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那蓝消化了一下白慕霆的话,逻辑感还不算太差的大脑慢慢悟出了白慕霆的用意:“你是说,如果他来,可以抓个正着,伤害他人,是刑事罪。正常来说,他也不可能指使别人,因为没有人愿意冒着被曝光的风险,为一只过街老鼠卖命?”

白慕霆双手抚着那蓝精明的脸蛋,笑得灿烂又可爱:“不错嘛,应急反应能力很强噢!你能这么想,才符合一个女强人的人设,所以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会来,你难道就没有自保能力?”

“我自己无所谓,我担心会连累你和妈妈,你是因为还我的人情才被我拉到这个漩涡里来的,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这辈子就还不清了。”

“那我们就想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比如我做你的保镖,24小时贴身保护你,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能一起面对。”

那蓝新颖的发现,白慕霆这男人太会给她挖坑了,这坑挖得,她毫无拒绝的余地:“可以啊,不过这得算加班费。”她可不想在“人情”上亏欠他太多。

白慕霆倒是无所谓:“只要你心里好过,你的任何提议我都可以。”

只要和他账单分明,那蓝也不怕到最后他们之间会说不清。

这么一想,心情得到好转,开始滑动白慕霆的手机屏幕,认真筛选礼服。

那蓝脸上终于有了笑容,白慕霆也放心地捂好口袋里响起的另外一部手机进了卧室。

“喂,大哥,你在干嘛呀,电话响这么久都不接?你再不接,我准备今天下班了登门拜访了。”电话那头,林绾绾火急火燎。

“刚才不太方便。”即使进了屋,对于隔音效果不太好的室内,白慕霆也是压低了声音说话,“长话短说。”

“哟,你一个孤家寡人,也有不方便的时候?”林绾绾八卦的脑袋一转,迅速察觉,“咦,你这‘不方便’三个字意味很深哦,我还没审你呢,你请一年的大假,到底要干嘛?”

“我要干嘛,要不要给你写份书面报告?”

林绾绾傻了,白慕霆居然理她了?

以往这种时候,白慕霆会直接甩来一个冷眼,警告她该自动闭嘴。

这回……

他不仅理她了,好像还笑了?

他居然打破常规了?

林绾绾不可置信:“不敢不敢。”

对于一个日常说话连十个字都没有的高冷男,今天已经破例了,林绾绾见好就收,不敢越距,“我随口一问,您白公子不愿意说的,我即使灌醉你也套不出来呀,言归正传,顾家已经正式落入我们洒下的网,顾家父母现在在到处卖股票,不出2小时,顾氏集团100%的股份都会以6.6亿的超低价全权落入您白大公子手里,怎么样?满意吗?”

“你要是连到手的肥肉都握不住,就白担荣耀的代理总裁了。”白慕霆打开电脑,进入荣耀集团的官网,等待着同步发布的新闻。

“可不嘛,帮你代管世界名企,还有一个随时等着找我茬的市场总监祁愿盯梢,你真以为我很愿意?”

“除了我,谁会愿意给你一个现成的世界名企管理呢?没有这个头衔,你又如何和艾丽斯抗衡?”

“好啦!也不知道是你吃定我还是我吃定你,咱俩互惠互利。”

今日注定是个风起云涌的日子。

前一刻顾子行刚刚开完道歉发布会,只过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更惊人的新闻再次同步跳出那蓝的手机,和白慕霆的电脑——

“世界名企荣耀集团,全股份收购江都名企GS,将成江都建筑业之王”

那蓝简直快承受不住这样一而再的震撼。

她理解的荣耀集团,贵为江都本地发扬至世界的名企,她当然知道其厉害手段,但放在这个节骨眼上,无疑是给整个顾家最惨痛的一击,但站在大局来讲,是拯救了GS,以这个时速,这笔收购费不会高于半价。

也就是全资企业的顾家,除了那栋别墅外,仅剩下这笔收购费。

收购费再剔除之前的亏空,唉……

那蓝点开新闻细看,是来自荣耀集团对外的官宣,他们虽然收购了顾氏,但荣耀拥有一直以来的父母企业的良好名声,他们不但会支付给顾氏员工应有的劳务费,还会酌情收纳一部分人,正式转为荣耀人。

这简直不要太香啊。

白慕霆满意地关掉电脑屏幕,走出卧室,只见那蓝一脸忧愁,眉头紧皱,毫无敌人被打垮的欣喜。

他抱臂地倚着门沿,道:“如果你这个时候再来同情顾家,那就枉费了那些好心人对你的帮助。”

那蓝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顾家在几个小时间全军覆没,未来大概只能回老家种田的凄凉,她心里所有的委屈和气愤尽数化作了同情。

和这样一个这么轻易就被打垮的家庭计较,她也不会显得有多高尚。

“也不是,我只是觉得,一个那么大企业的家庭,就这么一会儿就分崩离析了,到底是荣耀太过强大,还是顾氏因为那五个亿的亏空,已经非常脆弱了?”

“有结论吗?”

“嗯,荣耀很强大,顾氏也很柔弱,以荣耀的好口碑,要避免顾氏反弹,还是会给顾家一些施舍的,我想那笔收购费很理想,才没让顾家的人跳出来指责荣耀的趁虚而入。”

“那你还要继续纠结?”

那蓝将手机翻到编辑信息页面,点开叶晓曦的名字,发送一条:叶大,帮我调查一下顾家的现状,以及荣耀对顾氏的收购过程。

发完这条信息,那蓝再抬头时,已是笑容满面:“礼服选好了,还给你也选了一套,明晚,你陪我一起去吧。”

那蓝起身走向白慕霆,要把手机上的男士西服给他看,不觉一脚踩在午饭后撒了油的地板上,前脚猛地向前滑出去,后脚跟不急,一个踉跄,将将狼狈地扑在正好接住她的男人怀中。

尴尬!

白慕霆双手搂着她的两边腋窝,那蓝的身子前倾,一个不小心,背带裙的两边肩带同时滑落到肘,那蓝惊惶中,一垂头,就瞧见自己的胸衣和那两座半露在外的小山峰,正直直落入同样低头看她的白慕霆眼中!

大写的尴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白慕霆率先放开她,在那蓝还未逃离之前,默默将她两边的肩带上移。

那蓝即使惊慌到失措,深有一种被扒光的羞涩,像自身最大的秘密和底线被一丝不挂的冲破了一样,也很冷静地站立着没动,到她慢慢有勇气抬头去看白慕霆时,白慕霆高高抬头,同样不敢直面的窘,逼迫她捂着脸,低着头,窜逃回房。

“砰”地一声。

白慕霆听到那蓝关门的声音,才睁开眼睛,望着紧闭的房门微笑。原来再强悍的女生,在意外的“亲密”面前,也会娇羞得仿若一朵正当绽放中的水莲花。

而他自己那颗从来都不曾受谁影响的心脏,此刻也忍不住怦怦乱跳。

白慕霆忍无可忍,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冰镇过的矿泉水,咕隆喝完一瓶,再取出一瓶,再喝完,火热的心脏被冰水浇透,才渐渐浇灭他心中隐约有些被撩动起的、他从未被激发过的——情火。

那蓝跑回房,迅速冷静下来,第一反应是过会儿的托管考核怎么办?

她是肯定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和白慕霆表现亲密的,太尴尬了,会不会让他误以为她在向他投怀送抱?

还是为了金钱的投怀送抱?

那蓝紧急启动应急措施,赶紧给托管公司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紧张到发抖的喉咙,道:“喻总,咳咳,实在不好意思,我今天感冒了,咳嗽,发烧,我能不能申请过两天再来?”

这个男人,在父亲还在时,便成为她认的干叔叔,她笃定他多少会给她几分薄面,想当初父亲将遗产托管给他,必也是有些交情和信任的。

“可以,这几天你发生了很多事,我理解你受到的伤害,只是你要知道,那家有人在我司,我可以做主给你放宽期限,但流程还是要走,如果你和你闪婚的新婚丈夫无法做到你父亲要求的,以及我们考核的,这笔遗产还不一定就是你的。”

“咳咳……我知道,我,一定好好表现,不辜负您的嘱咐,谢谢您。”

挂断电话,那蓝如释重负。

白慕霆等到下午五点,敲了敲她的门:“那蓝小姐,你是不是不准备要你的遗产了?”

那蓝隔着门,放声道:“我已经和托管公司说好了,过几天再去。”

难怪。

白慕霆又担心她饿,煮了碗鸡蛋面放在她门口,可直到第二天清早,他一觉醒来,那碗面从门前移到了厨房,却一口未动。

白慕霆哭笑不得,她就这点心理承受能力?

那过去那些年的社会拷打,她是如何过来的?

或许,她只是在情感上有些小白?

那万一有一天她得知真相,会不会一怒之下和他反目?

那可不行!

白慕霆敲了敲那蓝的房门,没反应。

他开门而进,粉紫色系的女生气息浓郁的卧房内,如此这般明媚的颜色将她从一个正经严肃的职场女性瞬间带回到少女待放时期,原来私底下的女生和明面上的女性,竟有着如此大的差异!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