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莫君饮见状,嘴上依旧挂着笑,微微的垂眸,狭长浓密的睫毛,挡住了里面惊涛骇浪之色。

奶奶虽然是他最亲的人。

但是,他不可能放弃苏垂柳的。

眼下的较量却也是暗涛汹涌。

下一瞬,莫君饮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单膝跪在莫老夫的面前。

那双有力的手腕,却紧紧的握住了莫老夫人的枯瘦的手。

他言辞恳切道:“奶奶,恕孙儿不孝,如果您对苏垂柳有什么不满的话,孙儿只好忤逆您了!”

莫老夫人颤抖的嘴唇,终于还是清晰吐出那句话:“如果大师真的觉得苏垂柳,她不合适做我们莫家的孙媳妇,你是不是还要一意孤行?”

莫君饮没犹豫,只是把手拽得更紧了,他几乎没有任何的停留道:“还请奶奶成全。”

言下之意,舍身相救。

莫老夫人没有掩饰脸上的表情,依旧面若冰霜道:“莫家在云城如日中天,但是莫家有的旁支点,对你的位置虎视眈眈。”

这一点莫君饮也是心知肚明。

所谓高处不胜寒,就是这个道理。

“奶奶之前你在莫家别墅里,不是很护着苏垂柳吗?”莫君饮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不在乎那些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他希望,他身边最亲的人,也能一如既往的对她。

不让她感觉一丝的寒气。

莫老夫人叹了口气道:“此一时彼一时。”

如果是别人乌烟瘴气的话,她显然是不会放在心上,可是那个大师与众不同。”

出家人不打诳语。

他不会无缘无故的下山,更不会无缘无故,去针对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奶奶,孙儿心意已决,还请奶奶成全。”

莫老夫人闻言一个趔趄,若不是莫君饮拉着她,怕都要跌倒一旁了。

她咬了咬牙:“如果江山和美人只能二选一,你会如何选择?”

难道奶奶也和云沫一样,认为苏垂柳来路不正,想除之后快。

莫君饮慢慢的从地上起身,抬眸看着风烛残年的奶奶,一字一顿道:“奶奶我会对您尽孝道,无论何时,孙儿都愿意为奶奶赴汤蹈火。”

“可是苏垂柳,她并不是你们口中说得美人而已,她如今是我的妻,从小奶奶就教我,要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都护不住,还跟着别人疑神疑鬼的,那么孙儿和那些,徒有虚名的登徒浪子又有什么区别?”

“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人心,没有责任感,对我而言,苏垂柳就是家,就是心之所向,所谓的江山在家面前,不值一提。”

莫老夫人闻言,脸一冷,手上抓着念珠也就更用力了,连声说道:“好···很好。”

人都最惜命,尤其莫家人丁单薄,莫老夫人在从小的教养中,更是谨慎,教育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把命放在第一位。

如今,他却把那些家规当成了耳边风。

空气,似乎凝固了几分。

落针可闻。

莫君饮露出个嘴型:“奶奶,您不要气坏了身子。”

莫老夫人装作没看见,别过头去,脸色也放松了一些,甚至眼睛都有些湿润了,她伸出手,整理着莫君饮的领带。

“你终于长大了,和你爷爷一样,成了一个有担当的人了,奶奶很欣慰。”莫奶奶高兴的说道。

“刚才你如果真的选择,这些虚无缥缈的钱财的话,奶奶反而会失望,你果真长大了,并没有让奶奶失望。”

莫君饮闻言,这才回过神来。

“奶奶,·····你真的会和孙儿站在一条战线上吗?”莫君饮紧张的问道。

“当然,她是我莫家唯一的孙媳妇,我们莫家自然要和她风雨共担。”莫奶奶说着从红木茶几上拿起一个锦盒。

这个是莫家当家主母的传家宝。

如今我要郑重其事的传给莫家孙媳妇。

之前苏垂柳去苏家招摇过市的那个,其实是个赝品。

是苏垂柳自己买着玩的。

只是苏父苏母都不是场面上的人,一时给糊弄了。

这个才是货真价实的传家宝。

“奶奶···”莫君饮捧着那个锦盒。

好似那锦盒里,装得不是祖母绿的印章,而是有千斤重的宝物一样。

“垂柳是个好姑娘,如今也是个好媳妇,我看你比之前也话多了,人也活泼了一些,这些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只是可怜了苏老爷,也算是在商场上戎马半生,想不到临老还不能安享晚年。”莫老夫人惋惜的说道。

苏老爷给接回莫家别墅的事情,苏垂柳已经亲自打电话和她报备了。

当年莫家和苏家的交情本就不浅。

如今孙儿他们要尽孝,她自然是喜乐见闻的。

莫君饮犹豫了半秒,依旧说道:“放心奶奶,我们会照顾好苏爷爷的。”

莫奶奶慈祥的点点头道:“快些回去吧,不要让垂柳担心,明天奶奶会陪你们一起面对的。”

莫君饮深深的吸了口气:“奶奶谢谢您。”

“笑话,你是我的孙子,她是我的孙媳妇,我不护你们,难道老了就成老糊涂了,胳膊肘就往外面拐了?”

莫君饮不吭声了,可心里暖暖的。

奶奶爱他,没有让他左右为难。

奶奶是讲道理的,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和苏垂柳无关。

这就够了。

他喘匀了气,脸上挂着幸福的笑意道:“奶奶,我明天带苏老爷去慈善晚会上走走。”

莫老夫人一愣,随即说道:“也好,那里有些老熟人,带他去认识一下,也许有助于他病情的稳定和恢复。”

不愧是莫老夫人,听到这么大的事情,依旧风轻云淡。

莫家别墅里···、

已经换好睡衣的苏垂柳见到莫君饮回来,立马摇曳着身姿,凑了上去,笑着说道:“怎么了?一脸喜色的?”

“你看我给你拿什么来了?”莫君饮献宝一样,把手里的锦盒递了上去。

“是奶奶给你的,奶奶这是在宣誓主权,莫家的人,在云城谁也动不得。”莫君饮解释着。

说着他亲自把那个印章戒指,戴到苏垂柳的葱白的手指上。

又刮了下她的鼻子道:“你之前还搞个吊坠挂脖子上,好在那些人都是有眼无珠的,要不画虎不成反类犬。”

“可是你当时还配合着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啊。”苏垂柳幽怨的看着他。

“我当时摒弃道德和底线,陪你演戏,你应该怎么感谢我啊?”莫君饮艰难的说道。

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对他有致命的诱惑。

以前他觉得自己是清心寡欲的。

如今看来,真的是高估自己了。

“我想想,我该怎么感谢你。”女人那性感的红唇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声音里带着点点滴滴的湿度,说道。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