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善功堂,雅室。

细眉细眼的执事张庆,客客气气请高贤上座,并让人奉上香茗。

张庆则拿着众多善功令牌,在善功册逐一对照计算。

没一会功夫,张庆就抬起头对高贤笑了笑:“道友,一共是五千零三十七善功。没错了。”

高贤一笑,朱家这么多人一起做善功任务,那还不容易。

张庆问道:“不知道友想兑换什么?”

“我要兑换大五行功筑基之法。”高贤说道。

“哦。还请道友稍待,我去请示堂主。”

张庆起身给高贤点点头,快步出了静室。

过了好一会,张庆才脸色有些复杂的回来了。

高贤一看张庆那表情,就感觉情况不太妙。但他没说话,只是静静等着张庆开口。

张庆先是给高贤拱拱手,然后深深叹口气满脸为难说道:“道友,抱歉,大五行功筑基之法不能兑换。”

“嗯?”

高贤脸色也有些难看了,“这是传功长老亲口所说,怎么到你们这就不行了?!”

张庆苦笑,他一个小小执事,可不敢挡朱七娘的路。

事情变成这样,他夹在中间最是难受。

没办法,他只能恭恭敬敬给高贤解释:“道友,此事是堂主不允,我也没办法。”

高贤起身说道:“我去找你们堂主问问,不给我总要有个道理,有个说法才行!”

张庆有点意外,他们堂主张春江可是筑基大修士。朱七娘这次没来,高贤一个小白脸居然有勇气找张春江理论!

不过,这却是好事,省的他卑躬屈膝的解释了。

张庆故作为难的问道:“道友真要如此?”

高贤冷冷瞥了眼此人,面沉如水。

张庆不再啰嗦,他领着高贤穿过大堂侧门直奔后院。

过了二道门,转过一面巨大影壁,两人到了开阔中庭。

中庭中间被挖出一个宽大水池,里面养了各色游鱼,在泛绿水波里游来游去,颇为灵动。

因而这座巨大水池,中庭也颇为凉爽,还没有那种蓄水池常有的腥气。

一座小桥搭在水池上,直通正房。

院子里还有一颗高大银杏树,树冠如伞,把大半院子都遮盖住。

身材高大粗壮的张春江,就坐在树荫下的椅子上,旁边摆着张小茶几,看样子似乎是在品茶赏鱼。

这个大汉身上紫色法袍敞着怀,里面也没穿中衣小衣,露出胸口浓密黑毛。

他发髻散乱,微微眯着眼睛,大腿随意张开,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

高贤在飞马集见过张春江,当然,张春江可没见过他。

那时候他就觉得张春江言语粗鄙,却有种放肆张扬的豪气。

这次再见,张春江更加放松了。

高贤见过那么多修者,也就这位张春江有几分道人的洒脱气象。

他本来有些欣赏对方,奈何,对方偏要拦他的路。这他可忍不了。

“在下高贤拜见张堂主。”

高贤抱拳施礼后直接说道:“张堂主,我用五千善功兑换大五行功筑基之法,这是宗门规矩,你为何不允?”

张春江眼睛都没睁开,只是眼珠转了转瞥了下高贤。

青衣佩剑的高贤,身姿修长挺拔,容貌英俊,站在那不卑不亢,灿若星辰的眼眸中自然有股锐气。

张春江本来很随意瞥了一眼,却发现眼前这人颇有气度,和传闻中大不一样。

他不禁有点意外的轻轻“咦”了一声,不过,他转即恢复如常。

再如何出色的青年,又能如何,不过是个小小练气修者。

张春江本来懒得理会高贤,这会却改变了想法。

他直接说道:“伱得罪了许凌云,他不让你兑换功法,这事我当然要向着老朋友。你就不用废话了。”

高贤对此早有猜测,张春江这么毫不在意当面直说,还是让他有些愤怒。

这个张春江,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啊。

他沉默了下说道:“张堂主帮朋友无可厚非。我只想问问,你不给兑换功法是什么道理、什么规矩?!”

张春江有点不悦,他慢慢坐直身体张开眼睛直直盯着高贤。

高贤平静和张春江直视,眼神坚凝沉稳。

他见过张春江的本事,的确比朱长生厉害。可在宗门之内,他固然要守着规矩,张春江也别想乱来。

对方想用神识压制他,那是妄想。

张春江眼眸中神光闪耀了下又迅速收敛,他本想用神识压服高贤,转又觉得这样欺负小孩子太**份。

他哼了声说道:“小子,你别不服气,你的善功任务都是别人帮你做的。做不得数。”

高贤反驳道:“善功任务没说不能让别人帮忙。”

“我说不行就不行。”

张春江有点不耐烦了,他一摆手,“趁我还没发火,赶紧滚蛋。”

高贤当然不肯这么算了,他扬声说道:“张堂主,你说别人帮我做善功任务,你有什么证据?”

张春江真的有些怒了,这小子还敢和他理论,朱家帮他做善功任务,宗门上下谁人不知。

他浓眉一扬就要发火。

高贤自从杀了朱长生后,对筑基修士再没敬畏。他从容说道:“怎么、张堂主没话说了、就要动手欺负人?”

张春江被高贤拿话架住,有点不好意思动手了。

他想了下说道:“小子,别说我欺负你。大江坊出了个邪祟到处害人。三个月内你把邪祟解决了,我就给你筑基之法。”

不等高贤说话,张春江又说道:“朱七娘不能出手。否则,你这辈子也别想拿到筑基之法。”

高贤想了下点点头:“好,一言为定。”

他对张春江一拱手:“告辞。”

高贤拂袖而去,留给张春江一个潇洒挺拔背影。

一旁的张庆见状,也不禁愕然。这个高贤也太桀骜了吧,当着张春江还敢甩脸色!

张庆再看张春江,却发现这位堂主在那嘿嘿直笑,笑的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张春江看到张庆一脸茫然样子,不禁更是开心大笑。

“哈哈哈,这小白脸子胆子还不小,敢和我叫嚷!”

张春江对张庆慢悠悠说道:“不过他没什么脑子。大江坊那个邪祟厉害的很,这小子过去就是送死。”

他说着又躺在椅子上,自语道:“这条死路是他自己选的,想来那女人也怪不到我头上……”

回到家里的高贤,那股子怒气也早散了。

自从得罪了许凌云,他就知道在宗门办事必然会受到刁难。

这次善功堂的事情,他并不太意外。

许凌云怎么说也是内门长老,给他下点绊子还不容易。

张春江最后开出的条件,明显是想坑他。这个对方就有点想多了!

一个邪祟凭什么坑他?

以他现在本事,就是筑基级别邪祟也一样杀!

高贤拿出风月宝鉴,他目光落在正阳枪上。

这几个月时间,他又积攒了近二十万人道灵光,加上原本剩余的,一共有二十七万人道灵光。

三万多人道灵光投下去,正阳枪立即升到了宗师圆满。

正阳枪:以阳气凝结神识铸无形炽阳长枪,可炼神意,可破神魂,可诛邪祟(20000/20000宗师圆满)。

正阳枪的升级,也让高贤神识力量提升了约一成,寿命增加了十年。

寿命增加,意味着身体和神魂全方面的增强,只是这种隐性增强,无法直接看到。

神识增强一成,看似不多,可他神识本就比普通筑基初期还强,这一成量化出来非常可观。

毕竟神识才是修者的根本,神识强大了,就能驾驭更多法力,施展更精妙法术,攻击时也能更精准更有效率。

高贤对正阳枪升级效果还算满意,只是和大偶神法相比,正阳枪在各方面似乎都差了不少。。

这其中有什么道理,高贤一时还没弄清楚。

他进入心相神殿,从各种方面体验了正阳枪升级后的效果。

心相神殿内无法拟化出敌人,高贤只能用正阳枪攻击自己。

以他强大神识,受了正阳枪一击,都觉得脑子被烧红铁棍穿透了,剧烈痛苦让他都难以承受。

正阳枪上那股炽烈如火的炽阳之力,对于神魂的伤害非常可怕。

高贤使用过九阳符,以他眼光来看,宗师圆满的正阳枪威力远胜九阳符,应该已经达到二阶法术层次。

何况,他现在神识力量能够连续五次激发正阳枪。

正阳枪的炽阳之力天克邪祟,就算是筑基级别的邪祟,只怕也无法承受正阳枪五连击。

这次出门去冒险,人道灵光也不用留着,高贤又把赤龙吞月法升到了满级。

主要是这门秘法能提升神识,只是这一点好处就足够了。

让高贤意外的是,赤龙吞月法达到专家层次后,升级所需要的人道灵光骤增到一万点。

升级赤龙吞月法,所需要的人道灵光居然比正阳枪还多。

高贤猜测赤龙吞月法层次比正阳枪高许多,升级就需要更多的人道灵光。

好在他积累大量人道灵光,不复飞马集时的窘迫,尽可以随意升级各种法术。

八万多人道灵光投入,赤龙吞月法立即升到了宗师圆满境界。

风月宝鉴深处赤红神光闪动,化作一条夭矫飞舞的赤色神龙。

刹那间赤光冲天,把高贤意识完全吞没……

(本章完)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