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虎老七一听,立刻返回来,对赖文说道:“不就是个干活吗?啥敢不敢的?”

“你当队长的时候,什么活工分最高?”赖文问道。

虎老七想了想,说道:“那肯定是打石头的活工分最高呗!”

“对啊!你要是敢点火放炮,我就把这个活交给你!咱们平时的活儿一个人差不多10个工分,你要是干我给你20个工分,翻倍你看咋样?”赖文说道。

打石头的活可不是啥好活,一来又苦又累,二来还有危险性。

要想打石头首先要选好石场,然后要把石场上土层和杂七杂八的东西铲掉清除。

接着就要打炮眼。炮眼必须垂直于作业面,要打半米以上。一个人拿钢钎,一个人抡铁锤砸钢钎,砸一下,钢钎转动一下再扶正。

砸几下,还要适当往炮眼里加水,防止炮眼因为钢钎冲击太热而让石头炸裂。砸到一定深度,要用特殊加长的“掏耳勺”把碎末舀出来,保持炮眼干净整洁。

往炮眼里下**和**都必须是有经验的人才能干。引信的安装和长短,还有封炮眼都是技术活,毛手毛脚的人根本干不了。

点引信的人要求必须胆大心细,而且手脚麻利,反应敏捷。因为每个炮眼留的引信长度相同,这样依次点燃引信后,才能让作业面的每个炮眼里的**依次爆炸,从而取得最佳爆破的效果。

如果点引信的人跑慢了或者意外摔倒,不能在**爆炸时离开危险作业区,跑到安全防护掩体内,就会有生命危险。

如果有了哑炮,也是很头疼的事,因为**没响,不好判断是引信、**还是**的问题。一般谁填的炮眼,谁去排除哑炮,万一到了炮眼前,恰好**又炸了,那基本上不死也是重伤。

“我给你配个抡大锤的,剩下的活你一个人干,这些活估计够你干一阵的,这工分可不少挣!”赖文话语里充满诱惑。

若是清石场和打炮眼,活虽然又脏又累,虎老七还不在乎,可埋**、点引信都是比较危险的活,虎老七有些犹豫。

“你今年一个工分没有,到时候你拿啥分口粮?你一个大老爷们又特别能吃,总不能把你媳妇小兰的那份你给吃了,让她喝西北风吧?”赖文说中了虎老七心里一直头疼的问题。

“我回去琢磨琢磨,明天给你信儿!”虎老七还是有些顾虑,毕竟他从来没安装过**,也没点过引信,所以有些打怵。

“你也别琢磨了,你今天不定,老李铁链子就定了!你呀,怎么娘们唧唧的?我看你还是跟妇女下地掰棒子吧,那一点危险都没有!”赖文用了激将法。

“谁娘们唧唧?你少给我扯没用的!这活我干了!你给我配谁打炮眼?”虎老七问道。

“二老喂!”赖床早在心里想好了人选。

虎老七一听是二老喂,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他太了解这个“二老喂”了。

二老喂是兰大泉的外号。因为兰大泉脑子慢,也就是老百姓俗称的“缺弦”,他到了十几岁,吃饭还得父母来喂,所以被起了个外号”二老喂“!

“你让二老喂跟我配一起打炮眼,你这是故意要废掉我的手吧?他抡大锤能打准钢钎吗?那还不得每锤子都砸我手上啊?”虎老七气愤地说道。

“你一个劳改犯还瞧不起人啊?要论力气,你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赖文时刻不忘打击虎老七。

“你竟说屁话!他力气再大,打不准有啥用?再说了,他越有劲,我的手残废的可能就越大!你就不能给我换一个人!”虎老七觉得赖文就是故意整自己,有些生气。

“一个萝卜一个坑,这是你曾经跟我说的话,你忘了吗?全小队就二老喂和你没有坑,你让我换谁?再说了,你别跟我讨价还价,不干拉倒,我懒得和你费唾沫!“赖文还来了劲,转身进了屋。

虎老七气得真想揍赖文一顿,但打瞎苗大的教训历历在目,让他不敢再冲动。

虎老七站在赖文家门口仔细想了想,觉得如果他来抡锤子,二老喂来扶钢钎,这个活应该能干,于是他进了屋子。

“这活我干了!石场选了吗?”虎老七为了挣工分分口粮,已经没有选择。

“选好了,就在砬子山!”赖文轻描淡写地说道。

“什么?砬子山?你不是疯了吧?”赖文的话出乎了虎老七的意料。

虎老七之所以意外,跟砬子山的特殊性有关系。

小砬子屯之所以叫做小砬子,就是因为屯西有一个富有传说色彩的砬子山。

砬子山是个石头山,植被稀疏,盛产酸塔,但在砬子山平坦的顶部却生长了一棵参天大树,这棵大树竟然是一棵黑松。

西登境内的黑松几乎没有成材的树,树木不高而且树节子和枝丫多。但砬子山这棵黑松仿佛变异了一般,有两人环抱粗细,枝叶散开,能遮挡砬子山平坦的顶部一半以上,一年四季青翠碧绿,让人啧啧称奇。

砬子山植被稀疏,但生活在这里的动物可不少,有罕见的旱龟,还有山鸡、野兔、狐狸、刺猬、黄鼠狼等多种小动物。

这些小动物却不是砬子山的主角,砬子山的主角是蛇。砬子山的蛇几乎包含了辽北地区所有的品种,有当地人称为野鸡脖子、黑乌蛇、白线蛇、黄花松等七八种蛇。

砬子山不仅蛇的品种多,数量也非常可观,只要你走在砬子山上,几乎每一步都会看到蛇。

而砬子山富有传说色彩指的是砬子山上有两条修炼大蛇。据老人们说,砬子山黑松大树下根部有一个隐蔽的洞,里面生活了两条千年以上的大蛇,两条蛇一雌一雄,都有大碗口粗细,长十几米,雄蛇头部长有冠子,血红耀眼。

有人说曾经看过两条蛇出来晒鳞,盘在一起,像个小山一样,而且身体周围不时有白雾出现,很是神秘。

这些说看过的大蛇的人,说法不一,但顾家人对于两条蛇的来历却有一套专门的说法,神秘而富有传奇色彩。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