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有这么邪乎?龚富旺感觉到背脊一阵阴寒,冷风颤颤,他突然打了个喷嚏,“啊契...”

突然脑子就想到冤魂索命,上次在老校区的时候,就感到背后有一股黑影跟着,神秘兮兮的,回过头又不见其踪影,连李浪强都倒在里头,伤痕累累,他都来不及多看一眼,匆忙离开。

龚富旺发抖一下,强装镇定,说道:“我看你就是想太多,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鬼怪之说。”

刚一开口,小径旁的灯一闪一闪,闪烁不停,还不断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龚富旺毛骨悚然,这天好像距离沈雅韵去世也有三天,不会是魂魄找上门来吧,想到这里,隐约看到一个黑影滑过。

沈丹丹看到龚富旺紧张兮兮的,果然,听到这些,自己外公都脸色苍白了,这件事情真的跟他们脱不了关系。

龚富旺的龙头拐杖掉在地上,他弯腰拾起的时候,头在地下忽然看到凸起的头颅,一头披头散发,还有一身黑衣还带着血淋淋的感觉,他吓得在凳子上倒退两步。

“丹丹,云决,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龚富旺揉着眼睛,自己才喝两小口酒,不至于醉了吧。

“看到什么?”沈丹丹假装不明白,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龚富旺。

风云决头晕乎乎的,自己的酒量也太差了吧,感觉有点迷糊,弱弱地说道:“我好像感觉到眼前都是烟气。”

风云决拍拍自己的脑袋,在自己脸上掐了掐,还是看到烟气缭绕,突然接地气地来了一句:“我嘞个去,不会是沈雅韵的冤魂找上门了吧。”

台桌上的灯瞬间灭了,黑色灯丝吱吱断裂,眼前一片漆黑,沈丹丹下意识尖叫起来:“啊!鬼啊!”

一阵接一阵狮子般狂吼嘶叫:“啊....”

沈丹丹顺势自己摔了一跤,在黑漆漆的夜晚,此前的光景,更让人害怕,即便是平时老谋深算的龚富旺和威风凛凛的风云决,都吓破胆。

龚富旺了解自己庄园的地形,迅速摸黑绕小路找保镖,眼前窜出一道身影,沈雅韵面目狰狞,双目流着血泪,她苦笑地说:“呵呵...你害我害得好惨啊...”

到处泛着绿光,龚富旺深吸一口气,瞬间晕倒在地上。

风云决在身后直接被葛元硕一个巴掌锤在背后,头脑一沉,随即也晕倒了。

沈雅韵打了个响指,小路径里的灯亮了,她还是她,做起事情来得心应手的,她轻轻拨弄自己的头发,捋齐头发丝,不屑一笑地说:“我让你欺负我!”

沈雅韵不适合动手,嘴角邪邪一笑,解气的时间到了。

“帮我将他放回饭桌上。”沈雅韵毫不客气地使唤葛元硕,他笑了笑,心甘情愿地照做,自己的小娘子要发泄,他当然要言听计从,不止让她发泄个够,他还要增添几抹色彩才行。

龚富旺和风云决一并放在座位上,沈丹丹清晰地看着沈雅韵,一切尽在不言中,她双眸闪着泪光,乞求得到沈雅韵的原谅,沈雅韵看穿她的想法,但是这一切都是她的路,自己选择的路,她也尊重沈丹丹的选择。

她对沈丹丹会心一笑,表示自己没事,让她不用担心和愧疚,转而对着龚富旺。

一脸愤愤然,龚富旺虽胖,但是不是那种地中海富豪,反而是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浓密度高,这下可好,沈雅韵就是看中他的头发。

她对着龚富旺说道:“我额头上缺的,我要你整个头来换!”

说完,手上的剪刀毫不留情地下手,从尾部到顶部,剃了个精光。

沈丹丹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沈雅韵不下手,一下手便起来狠,这下,要是龚富旺醒来,岂不是要疯了。

葛元硕皱着眉头,太狠了,他都不忍直视,沈雅韵将龚富旺的头发剃得东一块西一块,狗啃都比这好看。

沈雅韵丢下剪刀,拍拍手掌,对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点点头。

“perfect.”

沈雅韵朝风云决走去,冷笑一声,接下来就是你了,也是一个狼狈为奸,小人!

怎么做才解气?还合起伙娶了沈丹丹,OK,她愤愤不平地朝着风云决裆下踢了一脚,力度还算收敛住了,暂时让他`行事`不便,要是力度再重些,铁定断子绝孙了。

这一脚,葛元硕深深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护住自己裤下,天啊,身为男人,他在不远处都能感同身受。

“好了,痛快。”

沈雅韵笑颜如花,这是她出院以来笑得最灿烂的一次,葛元硕看得入迷,能看到她这么开心,心里喜悦,这时候真想将她深深拥入怀里。

葛元硕看了看手表,时候不早了,他尽快将现场恢复原状,沈丹丹尴尬地看着眼前,这下她可咋办?

沈雅韵淡淡地对她说:“你放心,你就当不知情,也睡在这里,他们不会怀疑到你身上。”

沈雅韵早就替沈丹丹想好后路了,而且这件丢人的事情,想必龚富旺和风云决也不想让人知道,不然就是整个A市的笑柄了。

沈雅韵坐回车上,还没彻底恢复过来,依偎在副驾驶位上,她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了。

葛元硕带她回到别墅,葛丰厚自觉地腾出空间给他们小两口相处,葛元硕亲手炖了一碗脑花汤,沈雅韵一脸嫌弃,捂住口鼻,声音极小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这太腥了。”

“以形补形,补点脑。”葛元硕认真地说道,好像却有此事的样子。

沈雅韵拒绝起来:“不吃,我脑没问题。”

“我喂你.”葛元硕拿起勺子准备给她来一口,沈雅韵死死护住自己的嘴巴,把头扭在一边,严重拒绝着。

葛元硕见状,怎么会让她轻易拒绝呢,他一把将炖好的脑花汤喝在嘴里,沈雅韵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吓!这么腥,他居然喝了。

谁知下一秒,葛元硕将她的头搂了过来,双眼似乎在警告她要听话,此时,嘴直接对了上去。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