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刚刚还叫嚣喧闹的黑山盗,此刻不敢置信的看向倒下的屠林,似乎不相信他们心中的支柱,那个永远狂傲张狂的大当家就这么悄无声息,甚至是有些玩闹般的就此倒下了。

与他们截然相反的是林家众人,一夜的血夜,想起死在黑山盗刀下的爱人、子女、手足,不知多少林家人想生食屠林,原本以为屠林会就此逃脱,此时看着屠林倒毙在少年手中,虽然不敢置信,但更多的是狂喜!

反应最大的却是林昌,

“噗!”

一口鲜血直接喷了 出来。

却是早已受了重伤,只是隐忍不发,一时间大悲大喜,一时压制不住,

“爹!”

“家主!”

林若若和乌**惊,急忙扶住摇摇欲坠的林昌,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无事,只是气血攻心!”林昌摆了摆手。

对于众人的反应罗川并没有过多关注,他在密林中并没有找到黑山盗,原地只剩一些生活踪迹,想起村正说的林家庄,在路上问了一行商马队,问清林家庄方向,连夜赶了过来。

看着在眼前只剩出气不见进气的屠林,

他皱了皱眉头暗道:“打重了。”

本以为看屠林气势是个高手,为了以防万一,他全力爆发,暗劲趁他不备轰入屠林体内,有心算无心之下,只一招,才轰死了屠林。

看着屠林痛苦的模样,摇了摇头,劲力爆发,一脚踩爆胸膛。

血肉横飞间,一时寂静无声。

转头看向呆滞的众人,

“叱!”

身影闪动,双手抓向最近的一个瘦麻杆身影,瘦麻杆明显身上有些功夫,就地一滚,想躲开罗川,只是毕竟还未入境,

“佟!”

肩膀被似被铁手擒住,还来不及反应,肩胛骨就已被活活捏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瘦麻杆一时惨叫连天,

“再冒出一句声音,下一次碎的就是你的脑袋了!”

似恶魔般的低语在耳边传来,一时只让瘦麻杆后脊背冷风直冒,盖过了身上的痛苦,刹那间停住了哀嚎。

“来,给我指一下你们的大当家在哪?”

罗川将瘦麻杆提了起来,

瘦麻杆闻言,一时无言,颤颤巍巍用手指向了早已被罗川踩碎的那堆肉块。

...........

“还真是冤家路窄,这么说这些人就是你们剩下的黑山盗了?”

淡淡叹了一声,罗川轻声道。

“是....是、、是”瘦麻杆忍着巨大的痛苦断断续续的说着。

看了一眼眼前的众人,

“正好,那便一起解决!叽叽喳喳的苍蝇实在是太多了!”

抬脚一踢,将地下的一柄断刀踢了起来,抓在手中,挥手一刀,手中的瘦麻杆便分为了两半。

转头盯着黑山盗轻轻一笑,势如狂风,劲力爆发,刀锋所指,点点寒光。

“兄弟们,草,不可力敌,分开跑,别回头!”

“这么多年多谢兄弟们的照顾,大哥已经走了,可不能让大哥一个人走,兄弟们,我先走一步了,哈哈哈哈哈!呀!死!”

突然间,黑山盗众人间,一黑塔般的魁梧男子跃出,哈哈一笑,抛却生死,手中狼牙棒只面罗川,如狂风般向着他冲来。

“哈哈哈,铁大哥,我来陪你,兄弟们,小弟我也先走一步了,”

又一黑山盗被魁梧男子感染,手中尖刀只扑罗川而来。

一人又一人,

“怕个鸟,今日死就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只可惜还没草那林家小婊子!哈哈哈哈!”

谩骂声中,黑山盗众人向着罗川围攻而来。

“父亲!怎么办?”看见黑山盗围住了罗川,林若若担忧的叫了一声,

“无妨,看来黑山盗是踢到铁板了!”

“别傻站着了,黑山盗不过一群乌合之众,乌轮,快组织人手,收拾东西,我们得走了,一会,真空教该追来了!”

“父亲,大伯他们呢?”林若若问道。

“都走散了,我们中了埋伏,怕是凶多吉少了,我也是拼死才逃了出来!”林昌难过道。

“别磨蹭了,别管那些人了,收拢人手,拿了细软,立马走,没时间了!”

林昌急道。

“是!”

林若若和乌轮向顾一眼,都从林昌的话语中感到了凶险。立马指挥手下准备。

-------------------------------------

“唰!”

刀风所过,身前冲的最近的魁梧男子如豆腐般被切成了两块,血液喷溅了一脸,顾不得擦去,又是一刀挥出,血肉撕裂,哀嚎四起。

黑山盗血意被眼前的血腥彻底激发,疯魔般冲入前方的血肉磨盘。

血性,有时候能创造奇迹,但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也只是入羊入虎口,再多的养也咬不死老虎。

黑山盗众人大多数不过是普通人,只靠一腔血勇厮杀,就算是有入境武者,也不过是一些一力二力境界,对罗川造不成一点伤害。

刀剑向撞,血肉撕裂,

转瞬间,只剩罗川一人站立,其余人不是被一分为二,就是在地上哀嚎惨叫,眼见活不成了。

“怎么感觉我才是反派一样!”罗川无奈的摇了摇头,

手中断刀早已卷刃,浑身挂满了血肉,如地狱饿鬼一般。

扔掉手中断刀,擦拭掉手中血液,

“看来是时候给自己找一把合适的兵器了!一把好的武器对实力的增长可不是一点半点!”

“似乎,眼前便有个好去处!”罗川眼睛一眯,看向了眼前的林家庄。

“帮了他们这么一个大忙,该收点利息了!”

伸了伸腰,迈步向着林家大门走去。

-------------------------------------

“家,家、、主,不好了,他过来了!”

一盯着罗川的守卫眼见罗川向此走来,连忙转身向林昌汇报。

林昌听见声音,

“来者不善,走,别收拾了,能走掉一个是一个!”

“乌轮,快带若若走,我帮你们抵挡一阵!”他吩咐道。

“不,家主,你带小姐走,我留下断后!快走啊!”乌轮闻言,大喊道!

“不,我不走!”林若若哭闹道。

“你们、、、”林昌一时气急。

“砰!”

正在此时,原本紧闭的大门破碎,碎片散落一地。

“啧啧啧,真是感人,演言情剧吗?”

“既然这么痛苦,那就谁都别走了!”

灰尘中的人影此时却突然将目光放在了林若若身上,目光审视着她全身,随即移动到林若若高耸的胸前却停住了,仿佛看见了稀世珍宝,眼中喜意控制不住。

“你,登徒子!”看见罗川目光,林若若不由得一时又羞又怒,似乎联想了什么不好的场景。

望着灰尘中走来的人影,所有人都感觉一阵发麻!

“走啊!啊!”乌**叫,随即提起身旁长刀,冲向罗川。

“你,!”林昌见状,无奈叫了一声,

“走,”知道这是乌轮用命换来的时间,不能浪费,随即抱起林若若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噹!”

长刀落地,横立在罗川前方,

“站住,此路不通,想过去,就从我尸体上跨过去吧!”乌轮怒然道。

罗川眼见眼中的人从自己眼前溜走,顿时急了起来。

“滚开!”

暗劲汇聚于双掌,劈向乌轮,

“昸!”

掌刀向交,一时四目向对,罗川不想过多纠缠,双掌反手便是锁住了长刀,劲力贯通脚底,踢向乌轮,

“砰!”

乌轮入炮弹一般被罗川踢向了远处,一时间不知道胸间多少肋骨被踢断!

“找死!”

没在关注乌轮,剩余的林家护卫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不敢冲上前来。

朝着林昌父女远去的方向疾驰追去。

-------------------------------------

“呼、、、、呼、、、呼!”

林昌只感觉胸间此时仿佛要炸裂,只是感觉到身后恶魔般的恐怖,却是一刻也不敢停留。

“父亲,你放下我!你走!你快走啊!”

林若若眼见父亲快支撑不住了,眼泪横流,对着父亲叫喊道!

“闭嘴!”

“哪有父亲抛弃子女自己独自逃走的道理!”林昌呵斥道。

“轰!”

身后一阵爆裂声传来,

林昌来不及回头,只感觉一股巨力自身后袭来,电光火石间,只来得及将林若若抛向远处,随即回头一撇,只见一根巨木自远处飞速向他砸来,双臂刚合与胸间,便与巨木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接触。

“噗!”

一口鲜血直接从口中砸出,

人被砸倒在远处,

远处,罗川的身影闪现。

原来是罗川眼见追不上,拔起了一颗巨树直接霸道的砸了过来。

罗川站定,站在树梢上,居高临下的冷眼注视着林昌父女。

目光又移到了林若若胸间,

“两位不要紧张,我只是要一个东西,不会对你父女如何!”罗川淡淡道。

感受着罗川**裸的目光,林若若一时羞又一时怒,看见远处倒在树下的父亲,闭着眼,似乎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放我父亲走,我,我随你处置!”林若若眼中留下屈辱的泪水,咬牙切齿的说道。

“似乎,你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啊!”罗川看她如此表现,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摇了摇头,跳下了树梢,走向林若若。

“唰!”

一道剑光从远处袭来,

罗川闪身一躲,剑光从身旁飞过,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柄长剑,

扭头一看,原来是林昌凭着身上最后一份力气,将自己长剑当成暗器袭了过来。

“我对你们两个,没有杀意,可别逼我杀了你们!”

罗川语气森然道。

“啊!”

一声惊呼传来,

一道黑影袭过,抱起林若若向着远处疾驰而去,速度彷如流星。

“这么美的美人儿,既然你们不爱惜,那就让我好好爱惜吧!哈哈哈哈哈,嘿嘿嘿!”

一阵淫笑随即从远处传来。

“采、、采花盗!”林昌口中蹦出三字,随即气血攻心,彻底晕了过去。

“好,很好!”

罗川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气笑了。到嘴的肥肉没想到半路让人截胡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

“找死!”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