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知道对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杨锐也就没有什么好跟对方客气的,他双眼微眯,声音冰冷的道:“我要不跟你走呢?”

“哼,那就由不得你了!给我带走。”

朱子龙前一句是对杨锐说的,后一句则是对他带来的那两名战士说的。

“我看你们谁敢!”杨锐双手环抱胸前,用眼神扫视着面前的三人。

跟杨锐的眼神一对视,朱子龙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感觉到自己被对方的眼神吓退很丢人,他又硬着头皮向前走了两步。

那两名战士被杨锐眼神扫过,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肩上背着的枪,却是谁也没有想要上前控制住杨锐的想法。

后方医院人本来就多,这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想要不引起人注意都不可能,很快就有一大群人把目光投了过来。

“这家伙谁啊,怎么被朱子龙这条疯狗给盯了,这下子他有大麻烦了。”一间病房里,一名伤员低声对旁边的另一名伤员嘀咕到。

“完了,这下子闯祸了。”另一间病房里,陈金水也看到了院子里发生的一幕,他知道自己闯祸了,连忙对正在给他换药的护士说道:“我要马上出院。”

护士停下手上的动作,茫然的看着陈金水,“这事你要跟我们医生说,我只是一个护士,做不了主。”

“不行,我必须马上赶回师部,不然就要出大事了!”陈金水作势就要爬起来,却是拉动了伤口,鲜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疼得他冷汗直冒。

“你别动,我马上去叫张医生过来!”护士看到陈金水伤口冒血,吓得不轻,丢下一句话之后,就快步跑出了病房。

朱子龙也注意到很多人看向他这边,忙对身后的两个战士道:“我的话你们没有听到吗,还不动手!”

两名战士没有办法,只能咬牙硬着头皮上,“杨锐同志,别让我们为难,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只要跟我们去一趟政治处,把问题交代清楚。”

其中一名战士,一边迈步朝杨锐走来,一边低声道。

“朱子龙,老子今天就跟你走,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样。”杨锐死死的盯着朱子龙,一字一句的道。

“哼,等到了我的地盘,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朱子龙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是说:“不是我要对你怎么样,而是你违反了八路军的纪律,走吧!”

看到杨锐被朱子龙带走的人,都是一阵的摇头叹息。

杨锐被朱子龙带走的时候,李云龙还在旅部,此刻的他,那叫一个春风得意,129师的师长、政委,副老总、八路军副总参等一众领导上级,都亲自赶来为他祝贺,这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老李,这下子牛皮大发了。”庆功宴上,程团长看到李云龙跟一众大佬坐一桌谈笑风生,有些酸溜溜的道。

“老程,你还真别不服气,李家坡高地,你又不是没有打过,说起来,独立团这一仗打的确实漂亮,关键是他们还打下来两架小鬼子的飞机,这可是咱八路军有史以来的第一次。”772团王团长开口道。

“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有什么稀奇的。”程团长还是有些不服气,他认为只不过是李云龙运气好而已。

“李云龙,你小子运气真好,居然捡到了个宝,来,走一个!”副老总举起了酒碗,开口道。

李云龙之前已经把杨锐从如何被他嫌弃,到今天的大放异彩,说了不下五遍,副老总也是听说过。

……

“把他给我绑起来!”

到了自己的地盘,朱子龙再也没有了顾忌,他让人把杨锐带到了一间专门用来审讯罪大恶极的犯人的审讯室。

杨锐不知道是,被带进了这间房间的人,就没有能够活着离开的。

“等一下,不就是让人杀了两个受伤的小鬼子嘛,至于绑起来吗?”杨锐哪里知道,朱子龙对他是动了杀心的。他只当朱子龙这是为了帮朱子明找回场子,有意为难一下自己。

“杀俘虏,公然违反八路军的纪律,还不知道悔改,简直是罪大恶极,枪毙你都是轻的。”朱子龙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身边换成自己的亲信,他感觉踏实多了。

他话音一落,四个人立刻就一脸坏笑的朝杨锐走了过来。

“先让你丫的得意一下,你怎么对付老子,老子以后必将千百倍的还给你。”杨锐心里这样想着,也不反抗。

片刻之后,杨锐就被朱子龙的四个亲信,结结实实的绑在了房间里的一根立柱之上。

“叫什么名字?”朱子龙拿出纸笔,装腔作势的开始审问。

“你特么不是知道老子的名字,还明知顾问?”

啪!

杨锐话音刚落,脸上就被人结结实实的扇了一巴掌,杨锐倒是没有感觉到疼,反而是那个扇了杨锐的家伙,感觉自己的手一阵火辣辣的。

“不想受皮肉之苦,就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我再问你一遍,叫什么名字?”

“杨锐。”

朱子龙在本子上写下了杨锐两个字,接着问道:“性别?”

“你狗日的什么意思,要不要老子掏出来给你看?”

啪!

这次,不是耳光,而是皮鞭,杨锐的衣服顿时被抽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性别?”

杨锐冷冷瞟了一眼对自己动手的那个家伙,暗暗记下了这笔账,“男!”

“年龄?”

“24。”

“你是不是小鬼子打入我军内部的间谍?”之前的三个问题,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这才是朱子龙最想问的。

“朱子龙,你特么是不是脑子有病,就算老子是间谍,会轻易的承认吗?”杨锐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朱子龙。

朱子龙在纸上写了什么,杨锐没有看见。

“你是什么时候叛变的,李云龙是不是你的上级?”朱子龙写完,用不咸不淡的语气,问出又一个问题。

“狗日的朱子龙,这是要将老子往死里整,还想连李云龙一起整,够狠,够毒。”杨锐想笑,却笑不出来,心中一片悲凉,他想起很多,“娘的,最可怕真的不是小鬼子,……。”

……

种田文小说网zhongtianwe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