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曹谨行:「不是你们的人?」

周棋洛摇头:「不是。」

曹谨行笑了笑:「来的急,没带见面礼,这几个毛贼就送给你们了……」

最后一字出口时,曹谨行已经一跃而下,跳下了这座药王山最高最险的「齐天峰」。

他就像一道诡异的灰云,迅速飞落地面,悄无声息地飘向那五个毛贼。

「好俊的轻功!」

周棋洛看的瞠目结舌,很是羡慕,都是人,年龄还比人家大,看人家这武功练的……

他心中庆幸,幸好这家伙不学医,不然真是一点拿得出手的本事都没了。

周棋洛紧跟着跳下。

曹谨行已经无声无息来到那五人身后,他们黑衣蒙面,毫无所觉,仍旧躲在阴影里紧盯着静明宫的方向。

这几个人行事鬼鬼祟祟,但他们的功力都非凡俗。

四个通幽中期,一个通幽后期。

曹谨行瞬间出手,连点四人麻穴,弹指一挥间,就让那四人动弹不得。

但这一动,也让最强的那蒙面人发觉,当即脸色大变,拔剑回砍。

呛啷一声,长剑出鞘!

蒙面人剑招刚勐凌厉,似有雷霆万钧之势,又快又狠,攻向曹谨行。

这剑法威力不凡,一看就是出自名门。

曹谨行猜这五人应该不是一般毛贼,躲在这似乎另有隐情,更像是在盯梢。

他也不着急拿人,反而来了兴致,准备试试这人的手段,便只以空手和他过招。

《八荒刑剑掌》八大强招轮番上阵,或刚勐,或阴柔,或刚柔并济,剑掌相交,阵阵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曹谨行游刃有余,蒙面人越打越急——他们算准了万密斋不出药王洞、正副掌门又在静明宫,这才敢进来,没想到突然冒出这么个人。

那一身煊赫华丽的飞鱼服,已经代表着大麻烦!

他有心救人逃走,可这锦衣卫的武功实在了得,防守的无懈可击,让他连番攻击全落到空处。

他们的身份不能泄露,蒙面人心里一着急,当即用出杀招,脚踏北斗七星,身如鹤立,惊雷闪电一般连刺七剑,剑剑如流星,直指要害!

唰唰唰!

蒙面人一步一剑,眨眼之间,七道剑气已不分先后,笼罩曹谨行周身大穴!

曹谨行眉头一挑,剑法不错啊。

后方刚刚落地的周棋洛见状,脸色微变:「这是《鹤舞七星步》和《追魂七剑》?奇怪……」

他已经认出了蒙面人所用的步法和剑法,正因如此才眉头紧皱,感觉匪夷所思。

逼出杀招,曹谨行也没心思跟他磨叽,二话不说拍出一掌【碧落黄泉】!

遥隔五丈,澎湃掌力所过之处,所有剑气触之即溃!

一力降十会!

「不好!」

掌风霸道绝伦,蒙面人大惊失色,眼看掌力排山倒海而来,急忙要闪,那股掌力已然临身,狠狠地打在他胸前。

砰!

只一掌,蒙面人口吐鲜血,五脏俱震,像沙包一样倒飞出去,撞在一棵大树上,全身骨断筋折!

曹谨行走过去,准备揭开他的面巾,看看到底是谁。

「手下留情!」

突然一声大喊。

静明宫大门打开,刚逼出手臂纯阳之气、才包扎好的岳宗梧冲了出来,挡在那蒙面人之前。

「千户大人且慢。」

岳宗梧回头看一眼那蒙面人,那蒙面人冷眼相对,岳宗梧额角青筋暴起,显然是怒了,接着长出口气,转过头对曹谨行低声道:「此人……是为我而来,能否交给在下处理。」

周棋洛也在这时候来到曹谨行身边,传音道:「情况有点复杂,这人刚才用的《鹤舞七星步》和《太白剑》杀招「追魂七剑」,应该都是华山派嫡传……好像是内讧,看戏就行,不是冲着咱们来的。」

咱们……

曹谨行眼角一抽,想了想,也算吧……

既然不是对药王谷不利,魏云青和孙建白也在后面,他也没心思越俎代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魏云青和孙建白当然明白他是好意维护药王谷,但现在情况复杂,不好多说,便对曹谨行点了点头,算是致谢,具体的等这帮人走了之后再说。

「多谢。」

曹谨行一退,岳宗梧抱拳感谢,又牵动了伤口,新换的白布开始流出鲜血。

他视而不见,对魏云青等人郑重道:「救伤在前、因在下之故搅扰宝地在后,岳某实在惭愧……」

岳宗梧说着,取下了背后宝剑,说道:「此剑名为【隋刃】,铸时以毒药并冶,取迎曜如星者,锻十年乃成,淬以马血,以金犀饰镡首,伤人即死,位列五品上阶……此剑过于凶险,唯有德者方能执之,今留赠药王谷大贤,敬请笑纳!」

岳宗梧双手捧剑送上。

那蒙面人大惊。

孙建白也是一愣,连忙道:「不可,这是华山派镇门双剑之一,怎么能……」

孙建白没说完,魏云青举手示意,而后五指虚握,已将那把剑摄到手里,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贤弟带人走吧,谷内会对今日之事守口如瓶。」

「多谢!」

岳宗梧长出一口气,他的伤不能暴露,家丑不可外扬,有魏云青这句话,这剑就不算白给。

岳宗梧当即转身,封了那蒙面人功力,再以指法解另外四人穴道,然而,尴尬地情况出现了,没解开……

「……」

周棋洛表情格外精彩,通幽巅峰解不开通幽六层的穴道,这……

魏云青和孙建白也没想到,都是一愣,最吃惊的还是岳宗梧,不禁看向曹谨行,这是什么情况?!

曹谨行凌空四指弹出,那四人闷哼一声这才能动,却全身瘫软,差点站不起来,看着曹谨行的目光充满恐惧,如避蛇蝎!

岳宗梧反手点出四指,封住这四人功力,冷喝一声:「还不滚!」

那四人不敢多说,赶紧爬起来往外走,岳宗梧压着领头蒙面人跟上,一行人出了药王谷大门。

「这是……」

曹谨行看向魏云青。

这演的哪一出啊?

魏云青好言解释道:「同门倾轧,不足为奇。曹大人既与方苓师侄好事将近,容老夫称你一声谨行,不介意吧。」

「谷主客气了。」

曹谨行抱拳道:「谷主大义,行医济世,普救众生,我在镇抚司亦早有耳闻,钦佩之至。」

「……」

再虚怀若谷的人,也爱听夸赞的话,曹谨行此话一出,魏云青和孙建白看他更顺眼了。

魏云青微笑道:「棋洛,贵客临门,通知后厨设宴。时间不早了,今晚谨行就留宿在这吧,也尝尝药王谷药膳。」

药王谷药膳,天下一绝。

曹谨行也算半个吃货,当然不想错过,加上知道魏云青可能会在宴上解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虽然不爱凑热闹,但很乐意听故事。

……

岳宗梧押着五人出谷。

夕阳西下。

金色余晖普照大地。

一连走了三里路,这六人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岳宗梧脸上的怒火越来越盛,终于,在离得够远的时候忍不住爆发了!

密林里。

岳宗梧一脚踹向那领头蒙面人的腿,那人功力被封,没法躲,给踹的倒地,牵动内伤,嘴角溢血。

岳宗梧上前一把揭开了他的面巾,正是他的师弟,林宗良!

岳宗梧气的脸色铁青,而后一掌挥出,掌风击碎了另外四人的面巾,无一不是华山派精锐,他的亲师兄弟!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杀我?!」岳宗梧痛心疾首,咬牙切齿道:「是不是「师叔」他老人家派你们来的!」

另外四人低着头,不敢答话。

「不是他,是我!」

林宗良不屑地呸出一口血沫儿,望着岳宗梧冷笑道:「这都要怪你啊,大师兄!你明明解开了思过崖三宝洞的秘密,可你根本就没想告诉我们!

祖师遗言,那是我华山派共同的宝物,师尊临终前更曾说过,要我们「华山六子」同心协力,一同参详,振兴宗门。

是你,凭掌门铜符独占三宝洞,根本不让别人看!三年了,你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们!连受了伤都不敢跟我们说,生怕我们趁机抢你的铜符……你机心如此,居然有脸摆出这么大义凛然的姿态,真让我恶心!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们不义了!」

林宗良一脸嫌恶,字字如刀。

「就为了这个?」

岳宗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直接伸出自己的右臂,把那血淋淋的伤臂送到林宗良跟前,低吼道:「你知道里面有什么吗?你知道我的手是怎么伤的吗?!告诉你们又有何用?你们是破解的了机关?还是能参悟那四句诗?你们只会告诉那个老不死!再让那个老不死里通外鬼,图谋我华山宝物!」

「哈哈哈!」

林宗良哈哈大笑。

他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即便开怀大笑让他肺部剧痛,口吐鲜血,仍大笑不止,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相对的,岳宗梧的脸色越来越冷,他听出了林宗良笑声中的嘲讽和不屑,而这,让他很不高兴!

其他四人见状,噤若寒蝉。

密林之中,只剩林宗良的笑声回荡。

「别逗我笑了。」

林宗良抹了把泪,冷眼看向岳宗梧,那目光不像看自家掌门,倒像是在看路边的野狗,说道:「这话你自己都信了吧……是,师叔一直不满师祖将掌门之位传给师尊,师尊再传给你,时常疯言疯语,说什么要请九门裁决、重登掌门之位的话……我们都知道那只是个八十多岁、行将朽木的老头子的疯话!没人在意,可你,华山派两百年来资质最好的人,却把一个疯子的话当真了,处处拿他当借口!先抢他的宝剑,然后把他赶出朝阳峰,又借机收了师尊给我们的铜符,打入三宝洞钥匙孔,只留下自己的……抢劫就抢劫,你说出花儿来,还是抢劫!」

林宗良满脸的嘲讽,义正言辞。

岳宗梧反而平静下来,所有怒气消散一空,面沉似水,另外四人心头狂跳,纷纷看向二师兄,求他别说了!

林宗良好像没看到师弟们的眼色,继续对着岳宗梧说道:「大师兄,洞中有【纯阳金丹】,你怕师弟们抢先破解那四句诗,得到丹药,功力大进,抢你掌门的位置,我能理解!可我万万不能理解,你为什么宁愿请外人参悟,也不让我们看哪怕一眼……我们是你的师弟啊,从小长到大的师弟啊!你宁愿信那个不知根底的野道士,也不愿信我们……为了维护掌门之位,居然将师门秘密告诉外人,你知道他是谁吗?你这是在将华山派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说到最后,林宗良大声嘶吼,泪洒当场。

这一次没有嘲讽,没有不屑,只有心痛。

岳宗梧脸色一变:「你……」

林宗良抹掉眼泪,木然道:「我知道你右臂受伤了,我知道你提不起剑了,我还知道你偷偷摸摸来药王谷求医……可这一路有那么多的机会,我们都没出手。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宗良定定地看着他。

岳宗梧无言与对。

「我们在等你回心转意。」

林宗良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这是我们变卖家产,凑了三百两金子,从琅琊阁那里得来的答桉,那个野道士,他是太平宗十大长老之一的「天魔手」改名换姓!我们告诉你那么多次,可你就是不信啊……」

林宗良躺在地上,望向天空,心中无比悲凉。太可笑了,琅琊阁金字招牌,照样改变不了人心。

愿意信的就信,不愿意信的就不信……

「师弟……」

如此情真意切,岳宗梧也不禁动摇了。

林宗良说的句句剜心,偏偏岳宗梧无法反驳。因为他说的是真的。

三宝洞,三宝洞……

华山派对外宣称此名取自道家三宝「精」、「气」、「神」,实际上,它的含义无比简单,就是因为洞里藏着三件宝物。

乃是先人遗泽。

其中有两颗四品顶阶的【纯阳金丹】。

此丹可起死回生,让人脱胎换骨,两丹同服更能暴增一甲子功力,轻轻松松抹平他跟师弟们的差距。

「两百年资质最高」的人,又如何?

华山派不是九门。

他的资质冠绝华山,却不一定能在陕西称雄,因为还有药王谷。不用两颗丹药,只要一颗让师弟得到,就能超越他!

他不敢赌。

所以他宁愿请外人。

因为所求不同,因为利益同盟,因为外人不会抢他掌门的位置。

他之所以敢到药王谷治伤,既是逼不得已,不得不治,也是因为药王谷都是「傻子」,许下承诺,就会遵守。

为此,他宁愿送上一把五品上阶的宝剑,堵他们的嘴!

——反正也是「师叔」的。

他很相信自己的知交「司马元」。

三宝洞大门上的那四句诗就是他帮忙破解的,之后也一直没表露出觊觎的意思,甚至主动避讳提及思过崖。

相交这一年来,他从未对三宝洞表露出丝毫兴趣,让他怎么相信那是魔教长老?而且别有居心?

「罢了。」

林宗良道:「我们本意是抢掌门铜符,秘密已经泄露,它就是个祸根!我们不能拿华山基业赌……可是怕你以为是觊觎掌门之位,觊觎重宝,这才一直犹豫……如今,我们都被你封了功力,抢夺也就无从谈起,随你吧……」

林宗良已经心灰意冷了。

岳宗梧更加愧疚。

他并不是没有心肝的人,之前因为闯洞伤了握剑的右臂,一身实力废了大半,如果林宗良他们真想抢铜符,他未必能守得住……他只是太在乎掌门之位,太想得到洞中的宝物了……

法象只差一步,他怎么甘心啊……

「师弟,并不是为兄不信你,实在是……什么人?!」

岳宗梧刚要帮林宗良解开穴道,忽然察觉到身后树林有异动,脸色微变,转头一看,一位身穿青色道袍,面容隽雅的中年道士,从树后走了出来。

「岳兄。」

来人露出澹澹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司马元?」

岳宗梧两眼眯起,刹那间,心思电转,已经想通了一切,他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二话不说手指连动,解了众师兄弟的穴道。

所有人摆出剑阵,严阵以待!

「呵呵。」

司马元一声轻笑,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拂尘,道:「岳兄这是何意?如此阵仗,倒让兄弟很是意外啊……」

「宗良,是我瞎了眼。」

岳宗梧瞪着司马元,两眼冒火,却是对林宗良说话:「师兄对不起你啊……」

林宗良叹了口气,苦笑道:「师兄,我真该早抢了你的铜符。」

「是啊。」

岳宗梧也露出了苦笑:「是该早点抢走它,眼下玉石俱焚都难了……」

「那当然了。」

司马元笑着接话道:「就是怕你玉石俱焚毁了它,我才忍到现在。如今,那个老不死的不在,你废了一条胳膊,又少了一把剑……挡得住我吗?哈哈哈哈哈……」

司马元纵声狂笑。

狼子野心,在这一刻终于显露……

「杀!」

岳宗梧一声大喝。

「杀!」

身后五兄弟一同出剑!

密林深处,残阳如血。

华山六子大战魔教长老!

为您提供大神狐妖九千岁的《高武大明:穿成朝廷鹰犬》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一百九十四章 纯阳石刻(5k)免费阅读.

/92/92851/21224562.html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