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葛元硕眼神怀疑地看了一眼,这小妮子这么能折腾?又在打什么主意,现在正值冬季,蜂都在蜂巢里躲藏着,很难出来寻觅,真想敲敲她的脑瓜里想什么!

他疑惑地问道:“有是有,不过在A市,蜜蜂都不出来了,可能得去山洞里寻找。”

“没问题,走吧,一日之计在于晨,现在就出发捕蜂。”沈雅韵蓄势待发,撸起袖子,甜蜜一笑,对葛元硕眨眨眼睛。

葛元硕看着沈雅韵准备离开,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低声说道:“捕蜂需要工具呢,你要徒手去捕吗?”葛元硕每时每刻都担心沈雅韵兴致勃勃而来的主意,捕蜂也算是有风险的,他真怕了这个小妮子了。

“嗯,你说对,我得准备捕蜂器和烟就好了。”沈雅韵脑海里早已想好怎么做了,就差行动了。

葛元硕嗯了一句,他再三考虑,还是极力劝着沈雅韵:“我让人去抓,你就留在家里不要去。”

沈雅韵扁着嘴,不开心地说道:“自己抓的才有成就感,而且他们的方法没我的好,我抓的蜜蜂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好不好嘛~”

葛元硕被她磨得心里痒痒的,沈雅韵钻进怀里不断扭动着,时不时抬起头,对他放电,深深的酒窝让葛元硕失了神。

他想了想,说道:“行,亲一口。”

沈雅韵不禁翻了翻白眼,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不过她喜欢,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吻了上去。

葛元硕紧紧搂住她,没那么容易放过她,直到沈雅韵脸上羞红,他才放开了她,眼神暧昧地打量着。

沈雅韵很快恢复自然,转过身去,急忙拍拍自己的脸蛋,让自己镇定一下,小女生的羞涩让她都无所适从,爱情真的能让人迷糊的,说话都不利索地说:“还..还不快走!”

葛元硕牵起沈雅韵的手,十指相扣,和她一同走去车库开车,一路毫无阻碍地来到偏远的一个片区。

刚停下车,便迎来了一个冬天的雪花,四处落下,飘飘洒洒满天飞舞般降落。

沈雅韵如同孩子般奔向外面的矿地,欣喜地用手去接冰凉的小雪花,此情此景她好似喜悦,太美了。

飘飞的雪花就像故事里那些可爱的小精灵,它们随意地装扮着树枝花坛,所到之处尽是它们快活的身影,银白色的林里,让沈雅韵忘了自己要去捕蜂了。

葛元硕想要将她的美好尽收眼底,其实快乐很简单,他手上还拿着捕蜂器,等到沈雅韵回过神来,才慢慢进入林里。

寻觅了几个山洞才发现了一个有蜂窝的,沈雅韵拿过葛元硕手上的东西,跟他说道:“烟熏法是捕获山洞中野生蜜蜂的最好方式,因为这些蜜蜂所生活的地方比较隐秘,人们根本无法直接捕获只能用特殊的方式让蜜蜂自己出来,而怕烟是蜜蜂的特性,它们所在的洞穴密封性比较高,为烟雾进入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所以捕获蜜蜂的成功率特别大。”

沈雅韵长篇大论了一番,葛元硕明白了她的用意,配合着她使用烟,不一会儿,整个洞穴里充满了浓烟。

沈雅韵稍微没注意,被呛了几口,“咳咳咳...”

葛元硕心疼地将她挡在门口,深情地说道:“好了,捕蜂器给我,你在外面等着,接下来的我知道怎么做。”

被呵护的感觉真好,沈雅韵感觉自己特别幸运能遇到一个如此深爱自己的男人,乖乖地在一旁等候着。

不一会儿,葛元硕将捕蜂器穿得满满的,捕蜂器是仿造蜂窝制作的,里头有合适的温度让蜜蜂生存,沈雅韵看到满满一罐,内心偷笑,这下子,龚富旺肯定会疯掉了。

直到了夜晚,沈雅韵看着监控,龚富旺准备回到房间休息,手上拿着一些资料准备锁进保险柜。

房间里灯光一闪一闪地开始变幻,龚富旺愕然,怎么回事!一到晚上,这些灯就有问题?他明明白天让人都检查了一遍,心虚地走前两步,头顶凉飕飕,眼前两道红色光束,如同沈雅韵的瞳孔,脸上怨恨地盯着龚富旺,今天的她一身白衣,她幽幽地喊道:“龚富旺,我在等你啊...”

突然腿脚一软,本来他就相信命数天理,这下连续两天看到沈雅韵来纠缠,铁定相信了自己撞鬼了,吓得整个人晕乎乎地,昏迷了过去。

沈雅韵得意一笑,将头发顺了顺,嗤之以鼻地说了一句:“哼,这么不经吓,平时做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没想到有冤魂索命!”

沈雅韵轻轻地在龚富旺的假发上喷点花香,蠢蠢欲动的蜜蜂出动,她手指叮地一下,自动解开捕蜂器,嗡嗡嗡出袭!

忽然被一张A4纸吸引住了,沈雅韵顺势从他手里抽出,大致上看了一眼,猛然让她吃惊,上面写着,深水巷黑市交易12亿,名为行动的牲口!

沈雅韵看了余下几张资料,都是汇款记录,汇款账户都来自一家基金公司。

沈雅韵觉得有蹊跷,这肯定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事情,她得好好查一查,看了下龚富旺的假发已经被叮掉了,头顶布满参次不齐的包。

“差不多了,回来吧~”沈雅韵打开捕蜂器,房间温度太低,蜜蜂们迅速躲进捕蜂器里保暖。

沈雅韵准备找下一个目标,盯梢的葛元硕以为这就完了,谁知,沈雅韵来了一句:“还有一个呢,风云决那边,走起。”

葛元硕哑口无言,难不成也要叮风云决?

风云决早已下腹疼痛得早早休息了,这时,突然背后又被一只大手一锤,昏过去了。

沈雅韵懒得自己动手,照顾葛元硕进来,从抽屉摸出一把剪刀,说道:“今天你来吧,将他头发剃光。”

“嗯哼?简单,我随意发挥,不过从小老师就说我没有艺术细胞,他这头应该毁我手上了。”葛元硕只能勉为其然下手了。

沈雅韵看着又好笑,捂住嘴巴呵呵笑,原来葛元硕幽默起来这么迷人。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