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朱子龙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气馁,依旧语气平淡的问道:“最后再问你一遍,李云龙是不是你的上级?”

杨锐轻蔑的看着朱子龙,“朱子龙,你狗日的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老子是独立团的兵,李云龙是独立团的团长,你说他是不是老子的上级。

你要为朱子明出头,就冲着老子来,跟我们团长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有什么手段都拿出来吧,老子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你要弄不死老子,老子一定弄死你。”

啪啪啪……

朱子龙拍了拍手掌,凑近杨锐低声道:“杨锐,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有一千种方法弄死你,你信不信?”

“呸!来啊!别特么光说不练,老子等着你。”杨锐一口浓痰直接吐在了朱子龙的脸上。

“给我抽!”朱子龙拿出手帕擦了擦脸上浓痰,再也不能保持淡定,气急败坏的道。

啪,啪,啪……

朱子龙的两个走狗得到命令,扬起手里的带有倒刺的皮鞭,一鞭接一鞭的抽打在杨锐的身上,脸上。

杨锐被死死的绑在柱子上,动弹不得,鲜血一下渗了出来,染红了破烂不堪的衣服,脸上也是被抽出了好几道深深的血槽,鲜血顺着口子不断的往外流。

杨锐前世今生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绑起来打,心里的憋屈就不用多说了,他咬牙强忍住疼痛,哼都没有哼一声。

“那些竹签是摆设吗?”杨锐已经被打的够惨了,朱子龙却还不解气。

“明白!”一个走狗朝着朱子龙谄媚一笑。

一根长长的竹签,被一点一点的顺着杨锐的拇指指甲盖敲入了拇指里面,血顺着竹签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地上,绽放出一朵朵殷红……

十指连心,这种痛,真不是一般的痛,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杨锐宁愿朱子龙在他的脑袋上来一枪,也不愿意忍受这种折磨。

“尼玛,老子的脑袋不是被系统玩坏了吧,怎么还不自我保护,让我昏死过去。”杨锐很想晕过去,可是,不管多痛,就是不昏,他也是太阳了哈士奇。

……

一个通信员手里拿着一份电报,匆匆跑到了副总参的跟前,“参谋长,电报!”

副总参接过电报只是看了一眼,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看完电文,副总参把电文递向了副老总,低声道:“彭总,出事了!”

副老总今天的心情很好,酒过三巡,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不过,听到出事了三个字,酒意顿时就醒了七分,他接过电文也只看了一眼,就重重一拳砸在身前的饭桌上,“混蛋!”

刚刚还欢声笑语的庆功宴会,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静的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把迷惑的目光看向了副老总,想要从老总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彭总,出了啥子事情嘛,发这么大的火?”129师政委操着一口川普,问道。

副老总没有开口,只是把电文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起身就朝外面走去。

旅长很快也看到了电文,他连忙转过头,在李云龙的耳边低声道:“李云龙,杨锐出事了。”

“旅长,黑牛被那个小鬼子杀死了?”李云龙只知道杨锐去追那个小鬼子飞行员了,一听到是杨锐出事了,他本能的就以为杨锐被那个跳伞的小鬼子反杀了。

李云龙这大嗓门一喊,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是杨锐出事了。

“不是,杨锐被朱子龙从医院带到政治处去了。唉,杨锐是不是跟朱子龙有什么过节?”凡是跟政治处扯上关系,就没有小事,旅长也不敢声张,低声问道。

“娘的,这条疯狗,老子还没找他算账,他狗日的居然又来招惹老子!”李云龙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就朝外面走去。

“魏和尚,魏和尚,你死哪去了,快跟老子去救人。”很快,李云龙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

当那个走狗把第四根竹签敲如杨锐的手指,拿起第五根竹签的时候,审讯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另一个走狗连忙走到门边,打开一道门缝,把脑袋伸了出去,敲门的人在走狗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之后,就转身走了。

走狗关上审讯室的门,快步走到朱子龙的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我出去一下,你们继续,记住,别玩死就行。”朱子龙交代了四个走狗一句之后,就匆匆走出了审讯室。

政治部,一间办公室里,一个长相跟朱子龙有七分相识的中年,不停的来回踱步,一脸的阴郁。

朱子龙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一脸讨好的看着中年人,开口问道:“二叔,我正在帮子明出气,出啥事了?这么着急叫我过来。”

“唉,出大事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就是不听。你啊!拿着这个马上回延安,记住,我没有叫你回来之前,就给我老实在延安呆着,那边我已经帮你打点好了。”中年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朱子龙。

“二叔,到底出啥事了?”朱子龙还从来没有见过中年男子如此慌乱过,他连忙接过牛皮信封,一边往自己口袋里装,一边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带回来的那个杨锐,就是在李家坡打下了小鬼子两架飞机的那个独立团战士。

打下了两架飞机啊,这件事情连远在延安的大首长都知道了,大首长还亲自起草了一份嘉奖电文。你倒好,早不动他,晚不动他,偏偏在这个时候动。

好了,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估计李云龙那家伙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你要是被李云龙逮住,我也保不了你。”中年男子显然也很忌惮李云龙,简单的给朱子龙说了一下,就催促朱子龙快走。

“二叔,那我先走了!”朱子龙的脸色也变了,他说罢转身要走。

“等一下,带上这个。”中年男子叫住了朱子龙,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一个包袱。

……

种田文小说网zhongtianwe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