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盘古真身!”金瑶身子一震,失声叫出。

庄子羽眼神冷漠,一拳轰出,带着音爆之声,炸起无数道巨浪,轰在天罗地网之上,将其轰飞远处,随后脚下巨力涌出,轻轻一动,将乾坤图踩入数万丈大海之底!

乾坤之力自动缠上庄子羽,要分解他的肉身,庄子羽气血雄厚无比,将乾坤之力快速逼退碾碎。

庄子羽皱眉,金瑶竟然停手了。看她准备这么多,明显是要困住自己,就因为看到自己的盘古真身,所以才如此?

“道友竟然修炼了九转玄功。”金瑶深深看了庄子羽一眼,伸手收了灵宝,随后一言不发,又要离去。

金瑶身侧空间一阵波动,庄子羽出现,拦住了她:“道友好像有些任性,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你待如何?”金瑶柳眉一蹙,问道,“贫道提醒道友,最好是隐藏起来,不要如此张扬,否则,不会有好下场。”

庄子羽问道:“道友为何提醒我?”

虽然自己无论容貌身材还是气质都是绝佳,但是洪荒之上,实力为尊,庄子羽可不认为自己能够吸引住金瑶。

“贫道心情好便会提醒,心情不好,也会提醒。”金瑶淡淡说道。

庄子羽一时间竟然无言语对。

见到庄子羽一直跟着,金瑶皱眉,脚下生出金光,瞬间千万里,但是庄子羽仍然紧紧跟随,金瑶停下,又问:“道友到底要如何。”

庄子羽悠然道:“道友不让我去找东王公,说话又遮遮掩掩,贫道只能跟着道友了。”

“道友好生无礼。”金瑶摇头。

“说起来,我很想知道,道友拥有乾坤图,以及那天罗地网,又有乾坤之力,可是和乾坤老祖有些关系?”

轰!

一道金光轰在庄子羽身上,庄子羽虽然身子未动,但是还是一脸懵:“为何打我?”

金瑶俏脸发怒,双目像是在闪烁着火光,秀发翻飞,身上法力鼓动,头顶天罗地网,脚踩乾坤图,身侧还有万元极道刺、金环环绕,龙头拐杖也对准了庄子羽,一副全副武装的模样。

这身装备,不知道要让多少洪荒大能羡慕,毕竟就连三清现在也只有太上有一件伴生至宝。

庄子羽无语,不管是人是仙,女人的心思真的是很难理解。

“刚刚是我无心之失,道友不要见怪。”庄子羽只好先赔个不是。

金瑶沉默片刻,说道:“你跟我来。”

庄子羽跟上,二仙到了方丈岛,金瑶大袖一挥,威严毕露:“都出去!”

岛上生灵顿时轰散一空,庄子羽挥袖,丢出一道身影来:“你也出去等着。”

“是,老爷。”黄牛恭敬行礼,又对金瑶行了一礼。

金瑶伸手一丢,乾坤图快速旋转,升入高空,隐匿不见,乾坤之光自空中落下,放出亿万毫光,落向方丈岛周围。

忽然,方丈岛轰鸣一声,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庄子羽就看到,四周云雾滚滚,变得浓密起来。

一道幻灭不定,带着强大之意的气息自方丈岛四周升起,瞬间将方丈岛包裹。

庄子羽从中,感应到熟悉的气息。

“此为先天乾坤大阵。”金瑶淡淡说道,“能够蒙蔽天机。”

“不止如此吧。”庄子羽看了一眼,杀机重重,凶险万分,准圣落入都要遭难。“看这布置的手法,并不是道友所能布下的。”

金瑶一笑,梨涡浅浅:“道友还真是直接。不错,这乾坤大阵,乃是我师尊乾坤老祖所布。包括这方丈岛,也是师尊最先发现。”

“师尊?”庄子羽并不意外,金瑶身上乾坤痕迹太明显,又有乾坤图在手,想不将她和乾坤老祖联系起来都难。

“说起来,道友还是第一个将贫道与师尊联系起来的。”金瑶眼神有些恍惚,声音带着怀念,而后又看了庄子羽一眼,美目之中,似乎还带着一抹无奈,“道友法力太强,否则,贫道也不会使出全部法力,导致暴露。”

“道友可知,道魔之争?”金瑶淡淡说道。

庄子羽点头:“只是有所耳闻,不过那时,我还不曾化形,所以具体如何,还不知晓。只知道,鸿钧赢了,成圣做祖。”

金瑶俏脸上闪过一抹讥讽:“成圣做祖。”

语气之中,毫无当初面对庄子羽时,对道祖的维护。

“当时师尊与鸿钧交好,便帮助鸿钧。”金瑶讥笑道,“师尊以鸿钧为生死之交,鸿钧却算计师尊,拿师尊祭了诛仙阵,不但借此破了诛仙阵,还拿走师尊身上至宝,乾坤鼎!可怜师尊亿万年苦修,一朝付诸流水。”

“他鸿钧容纳诸多老祖气运、法宝,又坏了罗睺气运与阵法,自然胜了罗睺,成为天道主角。”

在金瑶口中,满是对鸿钧不屑。

其实,在庄子羽看来,洪荒之中,若想从诸多老祖大能之中脱颖而出,其所需要花费的算计、心血与代价,都需要作出极大决断。

鸿钧脚踩众老祖,那是他算计无双,心狠手辣,成王败寇而已!

“我自西昆仑化形之前,便由师尊点化、化形,传授道法。师尊待我极好,我从未想过,师尊也有身死的那天。”金瑶俏脸上划过两滴眼泪,“当初他离去,便将乾坤图、无定仙环诸多法宝留下,又将我放在此岛上,只带走了乾坤鼎与琉璃乾坤枪。”

“结果被那鸿钧,将灵宝全都抢走!”金瑶眼中带着恨意,“当时乾坤图中还有师尊一道真灵,也被直接抹杀!”

庄子羽沉默,当初道魔之争,陨落大能数十上百,整个洪荒最顶级战力,几乎全部遭劫。先是龙凤大劫,又是道魔之争,洪荒损失惨重。要不然,也不会落到大罗都能称王的地步。

其中事情,只有参与其中者最为清楚。

而能够存活下来的,一是鸿钧,二是扬眉,或许还有其他老祖,想要知道事情真相,并不简单。

“可怜我师尊与鸿钧相交亿万年,互为生死道友,到最后,对我,对鸿钧,也只留下一句……”

“鸿钧误我!”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