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狐月不过金仙,在狐烈爆发的瞬间,身上升起一道绿光,挡住了大半的冲击,即便如此,她还是非常难受,金仙与大罗差的太多!

而她的二兄狐云更加不堪,几乎是片刻间,身子爆开,雪白的身子变得血红一片。

“二兄!”狐月惊叫,但是她举步维艰,无能为力,甚至自己,都要匍匐在地。

庄子羽大手一甩,将狐月与狐云卷起,另外一只手,看也不看狐烈,化掌为爪,朝着狐烈轻轻一抓,狐烈的身子顿时被紧紧抓住,身子紧箍,眼睛都要突出,舌头更是长长伸出,法力被禁锢,连普通呼吸都不能!

轰隆隆!

大地颤抖,发出轰鸣之声!

无数古木倾倒,神火落下,熊熊燃烧,黑烟四起,烈火通红,染红了仙云。

上千大坑出现,几十万生灵化作灰烬,万里之内,一片炙热。

“好大的脾气!”庄子羽冷哼一声,骈指成剑,放出一道剑气。

那剑气刚刚出现,不过一寸大小,几乎感受不到丝毫威能。

被护在身后的狐云眼中露出怀疑,只有狐月,叹了口气,已经知道八长老的下场。

当初她亲眼看到,庄子羽随手放出一道剑气,击杀一尊大罗,顺带还炸穿一座千丈巨山。她极有分寸,已经拦过庄子羽一次,便不会拦第二次。

剑气轻飘飘分散四方,化作无数道剑气,将仍然无数火球击散。一道剑气冲出,轰击在火珠之上,火珠猛然炸裂,发出一声巨响,犹如巨雷一般,传出三十万里之外!

又一道剑气飞出,化作万丈剑山,将狐烈镇压,半点挣脱不得!

火珠被毁,狐烈元神大损,道行大降,掉落太乙后期!

“哼!”庄子羽大袖一甩,冷哼一声,“螳臂当车!”

“小妹,你这老爷,好大的脾气。”狐云被吓坏了,堂堂大罗,说镇压就镇压,一点面子都不给,还如此轻描淡写。更别说连狐月的小名都不能叫,要知道,从狐月出生之后,就不断有同族叫她小月儿,连他都有叫过。

狐云在告诫自己,以后在自己小妹面前,也要小心,回去后,还要提醒其他交好同族,免得触了霉头。

“二兄放心,老爷这是在为我出气呢。”狐月说着,一双眼睛,看着庄子羽,眼中带着莫名色彩。

路上,庄子羽也大致知晓狐月的一些事情。

除去大长老狐天是坚持将狐月献给紫阳大仙的罪魁祸首之外,狐烈也是狐天的坚定支持者,没少支持此事。

否则,庄子羽也不会两次戏弄狐烈。

庄子羽朝狐月眨眨眼,狐月无奈,自己家老爷,有时候稳重有时候又很是跳脱,难以琢磨。

“何方妖孽敢在青丘山放肆!”一声暴喝响起,一尊大妖,显化真身,八尾横天,足足有三万丈之大,威能落下,压力无边!

它站立于妖云之上,浑身煞气,双目赤红,八尾如龙,冷芒如霜。

大长老狐天!

“青丘山虽然没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大长老,也不差,已非普通大罗金仙后期可比。”

庄子羽早已经感知到狐天的存在,这老狐狸一直在暗中看戏,无法是想要知道庄子羽的深浅,然而庄子羽出手都是轻描淡写,让他无法把握,狐烈又被镇压,再不出来,他这老大的威望怕是要大降。

狐天冷冷看着庄子羽,庄子羽元神一动,随后哈哈大笑:“雕虫小技,也敢卖弄?”

笑声震天,将狐天的精神之力震散,狐天惊疑不定的看向庄子羽。

身为大罗后期,他自知便是在洪荒,都有一些自保之力。

东王公与妖族都曾经拉拢过他,而经过再三考量,他选择了东王公。

本来想将狐月送与东王公,那西王母太过彪悍,甚至比东王公更加强势,狐天差点没被西王母一掌拍死,索性又改变目标,变成了紫阳道人。

只是狐月一跑数百年,又有二长老暗中阻拦,这些年就被耽搁下来。

如今随便来了一个小道,他都看不透,还瞬间破了他的魅惑之力,让狐天捉摸不定。

“道友从何处来?”

“从来处来。”

狐天沉默片刻道:“道友可是来寻仇?”

“你说呢?”庄子羽淡笑。

狐天忽然叹口气道:“贫道并未在道友身上感应到杀气,道友不是来寻仇的。”

“所以说,你不是废话?”庄子羽语气平淡,但是毫不客气。

“此君言语之中带着火气,难道是青丘山哪里得罪过他?还是说,他是故意如此,想要激吾出手?”想到狐烈的下场,狐天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极高。

老狐狸呵呵一笑:“既然如此,来者是客,道友,可否进青丘山一叙。”

“嗯。”庄子羽点头,随后将狐月一卷,一步便消失在狐天眼前。

狐天愕然,随后心中一怒:“这狐月,竟然将护山大阵都告知了他!”

青丘山虽然没落,却仍然屹立不倒,与青丘山在太古时期残留下的一些手段有关。

一座天然先天大阵,四方尊仙大阵!

结合,困、幻、炼、杀等多种阵法而成,延绵四方百万里,将整个青丘山脉最为重要的地方青丘山都保护住,堪称全能大阵。

不过,贪多不精,大阵虽然厉害,却不是顶级。

当初青丘山作为走兽一族,跟随麒麟族,参与龙凤大劫,族群衰败,只剩下一两只大罗金仙狐狸,只有这四方尊仙大阵还保存完整,算是底牌。

而今庄子羽到来,随意进出,对狐天乃至整个青丘山来说,都是极大的威胁!

“老爷怎会如此随意进入青丘山?”狐月根本不曾告诉庄子羽四方尊仙大阵的存在,更不用说进出窍门,因此非常惊讶。

“你家老爷道行尤其是你这小狐狸能揣摩的。”庄子羽双手负立,带着小狐狸,施展的并不是青云纵天,而是脚下生玄,踏出道道玄妙之步!

狐天神色阴沉,看向远处狐烈,狐烈受到重创,又被剑山死死压住,狐天几次尝试,都无办法,他冷冷看了狐云一眼:“还滚回去!”

狐云沉默不语,狐天在族中威势太大,连族长都不放在眼中,他这个族长之子又能如何。

“这太玄法力高深,来者不善,看来得请紫阳大仙前来一助。”狐天眼神闪烁,马上传讯。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