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城市喧嚣,在与潮汐不止的车流光影中,那形成的烁闪长桥,与时间一齐飞快流逝。

热情似火的时尚都市,在俞渐暗沉的天幕下逐渐回归静默,只有在那隐秘的角落里,发出稀碎的话语。

郑希下了夜场已经很晚,还来不及卸去满脸的浓妆就着急赶去赴霍霖的约,烟熏妆遮住乌青的黑眼圈也遮住了她满脸的疲倦。

但这依旧是一张很张扬的脸庞,鼻梁高挺山峰自然,让这张脸上的五官立刻深邃立挺起来。

浓妆没让这张脸尽显艳俗,反而平添一份厌世感,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郑希就顶着这张厌世脸站在商场入口等着霍霖,她身材比例很好,因为工作需要长腿穿了黑色网袜和皮质短裤,高筒皮靴浅浅露了大腿小半截,但这更显她高挑。

和时尚简洁又或是青春清新的女孩子们相比,郑希的确有些格格不入,商场零散的几个行人都频频用晦涩不明的目光看着她。

盛夏的的夜风已经带了丝丝燥意,郑希撑着额头,大拇指划过耳后拢了拢散在额前的长发,不是没有感觉到那些目光,而是她早已习惯又或者今天有一点不一样。

郑希在纠结一件事,她的朋友告诉她,就在上一个星期,她看见她的男友霍霖在某知名品牌珠宝店里挑选戒指,在男友离开以后,好友特意上前询问柜台,得到证实,对方的确是定制了一枚一克拉的钻戒。

而今天,是郑希和霍霖交往的第十年纪念日,所以,他约她出来,不假思索也能明白其中的意图。

别人都说,长跑的爱情要么开花结果要么分道扬镳,她和霍霖能属于前者,这是何其幸运,她和他的爱情途径灿烂的热烈,也耐过潺潺细流。

可郑希也同样纠结,她真的准备好成为霍霖的妻子了吗?以这样的身份陪伴他,这会和过往会有所不同吗?她的家庭,她的所有,霍霖能够全部接受吗?关键是,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冷战了一个月。

诶……根本不容郑希胡思乱想,这边霍霖的短信提示就响起。

[我到了,你在哪?]

郑希蹙起眉间,压下本就烦躁的情绪:[你已经进去了?在还门口等你,我马上进来!]

只是这条消息发出去却犹如石沉大海,那头是静面无声再没有回复。

郑希并没有在意,几口深呼吸,她已经有了决定。

其实,在她同意今晚赴约的时候,自己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

嫁给霍霖,一辈子一辈子都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哪怕他们之间存在很多矛盾,但如果结婚的话,是不是就会让他们之间的问题得到解决?

霍霖约在了24小时经营的清吧,坏境清幽颇有格调,客人稀疏,**性很好,互不打扰很安全感。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钟表,神情有些焦虑紧张,很是坐立不安。

“阿菻你看!”侍者小姐姐够了够脖子:“快和我打个赌能,那位先生今晚肯定是要求婚!”

被唤作阿菻的年轻男孩子抬起头,他眸色清亮圆润,光影斑驳映得他面庞模糊,只是那双眼睛令人觉得格外乖巧,像只小鹿幼崽。

“小圆姐,你回回打赌都输,我不和你玩。”

“嘁,真没意思啊,但我觉得这次肯定错不了。”

沈煵菻放下托盘,长身倚靠在吧台边沿:“你看那个男人,全身上下只有手腕上的腕表小有价值,不过也是过期款式,再看他那一身西服剪裁就很一般,并没有多合身,如果是求婚,怎么会这么随意对待。”

再有,谁求婚不会事先和餐厅打个招呼?

宋圆圆看向沈煵菻,:“你说得那些我不太懂,我只看得出来,他神色紧张,那条腿抖个不停,一定有大事发生呢!”

是啊,有大事发生。

桌面被扣响,砰砰两声打断两人的交谈:“84桌的酒水点好了,快送上去。”

沈煵菻送完酒水饮品,巧巧路过那桌,那桌即将要“求婚”的男人身边,也是这时在他身后响起一声清脆明亮:“阿霖!”

这一声让他浑身一僵,等回过神,那声音的主人已经来到他身后,余光一瞥是位很高挑的女人,他下意识侧过身子,替这位客人拉开沉重的木椅。

“谢谢你。”女人淡淡道了谢,目光象征性看了看他这个方向,随后,那双浅笑着的眼眸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对面男人的身上。

沈煵菻淡淡一瞥,从那个男人的眼里没有看见半点的欢喜,他欠了欠腰身,悄无声息地离开。

“怎么也不换件衣服?”霍霖眼神里的不悦没有半点掩藏。

郑希是了解他的,她挂着笑意:“下了夜场实在是太赶了,而且今晚本来要通宵的。”

“那待会还要回去?”霍霖目光的不悦更加不加掩饰。

郑希摇头:“已经请假了。”

两人静默良久,郑希对两人之间这份疏离暗暗叹了口气,有些妥协道:“下一次我不会这样穿了。”

她平常也不会这样穿,只是不想表现的太郑重,让霍霖察觉到她已经提前知道他的策划。

郑希这句下一次,十分满足了霍霖骨子里作祟的大男子主义,他点了点头:“喝点什么?”

他需要一点建设,为接下来的话做铺垫。

郑希要了一杯柠檬水,于是沈煵菻又上前接待,这一次他从这个女人的眼角看出了难掩的疲惫。

“阿霖,我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你过得很辛苦,我理解你也体谅你,我仔细想过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可我们年少时相识,相恋,我们太熟悉彼此,但也因为有共同的喜好和追求,我相信,我们能解决好我们之间的问题,我……真的很想和你回到过去……”

这段卑微的话从这张清冷的脸庞上讲出,任谁都不会相信,这张脸的主人会如此卑微。

霍霖深呼一口气,过往的种种,他和郑希最单纯最无忧的少年时代,以及现在,如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浮现。

“郑希,我二十八了。”霍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二十八岁,这样的年纪还碌碌无为,每天要周旋在领导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没有自尊的任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现实已经压垮了他骄傲的脊柱骨!他受够了!

“所以我们结婚吧!”

“我们分手吧!”

两人异口同声,几乎是同一时刻讲出了心底最想说得话。

郑希上仰的嘴角还僵在脸上,她不可置信地问道:“什么?”

直到这一刻,她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幻听了!

“我说,我们分手吧!”霍霖这次的声音无比坚定,比他声音还要坚定的,还有他的眼神他的心。

“霍霖!我想和你结婚,可你却想着和我分手?”郑希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多颤栗,愤怒直冲头顶,可她还是强撑着理智。

因为她的心更痛,疼痛的心告诉她,自己是如此地爱着面前的男人。

“结婚?结婚就能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了吗?郑希,你太天真了!”

“婚姻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是比现在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的情况!是一地鸡毛,和你结婚的话,我一辈子都只能过得这么扯淡!”霍霖像是压抑了许久,他一股脑吼出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是的,郑希是陪他走过青葱岁月,带给了他无比甜蜜真诚的爱恋,他们曾经是真心相爱过的,可将来呢?

她对他的人生没有任何的价值!

郑希的目光越来越冷,她只觉得眼前的人是如此的陌生,陌生得让她觉得可怕。

她脸色惨白,此刻终于明白,今晚的她就是一只跳梁小丑:“那你要和谁结婚?你准备的戒指又是给谁的?”

“什,什么?”霍霖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先发制人:“你不要疑神疑鬼!我和你走不下去,纯粹是我们不合适了,郑希,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哪里还有一个正经女人的样子!就这样!你觉得你适合婚姻能做好一个贤妻良母吗?”

最爱的人讲出最伤人的话,郑希在这一刻,竟意外地觉得平静。

她突然站起来:“起来!”

“什么?”不等霍霖反应过来,郑希已经来到他身边,不等对方反应,一把拽过衣领。

“小,小姐!”一直关注他们动态的园园听到动静连忙跑了过来。他们的行为举止已经引得其他的客人频频侧目打量了!隐晦的目光如针扎一般。

沈煵菻这会儿也跟在后面,只是神色不如圆圆这样着急。

“抱歉,有点私事要解决,请问厕所在哪里?”

小圆目光震撼,显然没有处理过这样的意外事件,她怔忪着做不出反应。

沈煵菻倒是很淡定地指了方向,郑希捕捉到的时候,就一把拽着霍霖的衣领走到卫生间。霍霖有挣扎过,可他竟摆脱不了郑希的桎梏,她的力气出奇地大,连拖带拽,让一下斯文的霍霖根本无力招架。

人是被狠狠甩在洗手台上,郑希欺身压上,一把薅起对方的后衣领:“霍霖,你给我看看清楚,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