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啊?

陆城转头往左后方看去,他记得那儿还贴着一张演奏会的海报,时间就在这两天。

然而,当他转过头重新看向剧院的时候,果真看见了几个穿着剧院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撕扯海报,搬离门口的广告牌。

陆城感到迷惑不解,同时还有些尴尬。

“这个……”

“哦,可能是剧院临时有什么调整,也可能是演出团队对海报不满意想要撤换吧。”许光远表现出了一贯的绅士作风,说话圆润,一句话就给陆城的尴尬找到了解释,同时又暗示了陆城如果他想要去看演出的话,现在就可以去问问是怎么一回事了。

距离电影开场仅剩不到半小时的时间,许光远自然希望能和沈然快点入场。

“演奏会的确是在这两天就要开演,而且今天就有彩排,这个时间点突然要撤销的话,的确是不正常。”没想到沈然在这个时候就这件事开口说话了。

没有人知道,一直安静地站在路边等待电影开场的沈然,是在什么时候已经对周围的环境做了这样细致的观察。

显然,他比身边的两人留意了更多有关演出的细节。

不过,这就是沈然,总能在所有人不经意之时做出自己的观察和分析。

陆城和许光远先是诧异了一秒,不过两人很快都各自反应了过来。

许光远对于沈然如此留意那场演出,有点不安,他不自觉地抬起手臂,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

陆城则仍旧看着沈然,他觉得沈然对于这场演出的关注有些不寻常,不像是无心的观察而已。

“你也对这场演出感兴趣?”陆城对沈然问道。

说出“也”字,倒不是要故意引导沈然说他们兴趣一致之类的话,只是既然自己找了这个借口,便顺势往下这么说下去。

“嗯,突然感兴趣了……”沈然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仍旧注视着剧院,似乎真的被这场演出乃至整个剧院给吸引住了。

沈然喜欢看演出?

许光远对沈然的这句话一时间颇感意外,比刚才发现沈然在密切地观察这家剧院还让他感到意外。这意外中还夹杂着一点懊恼。

他懊恼自己过去不了解,也没有想到沈然竟然喜欢看现场演出么?

据他过往对沈然的了解,他从没听沈然提起过,他去哪里看了现场,或者他对音乐和表演有什么特别的鉴赏。

怎么今天陆城一说要去看演出,他也突然说……

陆城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的事情,沈然真的感兴趣?

不过更加让他留意的是,沈然这句话的说法。

突然感兴趣……这是什么意思,从沈然被剧院吸引的目光来看,他猜测是剧院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想到这里,陆城转身看着这家剧院,向身边的沈然问道。

陆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许光远已经有些插不上话了。

他刚想问沈然是什么时候对演奏会感兴趣的,是否需要现在改买演出票,去看演出……

可他想说的这些话还没说出口,陆城就也问了一个突兀的问题。

大概在旁人看来,陆城用这个问题去回应沈然得上一句话是没有直接的逻辑联系的。

许光远也花费了片刻去体味他们话中的意思。

沈然却很自然地承接了陆城的问话,他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对。”

沈然调转了身体的方向,此时他和陆城都面朝着那座剧院。眼看着他们下一秒就要朝剧院走去了。

许光远知道,这场电影恐怕看不成了。

沈然自然记得他和许光远的约定,他们是来看电影的,现在演出已经取消了,就算他莫名其妙地对演出感了兴趣,但也实在没有理由放着已经买好的电影票不看,去看一场已经不存在的表演吧。

一直看着沈然的陆城很快感觉出了他的犹豫。

“如果你一会儿还想看看这剧院时间应该来得及,我应该……还在这附近。”

陆城言下之意是想让沈然不要为难,既然还想赴约,那就去吧。如果他还对这个演出感兴趣也可以等电影散场之后再说。

如果他需要,他便在外面等他。

只是这话陆城没有直白地说出来,随口说自己在附近,下意识地掩盖想法。

没想到的是沈然真有此意。

“嗯。”他看着陆城爽快答应道。

许光远见他答应陆城的神情,和答应他来看电影的语气,那感觉是似乎是不同的。说不清哪里不同,只能说他对那场演出的兴趣是真的,要不然就是……

“或者……如果你真的想去剧院的话,现在便去吧。这电影有好几场,说不定票还能退呢。”

许光远也提出了一个建议,同样地,他也不想让沈然为难,除此之外,他还有一点别的想法。

他想要看看沈然的反应和他的回答。

提前一周的约定,还有两个小时的等待。

“啊,能退么?”这一次沈然没有多想,脱口而出地问道。

这个问题一出口,许光远心里就有答案了,心底往下一沉。脸上依然保持着风度和微笑:“嗯,应该能退。我这就去退票,你们先去剧院吧。”

说完这句,许光远转头就往影院里走去。

电影票到了这个时候哪还能退,他不过是有些情绪想要自己去消化罢了。

许光远这样快速地转身,让沈然忽而想起上一次许光远从自己家离开的情形。虽然对于许光远的情感,沈然仍不自知,但对许光远的情绪,他多少还是敏锐地感受到了些什么。

然而,他没有反悔。

在他看来,他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这件事。

他瞟了一眼旁边的剧院,下一秒就迈步朝那家剧院大门走去,步伐带着些许急迫。

陆城跟在他身旁。就像每一次他带着沈然出任务一样,在一些关键场所,沈然总会顺着自己的直觉,随性走动,陆城也总是由着他去,自己则在旁边掩护观察。

当听到沈然说他还是想要去剧院时,别说许光远,就是陆城自己,也难免有点想入非非了。

一个散场的演出何至于让他非要去看一眼呢?

难道真是因为我……

他也还没想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只是感觉心跳和脉搏同时都在加速。

一直到看见沈然匆忙的步伐,还有他向现场工作人员询问演出事宜的时候,这些生理反应才重归平静……

“这里的演出是刚刚取消了么?”沈然找到距离他最近的一位女工作人员询问。

“对,你是观众么,预售票全部给退。”工作人员瞟了一眼沈然便随口答道。

“这叫什么事啊……”那位女工作人员卷起一张海报朝剧院里面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和自己的同事随意搭讪着。不知道她抱怨的是不是这场演出的事。

沈然跟着朝剧院的门里走去。

陆城仍有些茫然,问他道:“这场演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沈然皱皱眉道:“其实我也说不清,不过我有一种直觉。从我之前路过这家剧院的时候就开始有了。

那时候工作人员还没有拆除这些宣传广告,我就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所以特别地留意了一下广告牌上的演出说明。

没想到就在说话那会儿,它竟然取消了,一时间一种强烈的感觉又出现在我心里,我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我只能判断那是一种情绪。

一种强烈的情绪,一下子袭了上来,我很难去形容,它让我很不舒服。”

说这段话的时候,沈然不自觉地抬起一种手捂着胸口。

陆城能够想像,大概又是因为他特殊的体质让他感觉到了什么常人无法察觉的事情。

“我不知道那是谁的情绪。但我知道它和这剧院有关,也许是行走在剧院里的某个工作人员,也许是因为演出取消而伤心难过的观众,亦或者,它就是这座剧院本身。”

沈然站在高大而有年代感的剧院门口,剧院的外墙保留了灰色细砖墙体的本色,凸显出它的质朴和经典。

仿佛永远也不会过时,却永远都有新的故事在上演。

沈然看着剧院厚重的红木大门,眼里闪烁着纯粹的光,他想要去里面探寻一番。

陆城看着他眼里的光,知道这件事真正地引起了他的好奇。

其实沈然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人,陆城想,现在沈然除了警局的兼职,没见他还有其他的什么工作和社交,他好像就喜欢一个人待着。和陆城待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少提及自己过往的经历,同事,还有父母。

仿佛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就那么孤孤单单地走向了他。

但他相信,沈然的隐瞒一定没有恶意,更多的,是出于一种自我的保护吧,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亦或者就是一种习惯。

除了自己,他比较能够交心的朋友就是许光远了吧。

所以,在一开始他们两人准备进场看电影,询问陆城是否也是来看电影的时候,陆城犹豫了,他随口说了一句自己想要看演奏会。

和沈然不同的是,他真的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

许光远的态度,他并不会在乎,他也不担心夹在两人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尴尬,但他在乎沈然。

他想起许光远带给沈然的那一塑料袋的药品,想到许光远对他的照顾和了解。

如果许光远的陪伴和关照是让沈然更舒服的事情,自己又怎么好去打扰呢?

这也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变得不再果敢的时候。

没想到沈然真就是来看演出和剧院的,刚才他解释了自己被演出吸引的原因,陆城也就理解了。

很多时候沈然就是这样的,看上去他进警局帮忙是为了调查他自己的私事,不过,更多的时候,陆城都能看见他的专注和认真。

他对于自己所调查的每个案子,每个受害者,甚至是每个嫌疑人,都有着发自内心的关心和倾听,这也许和他的职业素养有关。

但陆城更相信这是根植于他本性当中的东西。

就是那种纯粹的,悲天悯人的,良善的光。

陆城在与他同行的时候,不自觉地将目光越来越多地落在他的身上。过去没有意识到这点,一直到今天,有些感受才渐渐清晰。

“那股情绪确实攥住了我,十分迷惘,但更多的是伤感,还带有一种痛的感觉。”沈然还在试图描述出心里难以琢磨的感受,正说着,他自己笑了,“我说得太模糊,可能你不能明白。”

陆城听完他的这一番描绘,顿了脚步,道:“我好像,有一点明白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进了剧院。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