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笑闹一气,肖青枫说了方子,果然百灵圣母这边都有,十万大山嘛,别的或许缺,药材一定不缺的。

第二天,配了药,肖青枫要自己炼丹,两女还不干了。

“让幽微道人去炼嘛。”白牡丹懒懒的靠在肖青枫怀里:“他反正也闲着。”

“就是。”百灵圣母赞同:“幽微道长炼丹的技术还是可以的,你的雷体不就是他炼出来的吗?”

“当时你们到底怎么想的啊,就把青枫放丹炉里炼?”

一说这个,白牡丹八卦心就起来了。

于是又说了一通八卦,半个上午就过去了。

肖青枫也不坚持,写了方子,就让幽微道人炼去,至于他自己,就拥着两个妇人,置酒高乐了。

女人这种生物,一旦顷心于男人,那真就跟丝萝一样,越缠越紧。

幽微道人炼了三天,丹熟,第四天本来可以走了,两女却不舍,缠着不放,肖青枫只好又多呆了一天,第五天差不多快中午了才走,没办法,给缠到那时候才起床。

等回到震山武馆,已经是第五天的傍黑时分了。

肖青枫说七天要让古霸先升级到透骨境,结果五天过去了才回来,曲梅直接无语了。

不过她本来也不信,古霸先当然也是不信的,至于网上,更是冷嘲热讽,说什么的都有。

杨威天天盯着,随时跟杨静宇汇报,杨静宇只是冷笑:“先让他丢把脸,然后再收拾他。”

这些,肖青枫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在乎。

一回来,他就让曲梅烧了一大锅热水,把一包药丢里面,用文火慢慢的熬煎。

吃晚饭的时候,让古霸先只吃个七分饱。

一个小时后,让古霸先开始练功,先热身,然后练铁山靠和顶山肘。

练到通体大汗,百脉开张,这时药也熬得差不多了,把药水倒出来,让古霸先泡进去。

同时给了古霸先一丸药。

古霸先不知道是什么药,不过这人脑子憨直,肖青枫让他练他就练,让他吃他就吃。

药一下肚,他就叫起来:“呀,象有火烧一样,热啊,别泡热水里行不行?”

“不行。”

他想要跳起来,却给肖青枫一把按住了:“这是药性发作,必须要热水配药,把毛孔泡开,否则药性积在里面,就会全身憋血而死,药泡开了,气血借热的药性通达梢节,才能出功。”

古霸先倒是听话,也真是武痴,强忍着煎熬,真个就死死的泡在药水里。

只不过泡到后来,实在熬不住了,放声大嚎,好几次想跳出来,却给肖青枫按住了。

曲梅在外面,听到古霸先这杀猪一样的嚎叫,不由得心惊胆颤,心下暗叫:“他到底在搞什么啊?”

泡了半个小时左右,水渐渐凉下去,药性也浸润得差不多了。

肖青枫让古霸先出来,赤条条站一个桩,他拿出银针,在古霸先身上飞快的扎下去,一家伙扎了三百六十五针,把古霸先扎得象一只箭猪。

“张嘴。”

扎完针,肖青枫再取一粒药,让古霸先张嘴吞下去。

药一入肚,古霸先眼珠子猛然鼓突出来,全身发红发热,整个人就如打了气的皮球,至少胀大了三分之一。

肖青枫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猛地一掌拍在古霸先头顶百汇穴上:开。

古霸先身子猛地一胀,所有的银针自动飞射出去。

古霸先大叫一声,眼珠子一翻,晕过去了,身子却还站着桩不动。

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他动不了。

这是肖青枫在三百岁时,学的一个熬功的法门,可以在短时间内长功。

不过这个法门有两大要素。

第一点,要师父守在边上助功,并对功法异常熟悉。第二点,需要通络的灵药。

肖青枫刚好具备这两个条件。

古霸先站桩一个小时,醒过来了,肖青枫让他慢慢收功,去院中走动半个小时,然后上床睡觉,澡也不许洗。

古霸先倒是听话,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古霸先起来,一运功,立觉不对,他竟然真的就连升两级,达到了透骨一级。

曲梅闻声出来一看,惊讶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看着肖青枫道:“你……你怎么做到的?”

肖青枫嘿嘿一笑:“小事一桩。”

让古霸先施展功力,他拍下来,放到网上,瞬间就把论坛炸翻了。

杨威立刻禀报给杨静宇,杨静宇又惊又怒又疑。

他本来想让肖青枫先出个丑,然后再想办法下手,没想到肖青枫居然真的创造了奇迹。

那就不能再等了。

“死吧。”他咬牙切齿。

他早年间抓了一具尸魅,一直偷偷养在城外山中的地下墓园里。

他养了很多年了,始终没用过,声名赫赫的杨二爷居然养尸,这要传出去,那还得了。

但这一次,他顾不得了。

午夜时分,他悄悄出城,把尸魅带进城中,放到震山武馆外面,让尸魅翻墙进去。

这具尸魅,最厉害的地方,不在于它的抓咬,而在于它的毒,一口毒雾喷出,千米内所有生物,无论花草树木还是鸡猪狗羊,全都会死尽死绝。

这会儿曲梅和古霸先都睡了,肖青枫还在上网,跟一道几何题苦战。

感应到异常,肖青枫出来,一眼看到尸魅,眉头就皱了起来,这玩意儿太丑了,简直恶心。

尸魅是邪灵,有灵性的,杨静宇给它看过肖青枫的视频,因此它一眼就把肖青枫认了出来,立刻呲牙咧嘴,嘴一张,就要喷毒雾。

肖青枫不怕毒,但不喜欢闻臭气,一扬手,打出缚龙索。

阴化的缚龙索,给他收了两条,在不灭青莲里练化后,这会儿刚好用得上。

缚龙索勒着尸魅脖子,尸魅口中嘶嘶作声,爪子拉扯,哪里扯得断。

肖青枫一扯索尾,带了尸魅就往城外去。

到城外山上,挖了个坑,把尸魅推进坑里,缚龙索使劲一勒,尸魅的脖子断了,身首分离。

人怕斩首,尸魅也一样,脑袋一掉,同样死翘翘。

肖青枫把尸魅埋了,冷眼看向铁剑门:“跟我玩阴的吗?那我就阴你一下。”

肖青枫用脚后跟都猜得到,这尸魅必是杨静宇引来的,杨威都做不到,因为这尸魅已经有数百年道行,杨威根本克制不住。

再一个,即便猜错了,那又如何呢?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