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周铭的后背传来一阵震动,那是子弹撞在大剑上发出的震动。

飞散的子弹在墙上激起一朵朵墙灰,身后的玻璃窗被击得粉碎。

从他露面到现在,才短短几秒的工夫,外面的走廊已经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他似乎还能听见有人在大吼大叫。

刚才激烈的火力交锋把整栋别墅都唤醒了,现在别墅内所有具备战斗力的人,都在飞快的往这边赶来。

随着连续不断的枪声,周铭内心开始有些焦躁。

现在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不出一会,所有隐者都会往这边赶来,而且今夜住在别墅里的咒术师也格外多,如果他被包围,绝对无路可退!

各种可能性在周铭脑海中一一闪过,然后他朝吴谦的方向跨出一步,闪到吴谦身边。

对面枪声骤然停歇,这两人不敢再继续扫射,他们是吴家的保镖,不能伤到吴谦。

“哗啦!”

周铭单手探向身后,大斗篷一阵抖动。

他从身后摘下巨剑,同时挥手一拳打晕吴谦。

与此同时,面前剩下两名保镖中的一人,突然大跨数步,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周铭!

周铭从对方的架势中看出了点武术的影子,心下猜测对方的咒术可能是强化**力量,对方似乎是想和他进行肉搏战。

周铭微微眯眼,双眼迸射出刀锋般锐意,随着握住大剑的手臂骤然发力,沉重的大剑从地下挥出一个光滑的圆弧,从身后抡圆了往前劈落,朝着对方当头劈下!

面对势大力沉的竖斩,这名咒术师怒目而视,不躲不避,反而举起双手对着劈落的大剑夹来。

周铭没有猜错,这名咒术师就是身体强化型咒术。

以他的力量和速度,别说周铭劈落的只是一把体型稍大的剑,就算对方劈落的是一把重几百斤的大刀,他也有信心空手接下,这就是他身为强化型咒术师的绝对自信!

只要他用双掌接住敌人的兵器,就能暂时牵制对方双手的动作,在挡住进攻的同时,用脚给予对方沉重一击!

以他的脚力,一脚足以将这个暗杀者踢进墙里,瞬间踢毙!

想象中的应对只在须臾之间,悬在咒术师头顶的大剑当头劈落,他伸出两掌精准地夹住这把沉重的兵器,巨大的冲势在短短几厘米间被化解,他双手微微一沉,便将之轻松接下。

咒术师在面具后对周铭露出狰狞的笑容,他知道这一战是他赢了,从暗杀者手中保住了这个败家子,又不知道能拿多少赏金。

他抬腿对着周铭的腹部踢去,耳边响起“咔嚓”一声脆响,紧接着是顺滑的金属摩擦声,周铭扭动剑柄机关,拔出长剑侧身躲开了对方阴险的一踢,躲闪的同时潇洒地横斩,在对方的腰部留下一道漂亮的伤口。

扇形的血液喷了出来,像坏了的滋水枪般弄脏了实木地板,剧烈的疼痛让这名咒术师大叫一声,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周铭的第二剑接踵而至,竖着在对方躯干上划过。

又是一次大失血,咒术师的身体上出现了一个鲜血十字,脑海中的猎杀标记随之消失。

猎杀完成!

周铭冷冷瞪向剩下的那名隐者,那名隐者已经懵了,举着枪站在原地不敢妄动。

“再见。”周铭冷冷道,声音低沉沙哑。

他最后看了对方一眼,带着吴谦翻身跳窗遁逃。

虽然这是三楼,但周铭有独特的跳楼技巧,他紧贴着墙壁落下,一只手轻轻摩擦旁边的墙壁,在坠落的途中在手掌和墙壁之间结冰,用于短暂拉住他们坠落的身体,减缓最后落地的冲势。

身后别墅已经被灯光照得通明,整栋别墅的人都从梦中惊醒,一些速度快的咒术师赶到现场,看到的是一扇破碎的窗,夜风从窗外汩汩灌入,布满烧灼弹痕的窗帘随风摇曳。

王思言是第一批赶到现场的咒术师,当她听到动静时便心里一惊,心想周铭或许被发现了,于是火急火燎地赶来这边。

看到周铭破窗逃跑后,才松了口气。

在一楼的咒术师已经追了出去,吴明星也赶到吴谦的房间,看到儿子被拐走后破口大骂:“你们这帮吃白饭的!我花这么多钱养你们干什么!守在门口都看不好!”

吴明星表情扭曲,口水四溅,楼顶上传来一连串有节奏的枪响,加特林机关枪开始转动了,对着正在草坪上急速奔跑的人影扫射,一朵朵漆黑的泥土之花在花园的草坪上绽放,奔跑的渺小人影像一只慌乱的蚂蚁搬在草坪上呈S形左右摇摆。

王思言脑袋嗡的一声,第一个冲到窗户边,探出身子对着屋顶的机枪手激动大喊:“艹你妈的没脑子啊!没看见吴公子就在那人身上啊!你想射死他啊!”

楼顶上的加特林停止了转动,这时吴明星才反应过来,趴到窗边大喊:“你妈的!明天就特么给我滚!给我去矿山挖矿去!”

随后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思言一眼,眼里露出不加掩饰的欣赏。

他现在觉得王思言是一个真正专业的自由咒术师,不但处理问题专业,为雇主考虑的态度和素质更是令人刮目相看,比他请来的那几个尸位素餐的贪钱鬼好多了。

在他们犹豫的时间里,一楼的一部分咒术师已经追了出去,于是草坪上上演了一处蚂蚁追蚂蚁的大戏,一大群小黑点跟在一个小黑点身后猛追急奔。

王思言看到这一幕,马上掉头往楼下跑去,口中喊道:“我去追人!”

刚出门,她又重新折了回来,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身手矫健地伸手攀住建筑突出的棱角,几次借力缓冲,快速下到一楼,跟着一群人全速追了上去。

吴明星看着王思言,心想如果一开始就雇佣他们,吴谦肯定不会遇到这种事。

他几次深呼吸,将暴躁的情绪压制下去,然后抬手理了理自己灰色的鬓发,重新变回那副深不可测,阴冷威严的脸孔。

他心里打定主意,等吴谦被救回来之后,要花大价钱把王思言和她的同伴给买下来,让他们长期为他吴家工作,专门做儿子的保镖!

他们吴家缺什么?

不缺钱也不缺人,就缺忠心耿耿的专业人才!

吴明星扭头,阴恻恻地看了屋内几人一眼,冷冷道:“还不去追!”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