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系统任务变化,奖励大量提升,从一个传说宝箱直接变成三个,难道说,东王公实力发生变化?还是一直都不曾变化,只是出现一个天阳,系统才会变化,难道需要一些特定条件,可以引动任务改变?

“系统,是不是因为天阳出现,任务才会变化?”庄子羽询问。

“是。系统并非一成不变,就如同宿主斩杀混鳗大仙与九幽之时,奖励变化一般。系统,可根据环境,宿主与对方实力等变动来做出相应调整。这些都在系统掌控之中,请宿主放心。”

“是吗?”庄子羽不可置否,他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从紫阳到来到身死,时间很短,狐风等狐狸在远处远远看到,一个个寒蝉若惊。

庄子羽一手掌中乾坤,将紫阳碾杀如同蝼蚁,不费吹灰之力,实在太过骇人。

至于天阳的出现,他们就无从所知。只看到一尊模糊影子,与庄子羽交手,随后不了了之,虽然不解,却不敢问。

狐月前去与兄长姐姐告别。

自狐贞儿企图魅惑庄子羽之后,狐贞儿就一直不在出现。

庄子羽忽然心血来潮,算到狐贞儿日后还会有一番兴风作浪,微微皱眉,随后也没放在心上。

他的修为一日千里,狐贞儿再大能耐,在他面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东行之路,仍然遥远。

紫阳被杀,东王公已经得知。

不久后,路过一处山脉,妖气腾腾,妖云阵阵,无数妖兵呐喊,行兵布阵。

那便是紫阳在此的一处兵营所在,虽然紫阳被杀,但仍然有数道大罗气息隐藏,还有一尊大罗后期妖王。

看来,所谓的十大妖仙,不过是徒有其名。哪个大罗级别的妖王,都可以代替。

“老爷,那只洛鸟好漂亮。”

“哇,那是雪云兔,好可爱。”

解决一切心事的狐月,活泼了许多,一路上叽叽喳喳,好像见到什么,都非常好奇。当初,她独自流落洪荒,不过金仙,提心吊胆,没一日安稳。而今跟了一个神通广大的老爷,实力大进,连传说中的先天灵宝都有了几件,因此,更加开朗。

跟了百年,她对庄子羽也有些了解。

知道自家老爷有时候也很诙谐,不刻板,也不严肃,只有对敌的时候,像是一尊魔神,出手狠辣无情。

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庄子羽一步四十四万里,走了许久,才停下片刻,狐月小狐狸就忍不住了。

她十五六岁的模样,还是孩子心性。

庄子羽盘坐一座峰顶,让她自己去玩,开始刻印玉符。

他要将先天两仪微尘大阵刻在玉符之中,是为了狐月,也为了日后收徒做准备。同时,也要感悟一下时间法则。

这道第一逆天法则,从得到后,庄子羽感悟的并不多。

相比空间法则,时间法则更加深奥,悟出神通的难度大些。

好在系统出品,还是向着他的,庄子羽已经有了想法,所以才停下来。

数十年过去,庄子羽正在感悟时间神通,忽然心中一动,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身子一闪,已经消失。

“原来是只狐狸。”数百万里之外,狐月已经遭遇危机,被一尊妖王拦住。

妖王煞气缠身,眼中露出yin欲之色,打量着狐月,像是要把她看透一样,狐月恼怒,小脸粉红:“你这妖怪,真是无耻!为何拦我?”

“小狐狸,本王见你资质不错,可愿与本王共修大道?”那是一头血鸠,顶着鸟头,眼神放肆,语气傲然。

狐月怒道:“绝无可能!”

“呵呵,这可由不得你。”血鸠妖王呵呵一笑,一只鸟爪朝着狐月抓去,“本王看得上你,那是看得起你!不知好歹!”

狐月身上绿光一闪,挡住了血鸠妖王的鸟爪。

“咦,下品先天灵宝?”血鸠妖王眼睛一亮,“你这小妖竟然拥有如此宝物,此物该我所得!”

“哼,未必见得!”

血鸠妖王拿出一个类似鸟巢的灵宝来,笑道:“小狐狸,今日便叫你知道,大罗与太乙的区别。”

鸟巢灵宝朝下一盖,化作千丈大小,传出巨大压力,阻止狐月离开,同时,要将她收入其中。

狐月身上绿光闪烁,绿漪仙衣主动抵挡。

然而,血鸠妖王,以大罗级别的法力压制,即便绿漪仙衣是下品先天灵宝,也防御有限,随着鸟巢不断缩小,狐月四周也渐渐缩小。

这时,狐月素手一扬,丢出一道毫光,狠狠击打在鸟巢之上。

嘭!

鸟巢一颤,竟然破开一个窟窿!

“贱婢!”血鸠妖王惨叫一声,这鸟巢是他本命灵宝,鸟巢受创,他也受伤,顿时大怒,“本王必要抽你神魂,日日夜夜炼你元神,叫你生不如死!”

狐月略微紧张,但是还是咬牙,再度丢出几颗定海珠。

定海珠颗颗飞出,不断撞击在鸟巢之上。

嘭嘭嘭!

接连数次,开出几个窟窿,血鸠惨叫不止,狐月见状,跳了出去,忽然一阵血风袭去,好似乌云而来,一张巨大鸟嘴,朝她猛然吞了过去!

狐月吓了一跳,定海珠跳出,放出万道光芒,诸天之力散发,血鸠再度惨叫一声,身子轰然坠落!

砰!

那万丈真身,被生生压在地上。

轰轰轰!

血鸠双翅拼命挣扎,大地轰然作响,犹如地震,却死活都不能起来。

“贱婢,还不赶快放了本王,本王乃是妖族妖王,敢对本王不敬,便是得罪妖族!”血鸠搬出后台,仍然在叫嚣。

狐月犹豫,有些手足无措。

一百多年前,她还是一个金仙级别的小狐狸,到处游荡躲藏,不知何时发生意外,如今,她已一跃成为太乙金仙,竟然还镇压了一头大罗金仙级别的妖王,即便是打败了血鸠,她还是没反应过来,有些如梦似幻。

以她的性格,不会轻易杀生,不过,她想起来庄子羽的话:“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在洪荒之中,你不杀他,他便要杀你!因果循环,后患无穷!斩杀妖孽,也是替天行道,功德无量!”

狐月一咬牙,一颗定海珠朝着血鸠脑袋便砸了过去!

“无量天尊,小友,还请留手。”一道叹息响起,一道身影浮现,他轻轻一挥,一把尺子,朝着定海珠打了过去。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