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乾坤尺拦住定海珠去路,将定海珠打飞出去,同时,乾坤尺又飞出,散发阵阵光芒,将定海珠缠住。

狐月顿时感觉定海珠如入泥淖,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难以收回。

“你又是谁!”狐月气道,“和这妖怪是一伙的吗?”

来者面容清瘦,身穿道袍,气质不凡,只见他微微一笑,道:“贫道燃灯,只是路过。无意中见到小友欲斩此妖,特来阻止。”

“小友,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小友已经镇压此妖,何必再痛下杀手,殊不知,罪孽加身,恐将有大祸。”燃灯劝说道。

狐月冷笑道:“你这老道,何来骗我,这妖孽分明是要杀我夺宝,只是被我所败。若是我败了,恐怕魂飞魄散的便会是我。如今我杀他,也是因果循环!”

燃灯笑道:“但是小友赢了,既然赢了,留他一次生机又能如何。”

“你这老道,好没道理!因果已经结下,我又怎会留着他,等他日后再来报复与我。”狐月已经不是小白,没被燃灯忽悠住。

“小友心中杀机太重,恐怕要坠入邪道。”燃灯叹息,“这妖孽日后还有向善可能,小友杀了他,岂不是断其生机?”

“他身上煞气十足,杀生无数,又岂会向善?”

“小友怎知不能?”

“老道又怎知可能?”

燃灯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叹气道:“小友已经心有魔障,看来贫道只能委屈小友一段时间。”

“为了防止小友再生杀心,坠入邪道,这灵宝,便由贫道暂时保管好了。”说着,燃灯催动法力,要将几颗定海珠全都收拢过去。

“造化!”燃灯眼中放出精光,心中喜悦。

他本来正在游历洪荒,寻找灵宝,距离甚远,忽然乾坤尺受到感应,心血来潮,冥冥之中,感应到机缘所在,马上赶来,还未到时,那机缘越来越明显,见到定海珠,燃灯顿时茅塞顿开,明白定海珠就是他的机缘所在!

“定海珠!”乾坤尺与定海珠可化作诸天,使他道行法力暴增,并且,极为契合他的大道,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见到定海珠后,燃灯已经决定,定海珠必须要占为已有,所以他才会拦下狐月,一番冠冕堂皇之话后,便要拿走定海珠。

定海珠是庄子羽所赐,狐月将它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又怎会任由燃灯抢走。

她也看出来,燃灯阻她斩妖是假,想枪她灵宝才是真!

“无耻老道,看打!”狐月娇喝一声,一颗定海出飞了出去!

道道毫光绽放,燃灯眼前一花,竟然看不清四周,但是他并未慌张,乾坤珠与定海珠相互感应,他道行法力又比狐月高强的多,乾坤尺一动,便知道定海珠所在。

“造化。”燃灯要合不拢嘴,本以为只有几颗,没想到竟然还有。而且,定海珠竟然才炼化一小部分。

“真是天意!合该我成道!”

忽然,他心中一动,紫金钵升起,朝着脑后盖了过去。

砰!

定海珠撞在紫金钵上,被紫金钵牢牢罩住,定海珠在滴溜溜打转,就是挣脱不得。

狐月催动法力,仍然难以撼动,法力消耗加快,狐月感觉越来越困难。

燃灯已经用乾坤尺卷了几颗定海珠,血鸠身上定海珠被收走,顿时如释重负,双翅一震,冲天而起:“贱婢,因果结下,日后本王必要斩你!”

一道剑气无声划过,血鸠忽然化作两半,两半身子,仍然飞出数百里才停下。

轰!

两半身子撞碎了两座山头,血如雨下,染红两座大山。

一阵惨叫声传来,血鸠元神化作血光,想要逃走,却被一只大手轻轻抓住。

燃灯心中一震:“无声无息,道行不比我差!”

不管来者是谁,定海珠,他势在必得,这关乎他日后成道所在,错过今日,日后极有可能再无机会!

狐月使出六颗定海珠,全都被他收走,即使庄子羽已经出现,他还是强行收走第六颗,并且要抹去狐月的元神。

一旦元神被抹,狐月必然受伤。

庄子羽眼神淡漠,随手一挥,剑气斩出。

剑气如岳!

在空中猛然化作万丈,横挂高空,闪烁冰冷光芒,凌厉之气!

“毁灭的气息!”燃灯一惊,心中震惊,不敢托大,来不及抹除元神,祭出乾坤尺打了出去:“道友好大的戾气,还需冷静片刻。”

庄子羽面无表情,伸手一点,毁灭之气散发,乾坤尺一颤,倒飞而回!

燃灯骇然,看了庄子羽一眼:“徒手接先天灵宝!”

乾坤尺为中品先天灵宝,早被他炼化,威能强大,凭借此宝,他才能在洪荒任意游走。

“这道人并未在紫霄宫中见过,竟然能够以肉身硬抗中品先天灵宝,难道是在紫霄宫最后几排,并未在意才未见过?”燃灯心中惊疑不定。

他拿住乾坤尺,笑着说道:“道友息怒,贫道看其中必有误会。”

“老爷!”狐月叫了一声,气鼓鼓说道,“这老道好生可恶,要夺我灵宝!”

“祸事了!”燃灯心中叫苦。

“道友。”燃灯赶紧打了个稽首说道,“贫道只是路过而已,得罪道友童子,是贫道不对,在此赔个不是。”

燃灯虽然无耻,但是能混成佛门过去佛,也是极有本事的。能屈能伸,知道不妙,不要面皮,给小辈道歉,想要借此躲过去。

庄子羽神色冷淡,黄皮葫芦一晃,一道白光闪过,燃灯心中一跳,元神不稳,知道遇到危险,催动紫金钵去挡,同时,丢出一盏灵柩灯,放出漫天幽冥之火,朝着狐月罩了过去。

庄子羽一抓,灵柩灯凌空消失,被他抓在手中,无视那幽冥之火。

紫金钵被白光穿过,露出一个大洞,坠落下去,燃灯脚下一颤,还是头也不回的逃走。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