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陆志国方正的脸扭曲得几乎变形,面目可憎,恶狠狠地瞪着万金桂,像要吃人一般,咬牙切齿地说着:“贱人你想死老子成全你!”

万金桂一时间被吓得不敢出声,连呻//吟都不敢,脑袋疼得像要炸了一样,脸上一股热流顺着脸颊往下流,流到了眼睛里,眼睛糊住了,陆志国在她眼里变成了血红色,渐渐地又变成了另一个人。

是个漂亮温柔的年轻女人。

哪怕万金桂再怎么厌恶顾清雅,也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很漂亮,说话永远都那么温柔,好像从来不会生气,别说男人了,就连她是女人都会喜欢这么温柔漂亮的女人。

可谁让顾清雅抢走了她男人,而且还不听劝,要是那贱人主动离开陆志国,她也不会下手了。

要怪就怪顾清雅太笨,凭这贱人漂亮的容貌,哪怕是二手货,也有一大把男人等着娶,离开陆志国还能找到更好的男人,何必和她抢?

脑子想不灵清,活该不得好死,生下的狗杂种也变成了二流子,她没弄死那狗杂种已经仁至义尽了。

这些年万金桂过得很惬意,惬意得她都要忘记那个女人了,可现在,陆志国却再次提起了那贱人,还用那种怀念的口气,万金桂心里恨啊。

她一个活人,却争不过死了二十几年的贱人,还平白无故挨了打,陆志国还是头一回冲她动手,就为了那个贱人。

“陆志国你没良心,你不是人!”

万金桂撕心裂肺地叫着,鬼嚎声在整栋楼回荡,早被惊动的家属们,听得直摇头,最近陆家是真不太平,就像以前的江家一样,三天两头闹腾,现在江家搬走了,变成陆家闹腾了。

“你叫得再大声些,让所有人都听见,去叫啊!”

陆志国一把拽起了万金桂,眼神没有一点感情,他现在杀了这蠢妇的心都有,二十四年前的那件事,是他心里最大的秘密,这蠢妇却捅出来了,陆志国又慌又恨,幸好大儿子没在家,否则这事没法收场。

“杀人哪……陆志国杀人了……救命……”

万金桂被当成破麻袋一样,被拖在地上横冲直撞,额头也好几次撞击在墙壁和柜角上,伤口变得更大了,血也流得更多,脸都变成了血红色,触目惊心。

江小月老早躲进了里屋,瑟瑟发抖,她还是头一回见到公公发脾气,以前陆志国还挺和蔼的,和她说话也算平易近人,是家里唯一对她还不错的了。

可刚才陆志国打人时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了,尤其那疹人的眼神,江小月看得心惊肉跳,紧紧捂住嘴,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会刺激到陆志国,跟着挨打。

“陆志国装什么装?人都死二十几年了,你装深情给谁看?哈哈……你要是真的喜欢那贱人,就不会和我搞在一起了,更不会和我一起搞那贱人……”

万金桂快气疯了,说话也口不择言,陆志国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神也越来越冷,冷得门背后的江小月都冻骨头,不过她却很好奇,那个叫顾清雅的女人是谁?

陆志国一脚踢了过去,万金桂话都没说完,晕死过去,躺在地上人事不省,脸上血糊糊的,像鬼一样。

“小月,去车间给你妈请病假,多请几天。”

陆志国突然开口,江小月吓了一跳,乖乖地答应了,朝门口走去,眼角看到不成人样的万金桂,后背的衣服都让汗打湿了,两条腿软得像面条一样,步子都迈不动了。

“刚才听见了什么?”陆志国阴疹疹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江小月激灵灵地抖了下,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又怕又慌,结结巴巴道:“我……我什么都没听见,爸,我肯定不会去外面乱说的。”

陆志国眼睛眯了下,丝丝寒光像刀子一样,射在了江小月身上,但他却温和地笑了,安抚道:“没什么大事,你妈最近脑子不太好,喜欢胡说八道,你听过就忘了吧,也别去外面乱说,省得被人笑话。”

“爸您放心,我肯定不乱说。”

江小月赌咒发誓地保证,陆志国这才放过她,让她去车间请假,江小月如逢大赦一般,小跑着走了,地上的万金桂依然昏迷着。

陆志国冷笑了声,眼里满是厌恶,和万金桂在一起二十几年,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竟如此丑陋,连清雅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当年他真的让鬼迷了,竟会觉得万金桂比清雅好?

后悔莫及的陆志国,嫌弃地踢了下,万金桂没醒,他也不管了,回了屋子睡觉,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希望睡醒后一切都能回到以前,他还是厂长身边的红人陆科长。

江小月请好假回来,万金桂依然没醒,脸上的血已经干了,结了一层血痂,江小月本来想扶万金桂去沙发上躺着,但手刚伸出去,便缩回来了。

凭什么要扶,这恶女人欺负她,现在这样活该,现在秋天地板凉,最好能冻出毛病来才好,江小月幸灾乐祸地笑了,没再管万金桂,还踢了几脚,这才去洗衣服了。

江小暖并不知道陆家爆发内战了,她现在头痛的很,早知道孟凡是这么块扶不上墙的烂牛粪,她肯定不会接手这么个麻烦。

“我干了一个小时的活,你却一个字都没写,你在干什么?”

江小暖指着干干净净的复习资料,看傻子一样看着孟凡,她布置的作业一个字都没做,还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一抖一抖的,看着就欠揍。

“我在想你,小暖。”

孟凡一脸嬉皮笑脸,他才不要做题,他爹可是厂长,干嘛要那么辛苦学习,大学毕业最后也是分进厂里上班,听他爹的使唤,他不用考大学,照样能进厂里上班,那些大学生还得对他毕恭毕敬的,他费那劲干啥?

傻么?

“想你妹!”

江小暖无名火蹭地一下冲到了头顶,手里的擀面杖敲了过去,这擀面杖是江老太贡献的,打人挺好。

“嗷……”

孟凡惨嚎了声,抱着头躲闪,嘴里还不停,“小暖你就是我妹,情妹妹,我就是在想你……嗷……别打了,再打我要还手了啊……”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