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杨锐的额头顿时就布满了黑线,他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原委。

杨锐本来还以为张主任是真的担心自己影响到医院的正常工作,本来嘛,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打仗,医院里面伤员肯定多,不曾想,这其中,原来是另有隐情。

“我×,该不会是蝴蝶效应已经开始了吧?这不应该啊?”

周兰的遭遇,跟原本亮剑世界里的女一号田雨是何曾的相识,这不得不让杨锐多想啊。

“杨大哥,你怎么了?”

李小红看到杨锐眉头紧皱,默不作声,一副陷入沉思的表情,忍不住伸五指,在杨锐的眼前晃了晃。

杨锐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哦,没什么。你们忙,那我改天再来看你们。”

想到蝴蝶效应,杨锐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思考一下人生。

李小红好不容易才见到杨锐一面,哪里愿意让杨锐就这么离开,她转头看向了张春来,气鼓鼓的道:“张主任,你管的是不是也太宽了一点,凭什么不让杨大哥来看我们?”

张春来心里的小九九被李小红当众搓穿,心里那个气啊,但是,当作这么吃瓜群众的面,也不好发作,“李小红同志,我这不是怕他影响到你们的工作吗?医院有这么多的伤员,不需要你们照顾吗?”

“小红,张主任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也只是为了维护医院的正常次序。是我不好,考虑不周,我下次再来吧。”

知道张主任的难处后,杨锐反而开始为张主任辩解,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

做人嘛,难免都有自己的苦衷,他总不能指着张主任的鼻子,大喊一声:“周兰是我的吧。”

杨锐这话一处,张春来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算了,杨锐同志来医院一趟也不容易,那个,小红啊,你就带他去见见小兰吧。记住,时间不要太长,不能影响工作。”

“好的,谢谢张主任。”

……

杨锐见到周兰的时候,周兰正在一间病房里面,小心翼翼的给一名重伤员换药。

与其说是在换药,还不如说是在换包扎伤口的绷带,在绷带解开的那一刻,杨锐看到伤员的伤口,都已经化脓了。

伤口化脓,只要有一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杨锐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压低声音问道:“小红,这里这么多伤员,你们医院的药跟绷带够吗?”

“唉!”李小红叹了口气,双眼顿时就盈满了泪花,她神情悲伤的道:“医院的药,早就已经用完,有好多伤员,都是因为没有药物才,才……。杨大哥,你那么有本事,能不能帮我们医院搞点药品跟绷带?”

李小红在医院的这段时间,见过太多太多的伤员,受的伤本来不致命,却因为没有药物,而牺牲。

其实,八路军战士,在打仗的时候,轻伤不下火线,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下了火线,没有药物,也会因为伤口感染,而死去。

在这些英勇的八路军战士看来,与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慢慢等死,还不如在战场上,轰轰烈烈的死去。

在抗战年代,药品甚至比枪支弹药还要来得珍贵,小鬼子对药品的管制,甚至比枪支好还要严,八路军自己又没有生产药品的能力,想要获得药品的难度,真难如登天。

杨锐用力的点了点头,“好,药物的事,我来想想办法。”

杨锐的随身空间里面,有不少的药品,其中青霉素、云南白药啥的就有不少,让他为难的是,怎么把这些药品光明正大的拿出来。

“水,给我水,……”

正在这时,一名由于高烧,陷入昏迷的伤员,低声的呢喃声,传入了杨锐的耳中。

杨锐猛地的一拍的自己脑袋,“娘的,老子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听到伤员的呢喃声,杨锐才猛然想到了随时空间里面的还有很多的幸运药水,系统出品的幸运药水,可比青霉素、云南白药这些来得有用多了。

最关键的是,这幸运药水,无色无味,看起来跟普通的水,也没有任何的区别。

“小红,我出去一下。”

杨锐说了一句之后,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两个军用水壶,快速的走出了病房,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他把军用水壶里面的水,全部倒了出来,装满幸运药水。

“杨大哥,你这么快就打满水回来了?”

李小红看到杨锐拿着两个水壶急匆匆的走了出去,还以为杨锐要去打水,担心杨锐找不到打水的地方,连忙跟了出来,只是,她刚走出病房门,就见到杨锐又快步走了回来。

杨锐朝李小红扬了扬装满幸运药水的军用水壶,抬腿就向刚刚呢喃着要喝水的那名伤员走了过去。

这名伤员,是一名重伤员,由于没有药物,伤口已经感染,属于是那种躺着等死的类型,这样的伤员,在这里还有很多。

李小红是医院的护士,对这名的伤员的情况,是非常了解的,别说医院现在没有药,就算有药也救不下来。

她心里清楚,要不了不多久,这名只有不到二十岁的伤亡,就会离开人世。

杨锐当然不知道李小红心里的想法,他快步走到伤员的跟前,拧开水壶盖,就给伤员喂了两口幸运药水,“兄弟们,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你能不能活下来,那就只有看你自己了。”

杨锐也不知道,这名陷入昏迷的伤员,能不能听到他说的话,他说了一句之后,就开始给下一位陷入昏迷的伤员喂幸运药水。

这些陷入昏迷的伤员,基本上都是因为发高烧陷入昏迷的,对水有一种本能的渴望,杨锐只要把幸运药水倒入他们的口中,他们就会潜意识的把水咽下去,这样一来,倒是给杨锐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给这间病房里面,几位陷入昏迷的伤员,都喂了几口幸运药水之后,杨锐走到一位看起伤势就很重,却还保持清醒的伤员跟前,开口道:“兄弟,来喝口水吧?”

这名伤员因为缺水,嘴唇已经干裂。

……

种田文小说网zhongtianwe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