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等谷雨时晴赶上返回宁平的队伍时,末允已经从昏迷中醒转过来。

“你的样子还真是狼狈啊。”末允趴在阿呆身上,呵呵地笑着。

谷雨时晴白了他一眼道,“至少我还能坐着,不像某些人就只能趴着。”

“你是在说伽戴娜还是诺瓦?”末允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我当然是在说你!”

“呵呵。”末允淡然一笑,闭上了眼睛,“辛苦你了…”

“知道就好。”谷雨时晴温柔地笑了。

宽广的原野上,周言正带领着五只西军铁骑,紧紧地追着逃跑的残狼。

“全力包围!”周言大吼一声,六人呈雁形阵逐渐向残狼逼近。

“他妈的…”残狼暗骂一声,也加快了速度。

哼。周言冷哼一声,挽起长弓,对准了残狼。

周言大吼一声,“中!”一只利箭离弦而出,射穿了残狼的小腿。

“啊!”残狼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抓住他!”周言一声令下,铁骑们紧紧地围住了残狼。

与此同时,双爪被鲜血染红的糯米,正带领着两名西军士兵,努力地刨着洞口处的落石堆。呜呜~呜~

站在石堆下方的士兵向站在上面的同伴抱怨道,“喂喂!你小心点啊,石头都砸我脑袋上了!”

“哎呀!你就忍一忍嘛!我不也是为了快点挖吗…你难道忍心让这个小家伙把爪子刨烂吗?”

“啊…这倒也是,那你稍微注意点…别再给我砸傻了。”

“好,好。我往边上扔就是了。”

“唉…要是带个铁锹或者镐头什么的就好了…”

“谁说不是呢…诶!用枪行不行?”

“嗯?你要是把枪头弄折…”

“管那么许多干什么…一会这小家伙的爪子真该断了。”

“那好吧…抱走它,它也不让…唉,我要是有个这么忠心的宠物就好了…”

白云飘向远方,此时宁平府衙内,王知府不安地来回踱步着。

王知府坐回椅子上,端起茶杯,故作轻松地问道,“现在是几时了?”

一个下人立马回答道,“回老爷的话,马上就要辰时了。”

“所有的衙役都到位了吗?”

“回老爷的话,都已经在堂前候着了。”

嗯…王知府微微点头,看向了屋外的天空。

终于,日晷的指针指向了辰时。

白衣男子立于城中高处,伸出右手,猛然握拳道,“动手!”

一名白衣教众立马点燃一支烟火窜上空中。虽然白天看不见烟花,但是有响声就足够了。

Pong!以响声为令,潜藏在宁平各处的白衣教众纷纷撕去伪装,见人就杀。一时之间,整个宁平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诶!那边好像出事了,我们快去看看!”在发现骚乱以后,本来守卫在避难所周围各处街口的卫队,也纷纷离开了自己的岗位,介入了骚乱之中。

“大傻哥,咱们也要去看看吗?”藏在暗处的一个士兵向着大傻走来。

“不行,大姐交给咱们的任务就是守在这里,其他的地方交给别的兄弟就行了。”

“好吧,那我…”

噗!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一支飞镖就刺进了他的后颈。

“生子!!”大傻立刻拔出佩刀看向高处。只见数道黑影接连落下,向他杀来。

砰!砰!两名死士为一组,一人一击交替进行,绝不恋战。

大傻疲于防备,在撑了几轮过后,也是渐渐体力不支,中了一刀。

噗!噗!大傻中刀以后,两名死士便一起出手,将大傻捅了个对穿。

冬雪整个行动,干净利落。不到片刻,八名暗哨便被杀个干净。

任务完成以后,冬雪立于飞檐之上,紧盯着避难所的动向。突然,他举起右手,猛然握拳道,“散!”死士们在得到指令后,便四散而去,躲在高处,监视着各个路口的动向。

“大人不好了!白衣教突然出现在城中各处,开始胡乱杀人!”一名士兵慌张地跑进了主帐。

“什么!”张子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立刻集结营中全部人马,随我一起出营保护百姓!”

“诺!”士兵双手抱拳,立刻退了出去。

“一定要赶上啊…”张子沐双手扶桌,细密的汗珠从他额头渗出。

“快!快!把所有出口全部堵上!”夏花带着数名伪装成平民的死士,迅速冲入避难所院中,并用杂物堵住了避难所的所有出入口。

“喂!喂!你们要干什么!赶紧放我们出去!”察觉到异样的年轻男人们,拼命地砸着腐朽的木门。

“妈妈我怕!”楠楠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大声哭泣着。

楠楠妈强忍恐惧,轻轻地拍着楠楠地后背,安慰道,“楠楠别怕,楠楠别怕…妈妈在这里呢。”

楠楠双眼噙泪,哽咽着问道,“姐姐们什么时候来帮咱们啊…呜呜…”

楠楠妈咬紧嘴唇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头说道,“快了…快了…”

“快试试窗户!”刘伯赶紧提醒道。

砰!砰!“不行啊刘伯!窗户也被他们堵住了!”

二狗子的母亲慌张地喊道,“二狗子!我家二狗子还在外面没回来呢!”

“点火!”夏花一声令下,死士们便一齐扔出火把,点燃了避难所。

“啊!火!着火了!快把门打开啊!我求求你们快把门打开啊!”砰!砰!砰!敲门声不断地回响着。

随着火势越来越大,绝望的情绪顿时在屋内弥漫开来。

这时,刚从街上逃亡回来的二狗子,发现眼前这一幕后,愤怒的大吼道,“你们在干什么!!”

“嗯?”夏花惊愕地回过头,“竟然还有人?”

“啊!!”二狗子大吼一声,举起手里的破碗向夏花冲来。

噗!夏花挺起弯刀,刺穿了二狗子。

“二狗子!!!”二狗子的母亲扑到窗户前,透过缝隙,绝望地嘶喊着。

破碗掉在地上,二狗子吐出一口鲜血,瞪着通红的双眼,向避难所的窗子缓缓地伸出了手,“娘…”

扑通,夏花将二狗子甩向一边,拔出了弯刀。

“啊——!!!”二狗子的母亲发出一声凄厉地惨叫,昏死了过去。

“火!避难所着火了!!快来救火啊!!”陆续又有几个从街上逃回的难民,在发现远处的火情后,惊慌地大声呼救着。

唰——数道黑影闪过,难民们纷纷捂住喉咙倒在了地上。

一名黑衣死士跳下房顶,仓皇报告道,“大人!有两个鹿鸣阁的人来了!”

“什么?他们在哪?”

“刚穿过西面街口,正骑着马向这赶来呢。”

“你快去通知夏花,让他快点,他的效率太慢了!”冬雪交代完后,就化作一道黑影跳上了房顶。

冬雪不敢相信地喃喃自语道,“秋雨竟然失败了吗…”

哒哒哒哒~一串轻快的马蹄声响起,谷雨时晴和末允二人,神色仓皇地拐进了巷子。

咻咻咻~一连串的飞镖闪着寒光向二人射来。

谷雨时晴刀不出鞘,搅起炁焰,打落所有的飞镖后,怒吼道,“什么人!!?”

冬雪见偷袭不成,便从袖子里滑出两柄短刀抓在手里。纵身一跃,从高处杀向二人。

“霸刀决·雁落黄昏!”末允不顾自己有伤在身,强行挥出一道炁斩扫向空中。

“飞梁!”身在空中的冬雪左脚虚踏一步,张开双臂作大鹏展翅状,腾空而起跳上房檐,躲开了炁斩。

“化蝶·一梦忆三千!”虽说二人已是强弩之末,但手中杀招却依旧接踵而至。

噗!在幻境出现的一瞬间,冬雪就察觉到了异样。举起手中两柄短刀,悍然插入自己腿中,用疼痛驱散了幻术。

“走珠!”冬雪蹲起马步,双手甩出十几枚铁珠扔向二人。

轰——pongpong~爆炸在二人身边接连响起,无数个细小的铁砂从铁珠里崩出。

爆炸的烟雾还没散开,冬雪又甩出一连串的飞镖扔进烟中。

“霸刀决·千里独行!”一道贯射刀炁突然冲破烟雾,击穿了冬雪的锁骨。

“这不可能!”冬雪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躺在屋顶的斜坡上,紧盯着一层浮出烟雾的蓝色炁焰。

嗡~烟雾散去。只见谷雨时晴左手掐指,右手反握花涧,单膝跪在一层流动的炁焰屏障中间。在流动的炁焰之中,还夹杂着无数细小的铁砂和十几枚飞镖。

末允邪笑着看向冬雪,摁响了自己的拳骨关节道,“既然你的招式都用完了,那该轮到我们了吧?”

哼…冬雪冷哼一声,迅速爬起,仓皇向避难所方向逃去。

噗!冬雪刚一消失,谷雨时晴就喷出一口鲜血,趴到了地上。

“你没事吧!?”末允赶紧将谷雨时晴翻过来,抱在了怀中。

“你觉得我…像是没事吗?”谷雨时晴仰着脸,不停地喘着粗气。

“那我们要先回军营吗?”

“不…继续走…避难所肯定是出事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谷雨时晴艰难地抬起手臂,搂住了末允的脖子。

“好…”末允答应一声,拉着谷雨时晴一起站了起来。

“夜莺…你就不能蹲下点吗…”谷雨时晴试了两次,怎么也骑不上去。

“我来帮你吧。”末允无奈地叹了口气。单膝跪地,托住谷雨时晴的脚后,让她踩着自己的肩膀,登上了马鞍。

“想不到你还有温柔的时候…”

“现在不是互相调侃的时候了…咱俩现在的状态,就连两个普通人都比不上。”末允翻身上马,提醒道,“情况不对,立马就走。”

“嗯…”谷雨时晴无力地点了点头。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