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热门推荐:

李小红一脸不舍的问道:“杨大哥,你这么快就要走吗?”

“没办法啊,不走不行啊,……”

杨锐把他这么着急离开的原因,简单的跟两人说了一下。

李小红听杨锐说完,顿时就乐了,险些把嘴里的馒头渣都喷出来,“杨大哥,你还真是厉害。”

周兰则是担忧的问道:“杨大哥,你得罪了彭老总,这下子可麻烦了。”

朱总去了延安还没有回来,彭老总现在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他的名头,在整个八路军自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杨锐一脸无所谓的道:“放心吧,其实也没多大的事,等彭老总的气消了,就好了。枪打出头鸟,彭老总肯定会先去找李团长。

李团长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彭老总正带人四处找他,我暂时是安全的。”

“唉,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这样的事情,你也敢干,这事我们也帮上忙,你自求多福吧。”周兰叹了口气,幽幽的道。

杨锐满不在乎的摊了摊手,“真没啥事,我刚从团部过来。”

周兰看着杨锐,一脸感激的道:“杨大哥,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忙的话,我可能都要离开医院回被服厂了。”

周兰很喜欢在医院工作,可是,如果那件事情不能解决的话,她还是打算会被服厂去,她远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柔柔弱弱,她有自己的倔强与坚持。

杨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你哥很牛叉的样子,“不用说谢谢,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这事,你要是早点跟我说,我早就帮你解决了。对了,我昨天送过来的那些药,对伤员有用吗?”

李小红一脸欣喜的道:“杨大哥,我们医院昨天发生了一件怪事,所有的重伤员们,突然之间,全部都好转了。那个被你强行灌水的朱二赤,也好了。”

杨锐强装出一副诧异的样子,“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可能是观音菩萨在保佑他们吧。看来我是白为他们担心了。”

被李小红重点提起的朱二赤,由于足足喝下了三大口幸运药水,他是恢复的最快的一个重伤员。此刻,他正躺在病床上,直勾勾的看着屋顶,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

在他想来,这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

喜家宝为了搞清楚这件事情,曾经问过他好几次,昨天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他的回答是没有。

“该不会是那个黑牛给我喝的水有问题吧?”

突然,一个奇怪的念头,浮现在朱二赤的脑海中,如果一定要说昨天发生了什么异常的话,那就只有杨锐给所有的重伤员,都逐一喂过水。

“那只是普通的水,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味道啊?”

朱二赤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努力的回忆着杨锐让他喝的水的味道,由于一天没有喂水,他当是只感觉,很舒服,却没有尝到什么特别的味道。

“不对,应该就是那水有问题。”

又仔仔细细的回想了昨天发生的一幕幕,朱二赤的思绪开始逐渐的清晰。这一次,医院里面的伤员,并不是所有人都突然好转,那些轻伤就跟原来一样。

想到这里,朱二赤实在是太激动了,他像是忘记了自己有伤在身一般,翻身下床,朝着门口方向走去,他要去找李小红问清楚。

昨天他就已经看出来,那个叫黑牛的家伙,跟李小红、周兰很熟悉,如果有什么内情的话,她们两个应该会知道。

在病房里一众难兄难弟诧异的目光中,朱二赤大步走出了病房,“这还是昨天那个朱二赤朱连长吗?我看见了什么,我不是在做梦吧?”

昨天的朱二赤,还是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躺着等死的货,今天,这货居然就能够下床走动了,看起来就跟没事人一样。

也不怪同病房的兄弟会诧异,咸鱼也就是翻个身而已,这尼玛,朱二赤这条咸鱼,直接一下子变成了一条生龙活虎的游鱼。

周兰心中一直怀疑,昨天发生的事情,好像跟杨锐有关,她本来想找杨锐单独谈谈,怎奈,有李小红在,加上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她又不好单独把杨锐叫到一边。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周兰是心急如焚,却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时,一个本不应该出现的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在宿舍门口。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的朱二赤,说他本不该出现在这里,那是因为的伤势太重,按理来说,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下床走动的。

李小红一脸诧异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朱二赤,开口问道:“朱连长,你怎么来了?”

朱二赤脸上带着善意的微笑,问道:“李护士,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谈谈,你现在方便吗?”

李小红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杨大哥,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杨锐摸了摸鼻子,一脸怪笑的道:“这个朱连长,该不会是看上了小红,想要追求小红吧?”

周兰用嗔怪的眼神,瞪了杨锐一眼,吐了吐舌头,“怎么,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杨锐讪讪一笑,随口答道:“没有,怎么会呢?”

周兰佯装生气的冷哼一声,“哼!我都闻到一股子酸味了,还说没有,我看你就是口是心非。”

杨锐用力的抽动了几下鼻子,表情夸张的道:“你说的没错,是有好大一股子酸味,哎呀,受不了啦,我牙齿都快酸掉啦。”

杨锐这话一出,周兰的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哎呀,杨大哥你真是坏死了,我不跟你说啦,就会欺负人家。”

“哟,怎么脸红啦。”

周兰见杨锐还在笑自己,握紧粉拳,就朝杨锐砸了过来。

顿时,一股处子的幽香,就传了杨锐的鼻中,杨锐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爽感觉。

虽然两世为人,杨锐却还是第一次与妙龄女子如此近距离接触,这种感觉,简直不好太好。

……chaptere

种田文小说网zhongtianwe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