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疯子,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这次,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听到。”刘进山一脸不悦的转过头来,看着走在最后的吴锋,沉声道。

“行,我知道了,下次不说就是。唉,这个黑牛也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一会要是让我遇到,我非得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娘的,你给老子等着,老子马上就让你丫的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杨锐依旧趴在大山石下面一动不动,心里却是打定主意,要借这个机会,给新二团这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深刻的教训。

前面四个人就从距离杨锐不到三步的地方走过,却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杨锐的存在,毕竟,他们谁也不认为,杨锐会藏在这里,等着他们。

吴锋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时不时的转过头看看,后面的人距离他们还有多远,当吴锋最后一个从杨锐的身边走过,杨锐手里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虎牙军刺,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吴锋眼角的余光看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他猛的转过头来,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像是野人一样的生物,正朝着他露出两排森森白牙,吴锋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张嘴就要大叫。

然而,他刚刚把嘴张开,喉咙就被一只手牢牢的扣住,让他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紧跟着,喉咙处就传来一丝冰寒。

“老子记住你了!”

杨锐在吴锋的耳边低声说了六个字之后,这才脚步轻盈的朝着下一个目标追了上去。

吴锋这个家伙,还算遵守规矩,并没有开口提醒自己的战友,只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走在前面的刘进山一行四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跟在他们身后的吴锋已经被淘汰出局,刘进山已经把手伸进了口袋,准备掏烟。

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一下子伸出来,捂住刚刚走在吴锋前面的那个家伙的嘴,下一瞬间,一道冰寒之物,就划过了他的咽喉,“我们之间还没有完,你等着!”

杨锐在这个家伙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朝着下一个目标摸了上去。

“前面的兄弟小心,有东西在你们身后!”

就在杨锐准备对新二团第三个家伙下手的时候,一声大喊声突然从距离他身后不到二十米的半山腰处传了过来。

听到这声大喊,走在前面的三个新二团的家伙,同时转过身来。

“你去死吧!”

距离杨锐最近的那个家伙刚刚转过身来,就看到眼前寒光一闪,一道冰寒就从他咽喉传入了大脑之中。

杨锐干净利落的解决掉第三个新二团的人,跟着双脚用力的一蹬地面,整个人朝着第四个人扑了过去。

第四个新二团的家伙,根本来不及闪避,直接被杨锐扑倒在地,他刚想要把杨锐从自己的身上推开,就感觉到喉咙一凉。

杨锐快速的爬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刚刚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的刘进山,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你说老子只会吹牛对吧,那老子现在给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来吧!”

刘进山高高举起手里的鬼头大刀,朝着快速逼近的杨锐,当头就是一刀劈了下来。只不过,是刀口朝上,刀背朝下。

杨锐身子一侧,避开了这迎面一刀,一个箭步从刘进山的身侧蹿了过去,不过在与刘进山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手里虎牙军刀的刀背刚好划过刘进山的颈动脉。

“刘进山,老子跟你的事,不算完,你给老子等着!”

刘进山转过身来,只看到一道人影,闪电般钻入不远处的灌木丛,一闪即逝。

刚刚的那一声大喊,惊动了所有在附近的搜索的人,众人好不容易发现了杨锐的所在,纷纷朝着刘进山他们迅速的靠拢。

“刚刚那个像是野人的家伙是不是大队长他人呢?”

最先赶到的程小五四下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杨锐的踪影,才看向呆若木鸡的刘进山,开口问道。

刘进山抬起手想要指杨锐刚刚离开的方向,不过,手刚抬起来,又无力的放了下去,“根据规则,我已经是一个死人,死人是不会的开口的。”

刘进山说完,看向自己的四个战友,“走吧,我们已经阵亡。”

“娘的,给我搜,大队长就在这附近,这次绝对不能让他从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终于发现了杨锐的踪影,程小五当然不甘心就这样让杨锐逃走。

刚刚围拢的一大群人,再次拉开,以扇面搜索前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浩身边围拢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人连杨锐的正面都没有看见,就被抹了脖子,心里要多憋屈,有多憋屈,都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还没有被淘汰的那些人身上。

这就像是一场选拔赛,凡是不够机警的,能力相对来说差一点的,运气不好的,都已经被淘汰出局,剩下的相对来说,要么是能力够强,要么是够机警,要么是运气够好没有被杨锐盯上。

在刘浩看来,这原本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围猎游戏,搞到现在,好像完全变了。

周家兄弟跟王根生、王喜奎、牯牛组成一个组,他们五个人的阵型跟别的小组完全不一样,是一个箭头阵,周小山走在最前面,充当箭头,在他身后的四人,则是两两并排拉开。

周小山突然停住了脚步,抬起右手示意身后的几个人停下。

“周小山,你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这都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牯牛被周小山搞得有点烦了,他都记不清楚,这是周小山第几次出现这样的动作。

刚开始的几次,大家都以为周小山发现了什么,结果,别说杨锐,连杨锐的一根毛都没有看到。

只是,包括周小山在内的五个人都不知道,周小山每一次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杨锐都在他们附近,只不过,是周小山的机警,让他没有办法偷袭,只能选择放弃。

周小山没有理会牯牛的抱怨,双眼死死的盯着左前方距离他们不到三十米的一片一人多高的灌木丛。

“小山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周大山顺着周小山的目光看过去,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

种田文小说网zhongtianwe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