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不错,那几头畜生正是被我们所杀。”铁岩承认,随后问道,:“这么说来。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你所策划的。”

黑袍人神态轻松,脸带笑意,目光在对面两人身上流转,最终停在铁岩身上:“不错,本人修行需要一些助力,所以借这些凡俗之人助我修为更上一层,这是他们的荣幸。”黑袍人神情自若,仿佛他说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刘小易看着气息阴暗的黑袍人,“阁下可是地灵门的弟子。”

“地灵门,你为何会认为我是地灵门的人?”黑袍人眉头一挑,笑着说:“我可不是地灵门的人,反正你们所有人今天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我是谁也不重要了。”

“说的好,不管你是何人?反正你敢用活人性命修炼功法,你这种妖道今天我必斩之。”铁岩愤怒的说完,向黑衣人冲去,手中铁剑发出淡淡的剑芒,直取对方胸口。

黑袍人哈哈一笑:“来的好。”手中黑芒一闪带上一副黑色手套,十指前方形成三寸长黑色指甲,直接抓向对方的剑,将其剑锋打偏,剑爪相击发出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同时另一只手狠狠的向铁岩头颅抓去。这一抓若是抓中,铁岩必死无疑。

铁岩见此,身体一个回转,手中之剑狠狠斩向对方的爪子,砰的一声轻响,两人各向后退开几步。

黑袍人率先站稳,双手合拾发出两道黑芒,化为鬼爪,再度朝铁岩抓去。

铁岩因为用力过猛,反震之力要大的多,刚站稳便发现鬼爪的攻击,无奈之下只能以剑护住自身。

黑袍人正想再次进攻,耳边传来呼呼风声。

正是刘小易,见铁岩落于下风,趁着空档的时机。相助一把。黑袍人见此,不屑一笑,以手为爪,一把将两道风刃给抓碎。

看了刘小易一眼:“本想让你多活一会,看样子,我得先送你走。”黑袍人周身黑芒闪动,黑色手套散发黑色光泽更深,向刘小易脖子狠狠抓去,大有一招将他击杀的意思。

见一个后期修士向自己杀来,刘小易深知对方不是自己可以硬抗的人,发出两道风刃后,快速向铁岩靠拢,不跟黑袍人正面交手。

黑袍人见一击不中,正想追杀,可此时铁岩也已经缓了过来,持剑杀向黑袍人。

一时间兵器相交之声大起,铁岩不敢大意,一直稳扎稳打,瞬间过了七八招。隐隐处于下风,黑袍人双爪灵活异常,数次逼得铁岩不得不防守,同时黑袍人手上的手套更是不惧铁岩手中之剑,硬碰硬也不见其手套有何损伤!

铁岩本是性情坚毅之辈,无惧于对方,见招拆招,寻找对方招式身法的破绽。

后方的刘小易见此,神情紧张,心中知道,再这样下去,当铁岩战败之时,自己也必定难逃一劫,脑中不断的运转该如何做?思考了一会便有了决定。

此时的情况也没有太多的选择,快速跑到一侧侧边,发出两道风刃,一刀斩向黑袍人膝盖,一刀斩向头颅。

黑袍人在交战中占据上风,自有余力关注到旁边的刘小易,心中大怒,不得不分心击散攻向头颅的风刃,至于膝盖处的风刃,便只能后退,一退,所占据的上风,便瞬间消失。

铁岩见此,心中大喜,即刻杀向黑袍人,黑袍人无奈,不得不应战,此时刘小易又攻上来,从侧边用法术攻击黑袍人上路,中路,下路,让黑袍人不得不作出反应,闪避,防守,数次以往黑袍人身上有两处负了伤。

黑袍人心中大怒,以为只是自己的猎物,现在反而让自己受了伤,手中发狠,狠狠的将跟他对战的铁岩一击震退。

被震退的铁岩一时也没有再攻上来,他胸膛起伏喘着粗气,这数拾回合的交战也耗费了他不少的体力和法力,全神灌注的盯着对方。

黑袍人气息微乱,恶狠狠盯着刘小易这个明明修为低下,却数次给他造成麻烦的人:“好,很好。”

“黑风指”

体内法力凝聚于手指,向刘小易胸口一点而出,化为一道黑光,朝刘小易激射而去。

好快

本就全副精力放在对方身上的刘小易,以为对方会直接向他杀来,已经做好,跑到铁师兄身边的准备。

只是黑芒速度太快了,上身本能的向右边一弯,左肩一痛,左肩直接被打穿。心中大惊,若非反应及时,恐怕就是心脏被击碎。捂住伤口,脸色苍白地跌坐在地上。

黑袍人见此有些意外,这招对修为低的人用从未失手。

铁岩见刘小易瞬间被击伤,险些被杀,心中一紧,不敢耽误。提剑杀向黑袍人,不让对方再有出手的机会。

两人短兵相接,瞬间过了数招,而这一次两人打的平分秋色,似乎黑袍人刚才那一击也让他消耗不小。

刘小易蹲在地上看着前方两人的交战,感受着左肩的疼痛,心中明白,自己只剩最后一击之力,若是时间拖得长了,恐怕最终还是两人得死在这里。

双腿微蹲,往身上加了轻身术,同时法力聚于右手,激活脚下的靴子,全神贯注的看着黑袍人和铁岩的交战。

起初两人还能平分秋色,随着时间的推移,黑袍人逐渐占据上风,铁岩大部分时候只能防守无力进攻。

当然双方经过长时间的战斗都已经疲惫,没有刚刚交战之时的力量和速度了。

就在这时,黑袍人找了个机会,左手死死抓住铁岩的剑身,铁岩一时之间无法挣脱,正想做什么。

“结束了。”黑袍人说完,右手狠狠抓向铁岩握剑的手。

铁岩一时没办法,匆忙之下,另一只手握拳狠狠向黑袍人捣出,拳爪相交,黑袍人顺势抓住铁岩的拳头,拳头瞬间皮开肉绽。

铁岩发出一声闷哼。

“你完了。”黑袍人说完,正准备用力抓碎铁岩的拳头,胸口传来剧痛。

一只手从他胸前破体而出。

“你完了。”一道虚弱带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说完抽出手掌。

“没想到我会死在你的手上。”黑袍人跌落在地,双眼无神地看着身后的刘小易,说完便没了气息。

铁岩和刘小易两人见黑袍人已死,硬撑着的一口气泄去,无力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铁岩一只手被抓的血肉模糊,刘小易左肩被打了一个血洞,手上负了伤。两人对视一眼,不由一阵畅快大笑,皆有一种死里逃生之感。

这时八尺大汉壮着胆子走上前来,:“多谢两位仙师,杀死那妖人,救了我们王家村。”

俩人客气回复一翻。

看着两人受伤,询问着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毕竟这种搏杀离他们实在有些遥远。

突然间,己死的黑袍人身体爆发出一股黑气,坐在他身边的刘小易刚好被黑气吞没了。

师弟

仙师

两人焦急的叫声响起,搞不清情况却也做不了什么。

黑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当黑气散尽,刘小易已经躺在地上,若不是胸膛微微起伏,还以为他遭遇了什么不测。

铁岩拖着疲惫的身体急忙上前检查了一番,可自己也不懂药理,只能大致判断出,没有新的外伤,中毒,仅此而已。

随后两人将他搬到一旁,黑袍人却变成一副皮包骨的样子,俩人对此也不在意。

昏迷的刘小易体内此时却多了一颗黑色珠子,依附在心脏处,随着心脏每一次跳动,便有一些法力和气血被珠子吸收。

如此反复,不知多长时间,珠子缓缓的上升到额头天宫处,慢慢变淡,化成一个黑色小点,停留了下来。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