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时药这会儿看着苏枳,眯起眼睛,总觉得格外不顺眼。

因为一个梦牵扯到现实确实奇怪的很,但时药觉得本身这梦就太离谱了。

她被人打——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要真有这种事对方起码已经被她打断几个骨头了。

可是在梦里,苏枳竟然选择不拦,他就太过分了!

苏母也瞪了一眼苏枳:“你妹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被人打了,你竟然在旁边不拦着。”

苏枳:“……”

他感觉自己脑袋中有什么东西啪的一下碎了。

那是名为智商的东西。

苏枳人都要傻了:“姓时的,你不要太过分了!”

以前这么无理取闹的他只见过柴灵犀,上回也说他在梦里面和她吵架,关键是自己吵赢了,柴灵犀打电话把自己骂的狗血淋头。

苏枳在想他到底招谁惹谁了?

时药理直气壮:“我怎么过分了?你应该好好反思,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明就是你给了我这种可能的错觉,我才会做这种相关的梦,到底为什么这样,你应该问问你自己。”

苏枳:“……”

那一刻苏枳理解了什么叫做六月飞雪。

苏父和苏母也忍不住笑了,然后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快下来吃饭,我听说灵犀和朝月也回来了?”

苏枳垂头丧气的下来:“是啊,不过她们昨晚都很晚才回来的,我们一起看了电影。吃饭就不要叫她们了,她们上午没课,估计要多休息一会儿。”

苏母点了点头,指了指座椅:“你先坐下来吃早饭。”

饭桌上这个小插曲过倒是过了,可时药还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带着这层疑问,她还是将电话打给了封澜晏。

“做梦了?”

封澜晏挑了挑眉:“做梦不是很正常。”

“梦的内容不正常啊。”

时药向他简单的形容了下那个梦,“没法形容,反正我醒来以后好像都很生气,很奇怪,我不应该因为一个梦产生情绪波动才对。”

“你被打了?你哥还不拦着?”封澜晏的语气一下就阴沉了:“从这做法来看,那他不是个东西!”

时药倒是笑了一声:“只是梦,就是……”

被人打哭了这种事还是不用说出来了,哪怕只是个梦,时药也觉得封澜晏也会嘲笑自己,“兴许是最近见到的事情多了,做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梦,对啦,今天还要不要去看你爹?”

“不用了,他今天重新飞走了,国外的事情耽搁不得,但凡人没到不能动弹的地步,那就得去。”

时药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封叔叔这么有钱了,还这么努力。”

封澜晏哼笑一声,“确实,这件事他要是不努力的话,很大可能会失去国内核心圈的决定权,到时候被我踢出国,你说他能不努力?”

时药咦了一声:“你们商场这么残忍,你俩可是亲父子啊。”

“他的儿子可不止我一个,我只是在争取我该得的东西,也是未来娶你的倚仗。”

时药:“……”

好好的怎么又提这种不健康的话题。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