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什么你没买到!”男人说道。

“父亲,我大意了,那个人带了个斗篷,斗篷下的人我好像熟悉,所以就慌了神!”江桐喃喃地说道。

“你才是谁?”男人回头露出但眼睛用余光看着江桐说道。

“我闻到他的身上有酒味而且很大,我才是江家的江南。”江桐回答道。

“什么?你猜的人是江南,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怎么身上有酒味就知道他是江南,五年前是你把他按在了脚下,现在他又成了炼药师,我的好儿子啊!你得回去清醒清醒了,连外面扫地的下人都知道江南已经废了,现在你才是江家最强的后生,你在这跟我说什么江南拿出了紫星丹?”男人生气地说道。

“父亲,那还看着吗?”江桐小声地说道。

“算了吧,也许与那位炼药师无缘吧!你准备明日的家族聚议吧!这次的摘金会你一定给我那个名次回来!”男人指着江桐的鼻子说道。

“是的,父亲,孩儿下去准备了。”江桐急忙退了出去。又转头和下人说道:“你再去拍卖会,继续给我盯着,再有那个黑斗篷的人赶紧来报。”江桐恶狠狠地说道。

“少爷,老爷不是说......”下人小声地说道。

“你没脑子吗!赶紧给我盯着,家族聚议你不用来了,继续给我盯着,我看他到底是谁,竟给我装神弄鬼!”江桐一脚踢到了下人的屁股。

“咔擦!”天空之中下起了雨,桑德森林的地势过低所以导致一下雨就会下好几天,然后这雨势还十分的大,天空之中不断地有闪电迅速降落,如同天上有什么吃人怪兽一般。

江南一回家就一直盯着细柳剑,千世见状问道:“怎么?你有什么问题?”

“这把剑真的可以让我在摘金会上夺得头筹吗?”江南问道。

“单单靠这把剑是不可以的,你还需要你个东西,那就是剑心的修炼。”千世回答道。

“怎么修炼剑心?”江南问道。

“修炼剑心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全靠你的内心。”千世指了指江南心脏扽位置说道。

“我需要怎么做?”江南又问道。

“自古修炼剑道的人都有以何物入境,而入境是对于像修炼剑师的第二道考验,这天地之间可以入得剑道得东西有很多,比如观池塘里得鱼从中破境,还有观一幅画入境,但有的人总是比较困难甚至是快要丢失了性命的时候才入了境,这是一个不定性的因素。”千世解释道。

“那我用什么东西入境。”江南接着问道。

“嘿嘿,那就得看你自己了,想想你周围的东西答案不就有了吗?老夫先睡觉。”千世说完身子一闪就钻进了戒指当中。

“这老头,我是不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啊,选择了一个艰难的修炼道路。”江南一直看着桌子上的细柳剑自言自语道。

天上的雨时而急躁,时而平缓,雨点也不断打在门前的木板上,再加上有风一吹门栓也在“哒哒哒哒!”的响着,江南只好闭起双眼,他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到底以什么方式入境,自己本身就是个遭本家唾弃,而且还在桑德森林特别有名的,比喝酒他就没输过,但是只要比境界,比天资自己就没赢过,所以才一直喝酒,无论如何修炼都没有半分进步,自己本来应该放弃了,但是现在有一个新的路子摆在自己眼前,自己竟稀了糊涂的成了剑师与炼药师,还有了一把剑,这把剑似活物一般!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太诡异了,节奏太快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这样!

“咔嚓,轰。”天空之中又响了起来一阵雷声,声音忽远忽近不知所踪,但好像自己早已经把雷声雨声记在了自己心里!那种雨打在地上的声音,“啪!啪!啪!”风一直在打断落雨原有路径,然后拐着弯的滴在了屋里的木板上,江南似乎连雨声都可以清楚记录,还有因为躲雨的飞虫振翅的声音,都被江南依依记了下来,陡然间世间万物在刚刚的一场炸雷中尽收心底,接着江南突然睁开了双眼,头也不会拿着剑就跑了出去,似乎已经找到了入道的方法,酒壶也撇在了家里,出门的时候还撞到了下人,撞翻了本该端进来的一个点心的盘子。

后面的人大喊:“少爷你要去那!”

可是?

江南呢?头也不会一头扎进了雨,江南一直往城外跑去,他经过这一场雨和一声炸雷加上一道闪电的影响,现如今已经知道了自己到底该如何入境了。

“老爷,江南少爷自己跑出去啦!”下人瞧见这架势,赶紧去屋里叫来江一川。

“什么?这外面大雨天的他出去干什么?”江一川听完就愣了,赶紧叫上府邸内的所有下人都去找江南。

“一川,南儿出什么事情了?”妇人问道。

“我们家的傻儿子,他跑出去了!”江一川抓起雨伞就冲了出去。

“你说什么,江南那个蠢货下雨天跑出去了?”江桐一听到隔壁江家废物竟然冒雨傻不拉几的跑了出去,心里都乐开了花了。

“你笑什么?说不定有什么蹊跷,你也去看看?”男人眼神凌厉低声地说道。

“是的,父亲我这就去。”江桐抓起一把伞就出去了。

街上的人见到了江南冒雨没打伞就冲了出去冲了出去,然后又看到了江一川又冲了出去,然后又看到江桐也打着伞急匆匆地出去,就在桑德森林传开了,说江南疯了,说江南偷了家里的钱买酒喝,江一川发现了去追,说江桐家里的钱被江南偷了,江一川和江桐一起去追,说江南被赶出了家门,甚至说江南犯了癔症可能回不来了说什么的都有。

只见一少年拿着那把泛着金光的剑,一直站在郊外的空地上,然后又缓缓地闭起了双眼,待再次睁开时雨也越下越大,接着又是一道霹雳,顺着天空之上被闪电劈出地空隙就滑了下来,此时狂风大作,好像有什么不得了地东西出世了一样,突然细柳剑像听到了什么动静一样突然就窜了出去,这时少年也终于睁开了眼睛,直直盯着那把剑直上了云霄随着那雨就入了云层里,此时少年竟也腾空而起,上下翻飞顶着瓢泼大雨,手向上一伸就进了云霄之上。

这时桑德森林地所有人全都出来看看看江家的那个废物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接着江一川和江桐也赶到了现场,扒开重重地人墙之后,看到了天空之中直勾勾地瞅着云霄地少年直接,懵了下来,天上的闪电和雷声就没停过,雨再次大了起来,但这次的雨竟然不是直直地落在地面而是具有一定斜坡地,而且雨滴地形状像一柄柄地刀剑一般。江一川盯着那即将要扑过来地雨滴,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急忙大喊:“快走!”这时江一川眼看着已经来不及了,接着摆好架势双手结印,直接形成了一道屏障包裹住了所有人,随着屏障逐渐加厚,雨水打在屏障上发出了“叮叮叮”的声音,这时众人才反应了过来,此子要入剑道了而且是以雨入剑道!

“儿子,你快下来啊!”江一川眼看自己的儿子就要钻进了云霄之上了,心急如焚。

接着江南看了看地下的人,又抬头看了看此时的细柳剑,然后抓住了细柳剑的剑柄就进入了云霄里,然后天空之中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唯独没有了江南的身影,看到这的江一川差点没晕倒,然后又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咚!”接着众人在惊恐之中逐渐消散了,留在原地地只有江桐和江一川了,江桐看到刚刚发生地事情自己也无法估量,可能江南本人的确是已经消失不见了吧。

“江家主,江南他可能不会回来了。”江桐看着跪在原地地人说道。

这时的江一川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抬头看了看下的这倾盆大雨,然后又地头流下了眼泪,泪水和雨水混杂着留了下去。

“小子,看来你是想以雨入道啊!”千世全程都在看着,这小子还真的让他惊讶。

“你不是说让我体会周围的东西,刚刚那个情况我周围只有雨没有别的。”江南回答道。

“那你体会到了什么?”千世问道。

“废话!当然是雨了。”江南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不对,应该说是整个世界。”江南又想了想才在嘴里蹦出了几个字说道。

“嗯嗯,你小子还真不赖,这剑师以什么入道就决定了以后的强度,看你这领悟的东西可不止下了这场雨啊!”千世微笑着说道。

随着天气慢慢的变得晴朗,江南也从云霄之上下来了,此时的他已经可以做到御剑而走,可以以意御剑了!

此时的江一川还在屋里哭:“这孩子啊!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我怎么和那位人交代啊!”江一川 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拿着刀就要 抹了自己的脖子,就在正要挥砍的同时,一道风一般的剑气,直接顶走了那把刀,少年慢慢地捡起了地上刀,然后瞅了瞅江一川。

江一川颤颤巍巍地说道:“你是我儿吗?”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