恼火,他的仕途就是被这俩蠢女人拖垮的。

肯定是最近家里不太平,严重影响了厂长大人的休息,所以厂长才会迁怒他,甚至要撤他的职。

“咣当”

门开了,陆志国还踢了脚,门撞到墙上,发出巨响,万金桂和江小月都吓得停下了手,愕然的看着面如黑碳的陆志国。

“老陆你怎么会在家?你不上班?”万金桂失声问道。

她比谁都清楚丈夫有多么热爱上班,提前早退绝对不可能,延迟加班是常有的事,尤其是厂里赶生产任务时,丈夫甚至会通宵达旦地巡逻,从来不早退迟到的人,今天却上班时间在家休息,太匪夷所思了。

“我怎么会在家?还不是你们的功劳?你们继续吵啊,吵得再大声点,最好让办公楼的人也听见,让厂长也听见!”

陆志国黑着脸,咬着牙,压低了声音,尽管他很想破口大骂,可他不敢再大声吼了,怕再让孟厂长埋怨。

“你发什么神经,不过只是骂几句而已,厂长他又不是吃饱了撑的,管我家的家务事干什么!”

万金桂不以为然,厂长手再长,哪还能插到别人家里来?

“啪”

忍无可忍的陆志国,一巴掌抽了过去,和万金桂脸上的肉产生了美妙的对撞,发出了动听的声音,万金桂则感受到了痛彻心扉的羞辱和疼痛。

“无知蠢妇!”

陆志国咬牙切齿地骂,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这女人蠢的?

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娴静温婉的漂亮女人,浅浅地笑着,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哪怕再着急气愤,那个女人也不会大声吼,说话依然很温柔,脸上也还带着微笑,仿佛没什么事能让那个女人生气。

唯一的一次生气着急,是她发现自己命不久矣时,眼神异常愤怒,眼睛里像是烧了一把火,他现在都不敢回想。

他心虚。

也害怕。

可现在却不由自主地想起来了,越想越多,也不知为什么,陆志国心里突然有些后悔了,如果当初他没鬼迷心窍,有那么个贤内助帮衬,他现在说不定早往上爬了。

老大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把他这亲老子当成仇人一样。

“陆志国你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万金桂好半晌才回过神,怒不可遏,疯子一样扑到陆志国身上,又撕又打,还揪头发,没几下陆志国脸上就被抓出了几道血痕,头发也被扯下一把,发根上还带着血丝。

陆志国又痛又恨,臭婆娘居然还敢还手,无法无天了!

“你个疯婆子,老子当初瞎了眼才会娶你!”

陆志国毕竟是B队待过的,力气更大,没一会儿就占了上风,又抽了一巴掌,万金桂的脸两边都是五个手指印,肿成了猪头。

可这些都及不上陆志国言语的杀伤力,万金桂愤恨地瞪着眼前的男人,“你后悔了?陆志国,你现在还想着那贱货?”

“你嘴巴放干净点!”

陆志国脸更黑了,她那么温柔,那么美,比万金桂强百倍,他那个时候怎么就鬼迷心窍了,都是万金桂蛊惑的,这臭婆娘当时就没安好心。

万金桂更气愤了,破口大骂,“我就知道你还惦记着那**,陆志国你搞清楚,是我先认识你的,是那**勾引了你,是你们对不起我!”

“哼,那个时候你父母不是嫌我家穷,硬让你嫁村长家?到底是谁对不起谁?万金桂你嘴巴放干净点,再敢说清雅的坏话,别怪我不客气!”

陆志国面色如霜,对万金桂越发瞧不上,就是一个粗鄙不堪的泼妇,长得也没清雅好看,文化更没清雅高,唯一的优点只是成分好,可如果清雅不是成分差,也不会嫁给他这大老粗了。

万金桂心越来越冷,嫉恨交加,那**都死二十几年了,陆志国还惦记着,难怪老人常说,活人比不过死人啊!

当初她就不应该让那贱人死得太痛快了。

“陆志国你现在装什么好人?顾清雅的死你没责任……啊……”

话还没说完,陆志国突然出手,用了十成力气,万金桂被抽得原地转了好几圈,又撞到了五斗柜上,额头上撞了个窟窿,血糊了一脸。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