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当然,我们法医不可能凭借直觉办事,自杀还是他杀需要证据。

围观群众都安静下来,没人照相了,却都争先恐后看我们警察办案,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那我就露一手吧,再怎么说我也是这里的法医嘛!

先大体看一遍:死者上身体恤衫,下装七分长裤,白短袜,旅游鞋,口袋里只有钱包和钥匙,无法证明死者身份,钱包空空,里面没有任何现金和银行卡,有手机,但是里面没有SIM卡,屏幕疑似被尖锐物体破坏,手机无法开机。

“这应该是抢劫杀人案吧?死者口袋里的财物都被凶手拿走了。”

代璟韬手拿小本正在记录着。

“不应该吧,死者右手腕有创口,而且目前来看全身明显伤口就这一个,肯定是割腕自杀的了!”

车逸轩立即反驳道。

周艺莹也点点头:

“我也觉得是自杀,如果是抢劫,我什么凶手不直接拿走钱包,最可能的一点就是死者外出钱包本来就是空的吧!”

我轻轻抬起死者的腕部,整个右手都覆盖上了一层凝固的血液。仔细观察,的确,割痕是垂直于腕部的,而且很深,周围也有一些微小的不规则的刀割痕迹,应该是死者要自杀前将刀尖抵触在自己手腕上的最好证据,那么,死者初步来看就是自杀,那应该会有遗书。

我站起身,走到案发车辆旁边,探进上半身,在驾驶位后面的车座套口袋里发现了一封遗书,是死者写给自己妻子的,上面写的是因为自己家里穷,无法给妻子幸福生活,厌倦了人世间,所以自杀。

我将遗书放在证物袋中,对代璟韬说道:

“你再回车里检查一下有没有写字的本子之类的东西,和遗书上的字迹进行一下鉴定!”

我又重新看了看车内的血迹,大部分为喷溅状,也有流到车内地上的,总体看起来血迹特别多,初步判断符合机械性损伤死亡中的血管破裂,大量失血死亡。

“看我找到了什么?”

代璟韬拿出了一把带血的水果刀,上面血迹斑斑。

“啊!嗷!”人群中一阵唏嘘。

“Good,job。”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

“一会我回去做一下血迹比对鉴定,然后验证刀子上的指纹和尸体指纹是否符合。”

“看起来有点不对劲啊!圻法医,你看!”

周艺莹抬起另外一只手,指甲均为青紫色!

“这不是典型的机械性窒息的特征吗?”

是的,这一点我无法否认。

我望着死体的面部,同样,嘴唇也是青紫色的,我的眉头一皱。

轻按死者的眼睑,没有任何出血点,面部也完好,未见明显发绀。

这次的尸表检验这么诡异!

死者具有一部分窒息特征,但是一点都不典型,刚才马上就可以下失血过多导致死亡的结论了,突然又出来个嘴唇和指甲青紫。

我有仔细观察了口鼻腔均完好,胸部也无损伤,背部也是如此,这绝不可能是窒息啊!

然而,我在检查颈部时又有了新的发现:下颚与脖子之间有威逼伤!

难道真的有人用刀尖顶在死者的脖子上吗?还是……他自己想抹脖自杀,后来改成了割腕自杀?

组员们也看出我的神色不太对劲。

失血过多还是机械性窒息?

为什么有威逼伤?

遗书是死者写的吗?

带血刀子是割开血管的工具吗?

为什么右后车门会有人靠在上面的痕迹?

“我们……收队。”

“不是……组长,你说什么?”

车逸轩的表情格外惊讶,他跟了我这么长时间,看见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听不见吗?我说收队!你和代璟韬把尸体抬到救护车上,周艺莹,你拨打事故报警电话,让拖车把这辆有死人的车拖回公安厅!动作都给我快点!”

我将白手套狠狠摔在地上,回到警用吉普车副驾驶,“砰”地一声关上车门!

“不是,组长……他怎么了?”

周艺莹可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到了。

“谁知道呢,可能这次案件太棘手了吧?”代璟韬无奈地摊摊手,然后和车逸轩一起抬起担架。

警用吉普车内……

我摘下眼镜,双手捂住脸,又不停地按着太阳穴。

“这绝对不可能,尸表检验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必须立刻解剖!”

“为什么?手指甲会青紫,眼睑却没有出血点,身上也没有伤痕?”

“我到现在连自杀还是他杀都没明白,要换作平时,那基本是一眼看穿的!”

“就算凭我一个人,我也要全部弄明白!反正刚才围观群众都看见了,名誉基本扫地,我还怕什么?”

我在车里暗暗发誓:这个尸体要是不分析明白,我这辈子就不当法医了!

不过我这句话说早了,因为之后我又遇到了很多更加扑朔迷离的案件,跟现在的这起案子无法比,不过这都是后话。

不一会儿,其他三人都上了车。回公安厅的路上没人说一句话。

忍了半道,车逸轩终于忍不住了:

“组长,你刚才是怎么了?”

虽然周艺莹给了他几个眼神,告诫他不要乱说话,可谁叫他就这么放荡不羁呢!

“没什么,我只是想不明白一具尸体竟然会检查出两种死因。”

我回答的很平静,另外三人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我……我也没想到。”代璟韬为了改善一下气氛,尴尬地笑了笑。

“总之,这个案子我们必须重视起来!”

“是是,咱们天生就是来破解这些疑难杂案的,您老也别把工作看得这么中嘛,多影响心情和身体啊!”

“呵呵,你小子就知道阿谀奉承。”

见我终于有了些笑模样,车里这才有了欢快的交谈声。

其实,这仨人还是把我看作重案一组组长的,这一点上,我很欣慰。

我们回到了滨沧市公安厅。

我靠在自己办公桌的椅子上,手中是车逸轩刚刚洗出来的照片。

其他几人也都萎靡不振的样子。

内线电话又响了!

不会又来案件了吧,马上就到午休时间了,我已经受够在案发现场呆着了,那太阳,不是一般火辣。

“喂,重案一组,下午三点去楼下会议室介绍案情!四点去解剖室进行尸检。”

“明白了。”我打了个哈欠,这次上头批准解剖的时间很快,不知道是通过分析报告知道案件的严重性还是因为放假,解剖室空出来位置了。

“小圻组长,我们可以午休了吧,到点了。”

每次午休时间车逸轩都记得一清不差。

“这午休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上班就迟到,你是不是就认得吃?”

“人是铁、饭是钢嘛,不吃好怎么好好工作啊!”

“对了,老聂还没来上班吗?值班室的小李怎么说他辞职了呢?”

“哎呀,别听他瞎说,他什么也不懂,聂世强法医跟其他组一起休假去了。”

车逸轩又继续说道:

“其实他来不来都没啥事,他的判断没你准,还总自称最年长的法医,整的好像德高望重似的。”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收拾好背包,在大中午走出了公安厅。

“这食堂天天这么恶心,我都快吃吐了。”代璟韬发着牢骚。

“我可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呢,要不要跟我来啊?”

周艺莹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两眼放光地望着我们。

我们一行人走在人行道上,但是……

殊不知,大白天这大街上也不安宁!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