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黄方苓纯粹是酒壮怂人胆。

借着「龙性本银」催生的**顺水推舟,既是感动曹谨行五夜四天不眠不休的照顾,也有之后数月不能相见的不舍,以及对「秦璇玑」这个存在的危机感,这才大胆迈出了第一步。

之后就怂了。

怂的不要不要的。

全由曹谨行主导,羞得没脸见人。

第二天早上更是干脆的变成了鹌鹑,蒙在被子里不敢露头,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黄家家教不重四书五经,繁文缛节,可也没有这样的——黄方苓暗骂自己太大胆了,太不知羞了!

不过,到底是鬼市大小姐。

她能让鬼市所有人俯首听命,靠的可不只是小姐身份、慈眉善目,而是铁腕手段——她很讲道理,所以格外不容情!正因如此,才让那么多人对她又敬又畏!

木已成舟,羞也没用。

只能继续端着,红着脸假装澹定,好像昨天晚上的不是她。

曹谨行看的好笑,还挺可爱的,心里琢磨着等她出关就去找黄家主提亲吧,请大哥出马,应该够分量了。

上午。

曹谨行带她去了郑州府最好的工坊,打造了一对嵌蜜黄色猫眼儿石的银戒,一人一枚,并把她那枚亲手戴到了她无名指上。

黄方苓不懂其中含义,但看曹谨行神色郑重,小心翼翼,心中甜蜜。

这戒指造型精致美观,就算只当定情信物也足够漂亮用心了,她很喜欢。

随后,她取下娘亲留给她的蓝田玉貔貅项链,给曹谨行戴上,说是可以镇妖辟邪,保佑平安。

感情更进一步,自然如胶似漆,不愿分别。

黄方苓甚至不想去药王谷了,但是没办法,龙骨一天不解决,隐患就一直在,只能忍着,要不想完全龙化,变成怪物,闭关无法避免。

曹谨行把她背回客栈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万密斋的脸黑的像锅底。

好家伙,说第二天正午之前回来,还真就掐着点儿回来的!

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不省心!

尤其曹谨行!

曹谨行:「……」

车队启程。

曹谨行一路护送她去药王谷。

离得越近,黄方苓越不舍,眼泪汪汪的,我见犹怜。

她一红眼睛,万密斋又开始瞪曹谨行,好像他十恶不赦,该千刀万剐。

没办法。

曹谨行只能答应给她写信,许诺有空就来看她,这才勉强安抚住了。

到得如今,曹谨行已经算是药王谷半个女婿,板上钉钉。

周棋洛和万密斋表面没说,实则都暗暗改了态度,不再把他当外人。

转眼六天过去。

一行人来到了药王山药王谷。

药王山有五大峰。

东曰瑞应,西曰升仙,南曰起云,北曰显化,中曰齐天。

五峰环峙,高下错落。

山间古柏荫郁,遍地药香,涧壑幽深,殿宇轩昂。远望云树郁苍,层阁缥渺,若远若近,似断似连。

景色优美,如登仙境。

山中有历朝历代修建的宫观庙宇,使药王山药王谷成为神州大地之上,举世闻名的医宗圣地!

黄方苓坐在马车冰床上,扒着车窗对马上的曹谨行道:「谨行,我带你去看……」

「咳!」

万密斋一声咳嗽,打断了黄方苓的话,什么时候了?什么时候了??还看什么看!

他有心发火,但看宝贝徒弟楚楚可怜的模样,那是丁儿点责备的话也说不出来,就死盯着曹谨行,大有你丫敢答应,再拖延治疗,我就废了你的架势!

曹谨行已经习惯了。

这老头儿管不了徒弟就拿他撒气。

「你的伤要紧。」

曹谨行摸着她的头,柔声道:「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咱们只是暂时分别几月,等你大好了,山川如画,何处不可去?到时我就请大哥去鬼市提亲,你越早出来,咱们越快团聚。」

「真的?」

黄方苓让这惊喜砸晕了。

曹谨行亮了亮那枚银戒。

一切尽在不言中。

黄方苓明白了,高兴的心脏都要跳出来:「我这就去闭关,我要快点出来!师傅,我们走吧,去药王洞!」

她提着裙子就往药王洞跑。

曹谨行无奈摇头,怎么有点傻乎乎的,忙闪到前面,把她抱了起来:「也不急在这一时,我送你去吧。等你安顿好了,我再回京述职。」

黄方苓忙不迭点头。

万密斋生怕她反悔,再拿自己身体不当回事,赶紧头前领路,直奔药王谷,药王洞。

药王谷坐落于五峰之间。

几人穿过青石山道赶到大门前的时候,药王谷副掌门,万密斋三师弟孙建白,已经率领弟子在等候。

「大师兄。」

孙建白对万密斋行了一礼:「师侄可有大碍?」

「无妨。」

万密斋捋着胡子道:「闭关一些时日便可,小事而已。你们出来干什么?兴师动众的。」

「大师兄误会了,咱们一家人何必搞这排场。」

孙建白笑道:「是二师兄刚接到华山派掌门岳宗梧求救信,言其闭关期间修炼《太白经》走火入魔,右手三焦经脉受创,已然提不起剑,特地前来医治,应该已经在山下。华山派掌门亲临,总要有所表示。」

「嗯。」

万密斋点了点头。

他对这些不感兴趣,不过也知道,华山派传承悠久,创派祖师郝大通乃「北七真」之一,玄门正宗,也算名门大派。

虽不如九门,亦相距不远。

对他们的掌门,自然不能轻慢,何况同在陕西,总要给点儿面子。

「有事到后山找我。」

万密斋留下一句,便带着曹谨行、黄方苓继续往药王洞走,周棋洛要送回【寒玉冰床】,也驾车跟着一起走。

孙建白目送他们离开。

他身旁一个真传弟子奇道:「师傅,那个穿飞鱼服的,就是曹……」

「是。」

孙建白点头,叹道:「英雄出少年啊,以我的功力居然探不出虚实……」

那弟子一惊,师傅卡在通幽巅峰多年,根基扎实无比,连他都试不出深浅,那这曹谨行……

那弟子不敢置信道:「琅琊榜上说,他好像才二十?」

「是啊。」

孙建白道:「曹谨行风评不错,棋剑乐府的裴家、张家能全身而退,多亏他网开一面。如今,看师兄的意思,已经认可了他,你们都注点意,以和为贵。我相信他有分寸,即便有摩擦,也尽量别交恶,交你大师伯做主,免得引起误会。」

「是,弟子明白。」

那弟子躬身应是,心里奇怪的想:师傅是怎么从大师伯那张冷脸看出他认可曹谨行的?

奇怪……

说话间,有马蹄声传来,众人循声望去,青石大道尽头,华山派掌门岳宗梧显出身形。

……

曹谨行抱着黄方苓到了后山药王洞,刚到洞口,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这种秘地,曹谨行不便进入,刚要放下她。

「进来吧。」

万密斋随口说了一句,背着手走了进去。

曹谨行有点意外,低头看黄方苓,黄方苓跟他对视一眼,羞红了脸,偏过头:「看我干嘛……」

这摆明了是拿他当自己人了,曹谨行心思剔透,笑了笑,暗想这老头也是刀子嘴豆腐心,跟着走了进去。

洞口宽大,周棋洛驾车也能进。

洞内石壁上镶嵌着各色发光石,光线很亮,满洞的奇花异草,越往深处走,花草越珍贵稀缺,年份越高。

偶尔还会有小巧异兽穿行其中。

闻到这么浓郁的药香,十四也忍不住从腰囊探出头来。

说来奇怪,万密斋各种看不上曹谨行,但对十四很喜欢,看它露头,随手折了一棵六百年的【碧玉花】递给它。

他对雪琉璃的喜好了如指掌,这种花恰恰是十四最爱吃的几种灵材之一。

此前,十四已经跟曹谨行请示过,这老头的东西能不能吃,这时候就不客气了,两爪接过,开心地吃了起来。

万密斋罕见的露出了点笑模样。

秘境「药王洞」的功效,与棋剑乐府「药园」类似,也是天地所钟,能加快天材地宝快速生长的宝地。

不同之处在于,地方更大,更深,以及洞内最深处,还有两眼非常珍贵的【洗药池】。

因其形似日月,也叫【日月池】。

洗药池之水,可完美发挥所洗之药的药效,以此水煎药炼丹,更增神效。

洞内开辟了多个丹室。

黄方苓学艺时用的那个,万密斋一直给她留着——天下父母向小儿,这话真是一点不错。

作为万密斋关门弟子,也是医道天份最高、得传承最多的弟子,黄方苓当真是享尽了一切便利。

万密斋把能给她的都给她了。

这真是当亲闺女!

曹谨行眼看这老头亲力亲为,帮黄方苓布置冰床,力求尽善尽美,也彻底放下了心,有他在,黄方苓不可能受任何委屈。

等床布置好,曹谨行把黄方苓放到床上,也到了该走的时候。

他在这,黄方苓不能安心修炼,势必拖长治愈时间,弊大于利。

这点两人都明白。

黄方苓很不舍,才刚情定不久,又有了肌肤之亲,情到浓时却不得不分离,还一分几个月,这是最难熬的。

但有了曹谨行的承诺,也就不那么难以忍受了。

「好好修炼,等你出关。」

「嗯!」

黄方苓认真点头。

曹谨行最后吻了吻她的额头,转身离开。黄方苓目送他远去,直到丹房大门紧闭。

万密斋长舒一口气。

他真怕这对小情侣接着腻歪,越腻歪越耽误事!

他是过来人,知道食髓知味——这俩小的那天晚上干了什么,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曹谨行肯定也不想分,还好,他的定力还不错。

看在这点,万密斋的态度和缓不少:「棋洛,带谨行四处转转,下次来就没必要通报了。」

周棋洛答应道:「是。」接着对曹谨行笑了笑:「走吧,谨行,药王山风景秀美,还是很值得一看的。」

「也好。」

回京不用驾车,只骑快马三四天就到,离二十天假还剩些时日,也就不急着回去加班了。

曹谨行欣然应允,就当给自己放假,跟着周棋洛走出药王洞。

……

与此同时。

药王谷,静明宫。

这里是门派议事大殿,此时掌门魏云青、副掌门孙建白在列,其他长老弟子都已退下,偌大的宫门只剩三人,这第三位,赫然就是华山派掌门岳宗梧。

「有劳魏兄。」

岳宗梧四十多岁,面如冷铁,一身剑气,他是华山派两百年来资质最高的人,修为精深,跟魏云青一样,也是通幽巅峰,单论战力,还在魏云青之上。

此时,他的右臂缠着厚厚的白色布带,隐隐浸出血迹,这可不像是走火入魔的样子。

魏云青和孙建白对视一眼,知道他有所隐瞒。

但医者救死扶伤为主,先试试,不行就只能让他和盘托出,再想办法。

为表重视,由掌门人亲自查看伤势,慢慢解开了他手臂上的布带,顿时一股焦味弥漫大殿!

岳宗梧手臂颤抖,痛苦难忍。

魏云青也见到了他的伤势,脸色一变,没想到严重到这种程度——整条右臂严重烧焦,皮肉都快烂了,另有一股极端灼热之气游走在皮下,烧灼三焦经脉,气不散,则伤不愈!

「这是……」

魏云青眯起了眼睛:「纯阳气功……岳贤弟,难道你……」

不等魏云青说完,岳宗梧先道:「事关门派传承,请恕小弟不能相告。不知魏兄,可有法医治?」

魏云青看他一眼:「贤弟小看药王谷了。」

「……」

岳宗梧瞬间面红耳赤!

这话既是说以药王谷的底蕴没必要窃取他们华山派的传承,也是在说,他想瞒也瞒不住。

——他的话不但小看了药王谷的底蕴,小看了魏云青的德行,也小看了他的本事。

岳宗梧也是硬汉,见自己一句话惹怒了魏云青,虽不是有心的,也马上起身,抱拳赔罪!

这一抱拳,顿时右臂血流如注!

岳宗梧咬牙硬挺,一动不动。

「贤弟何必如此!」

魏云青赶紧把他扶起来:「此事事关重大,为兄明白。你放心,我和建白不会跟任何人说。伤不入骨,只要泄了气,还有法医治,但需静养……唉,建白,取【冰蚕砂】来!」

「是。」

孙建白迅速出去拿药。

岳宗梧喜形于色:「多谢魏兄!」

「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句。」

魏云青郑重道:「此事瞒不住,你好自为之吧。」

岳宗梧脸色一变。

言尽于此,魏云青开始以生手为他治伤,逼出那股纯阳之气。

……

药王山五峰雄伟瑰丽,单要爬费时费力,但对周棋洛、曹谨行来说,可以轻松以轻功登顶,俯瞰山河。

「药王山不愧是药王山。」

曹谨行已经很久没这么单纯的赏过景了,站在峰顶,冯虚御风,眼望大地山川,鼻尖轻嗅着空气飘荡里的药香,连日的疲累一扫而空!

「喜欢就常来。」

周棋洛笑道:「你如今的身份不同了,大师伯视师妹为亲女,药王谷是师伯的家,就是师妹的家,所以……你也不用太客气。」

「……」

曹谨行窘了一下,也跟着笑了。

「这五座山峰都是种草药的?」

「大部分吧。」

周棋洛道:「药王谷的丹药一直供不应求,种多少都一样卖光,师傅有意控制数量,也在逐步减少六品以下药草,近些年倒是空出了一些地方。」

曹谨行点头道:「给其他医者留条活路……很有远见。」

「啪啪。」

周棋洛笑着拍手:「佩服!果然才思敏捷,难怪眼高于顶的师妹对你一往情深。」

曹谨行一笑。

这话他就不客气地认了。

「有点奇怪啊。」

看着看着,曹谨行五感敏锐,发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地方,望向下方药王谷,说道:「那几个穿黑衣的……也是你们的弟子?怎么鬼鬼祟祟的。」

周棋洛脸色一变,上前几步:「哪里?」

曹谨行伸手一指:「药王洞入口东南方向大概三里左右,我不认识那个地方,看到了吗?」

周棋洛顺着他描述的地方看去,却看不清,好在他随身带着千里镜,拿出来往眼前一放,果然有几个黑衣蒙面的家伙离得老远,正悄悄地盯着静明宫……

为您提供大神狐妖九千岁的《高武大明:穿成朝廷鹰犬》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一百九十三章 华山派(4.7k)免费阅读.

/92/92851/21224561.html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