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杨锐的随身空间里面武器弹药多得是,与魏和尚分开之后,他直接走到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用意念从随身空间里面,取出了两挺马克沁水冷重机枪,两大箱子子弹,一门九二式步兵炮,两箱炮弹,一箱子九二式步兵手雷。

“有这些,应该差不多了!”看着面前一小堆的武器弹药,杨锐满意的点了点头。

马克沁重机枪口径11.43mm,重量为27.2kg,因为其才用弹链供弹方式,供弹快,射速又快,有限射程远,被称之为“生命收割机”。

杨锐相信有两挺马克沁重机枪在,小鬼子在不动用火炮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办法靠近。九二式步兵炮则是能够在超远距离炮击小鬼子设置的关卡。

魏和尚并不知道杨锐有随身储物空间,只当是杨锐真的在万家镇附近藏有枪支弹药,当他看到那一门短小精干的九二式步兵炮,两挺马克沁重机枪时,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92式步兵炮是一种非常矮小的火炮,全高只有62厘米,全重0.212吨,是小鬼子研发制造的一种短小精干型火炮,非常适合山地作战。

军人就没有不爱炮,不爱重机枪的,魏和尚咽了咽口水,一脸诧异的问道:“黑牛,你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些重火力?”

杨锐仰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脸傲然的道:“重机枪是我从老楚那里换来的,这门小火炮,是上次我跟孙营长洗劫小鬼子万家镇弹药库抢来的,怎么样,这火力能够把小鬼子大部队全部吸引过来了吧?”

魏和尚点了点头,“嗯,够了!黑牛,你小子真行。”

杨锐指着一堆吃食,开口道:“时间差不多了,你先吃点东西,我去布点诡雷,等你吃饱喝足之后,咱们就开工!”

两个人,就算火力再猛,也不可能挡住小鬼子大部队的进攻,在前方设置一片雷区,那是非常有必要的。

用雷区阻止小鬼子逼近,然后利用马克沁重机枪射程远的优势,与小鬼子拉开距离打,这就是杨锐想到的最好的战斗方式。

“这小鬼子真他娘的不是东西,自己躺在被窝里面睡觉,让我们在外面挨冻受寒!”一名站岗的二狗子,一脸不爽的低声跟身边的小伙伴抱怨道。

另一名二狗子回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排简易营房,小心翼翼的提醒道:“狗子,你小点声,这要是让里面的太君听到了,非得狠狠的教训你不可!”

叫狗子的二狗子撇了撇嘴,不以为意的道:“怕啥,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投八路去。”

“算了吧,我听说,八路那边连口饱饭都不上,到现在都还穿着单衣,就你,能吃的了那个苦。”

“你知道屁,那都是骗人的。我跟你说,我村子里面有个兄弟,在平安县周大财主家做家丁,前不久,我去平安县城,还见到了他,他跟我说,驻扎在杨村的八路,绑架了周大财主的儿子,周大财主用了好多东西,才从八路那里把他儿子赎回来的。

光是周大财主赎人的那些东西,就够驻扎在杨村的那伙八路吃喝大半年了。”

周继祖用东西赎回周富贵的事,周继祖要瞒住小鬼子还行,想要瞒住那次一起去的人,肯定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周继祖下了封口令,不让跟外人说而已,周家的家丁基本上都是知道的。

那位在周家做护院家丁的家伙,也是因为喝高了,才会跟狗子说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狗子就把这件事情,记在了心底。

二狗子显然是不相信狗子说的话,“狗子,你他娘的就会吹牛,八路怎么可能会做绑票这样的事?”

“切,你知道个啥,周大财主的儿子,是平安县城保安团的团长,是八路的死对头,八路不绑架他才怪。

你知道驻扎在杨村的八路团长是谁不?”

狗子见到对方摇头,一脸得意的道:“李云龙,李大团长,就是上次在苍云岭,一炮把坂田联队前联队长坂田信哲炸死的那个李云龙李团长。

前几天,梅川大队就是被李大团长带人给全歼的,这个李大团长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手下,有一个叫黑牛的兵,那更是了不得,一个人就干掉了一个骑兵营,还有一百多小鬼子。”

听到狗子说李大团长跟黑牛的厉害之后,二狗子心里是慌得一匹,“狗子,你说杨村的八路,会不会来攻打我们?”

狗子摇了摇头,“有可能,小鬼子现在正在扫荡八路的根据地,估计,等八路缓过来之后,肯定会报复小鬼子的,到时候他们很有可能会来攻打我们的。”

“啊!狗子,要不,咱们跑吧?”

做二狗子的人,大多数只是为了混口饭吃,并不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小鬼子做事,这个二狗子,一听到八路可能要来攻打万家镇,顿时就想开小差了。

狗子回头看了一眼,见到没有人注意他们,当即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走,咱们连夜就去杨村投靠八路。”

这两个二狗子还真是福缘深厚,要是再晚走一点,估计就服成为炮灰了。

杨锐一直在观察着关卡那边,见到有两个二狗子鬼鬼祟祟的朝自己这边走过来,忙开口道:“和尚,有两个人朝咱们这边过来了,走,咱们去抓两个舌头回来。”

……

杨锐跟魏和尚都是高手,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把狗子跟另一外一个二狗子跟活捉了回来。

杨锐手里把握着虎牙军刀,看着两个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二狗子,沉声道:“老子是独立团李云龙李大团长手下的黑牛,现在,我问你们什么,你们就老老实实的答什么,要是敢有半句假话,老子就把你们的舌头割下来。”

狗子险些吓尿了,刚刚,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后面给打晕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落到了杨锐的手里。

听到杨锐的话,狗子反而不那么害怕了,他上下打量了杨锐一眼,声音颤抖的问道:“你就是李团长手下的那个黑牛,上次偷袭了周家庄的那个黑牛?”

……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