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白慕霆一边侧耳聆听,一边微微笑的嘴角在听到这声高呼时登时笑容全开。

但人群中有人酸她:“那总监,你这么快就结识新欢,还同居了?”

好个耳尖的人。

那蓝微笑:“不是同居,而是已婚,我结婚了。”

一句话震得场内人面面相觑。

“这么快?”艾雪薇也听得一愕。

那蓝还是微笑,很恬静:“是的,闪婚的定义就是,当我遇到了那个人,无需很多了解,就是一眼定终身的直觉和冲动,幸运的是,我也遇到了和我有一样感觉的人,也愿意和我一眼定终身。”

那蓝的坦白并没有得到很多理解,有人继续质疑:“那总监,在顾家的订婚宴上,传闻你是因为你父亲留给你的遗产而急需一个男人结婚,是不是为了钱你才会如此迫不及待?”

那蓝看着来人火辣的目光,若不是顾及艾丽斯,只怕更恶毒的话都有。

“我……”

“难道我白慕霆,没有让那蓝一眼定终身的魅力?”那蓝危及公关,正想着要否认,熟悉的声音却轻飘飘打断她。

待霍然转身,向熟悉的声源看去,一身浅蓝色西服的白慕霆潇洒俊逸地出现在她身后。

白慕霆听到这句话明显带着攻击性,适是最合适的现身时机。

就在那蓝停顿的片刻间隙,所有人循声往来人的方向看去。

他面带着已然令全场尖叫的笑容,缓步往她的方向走来。

那蓝恍惚觉得,她好像嫁了个意外坠落凡间的神灵。

全场哑然。

什么叫瞠目结舌。

什么叫目瞪口呆。

什么叫灵魂出窍。

那蓝这一刻是全部领会了。

不仅旁人如此,她亦如此!

随着白慕霆走到她身边站定,一身浅蓝色西服搭配白衬衫内衬的翩翩公子,符合所有女孩梦中白马王子形象的王子殿下,就这么停步在她的右手边。

而后,他拉住她的手,在她投来的惊讶目光中回以柔如波光的眼神。

瞬间,那蓝的心踏实了。

她的手被他紧紧握在温暖的掌心中,仿佛他传递给了她无穷无尽的勇气。

回头,面向众人,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新婚丈夫,白慕霆。”

众人这才被唤回神,一个个脸上皆是震惊过度后无法言语的惊怔状,对着白慕霆一股劲地抛花痴。

那蓝瞧着这阵势,不由甩给白慕霆一个焦虑,这男人是怎么回事,说好的低调,怎么又这么高调?

面子是有了,可是里子不好过,她狠瞪了一眼男人,表示不满。

白慕霆跳过她的不满,自我介绍说:“各位,我叫白慕霆,我知道大家对于我是谁,我和那蓝闪婚的目的,以及我为什么愿意娶那蓝充满了疑问……我回答是,我叫白慕霆,一个正好符合帅哥标准的普通人,我身家清白,大家尽管调查;

回答二,我和那蓝闪婚,单纯的只是一眼定终生的喜欢,并无其他,如果大家觉得我的话有假,就请允许我问一句,以我的条件,我需不需要顶着目前的巨大压力,为了金钱去娶一个充满了争议的女人?并且将自己也置于这种百口莫辩的困境?”

那蓝惊喜的又发现,白慕霆这男人有一种非凡的摄魂力,若旁人这么说,早就一片非议了,可他这么说,现场竟是格外安静。

“至于三,我和那蓝,是只见过两次面的闪婚,仅在这两次见面里,她给我的震撼,一次比一次大,出于一个正常男人对女人的欣赏和心动,我毅然决定向正处于情伤中的她求婚,至于那蓝为什么会这么爽快地答应我,我觉得在场的各位女士,应该都有相同的感悟。”

等白慕霆回答完毕,内厅依然静默。

那蓝看着一个个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样子,若不是那一颗颗脑袋在左右旋转,她几乎都要误以为这些人全体被点穴了。

而她自己,虽然和顾子行有过一年的纯洁交往,也正因为纯洁,从无以二人行姿态参加过公开活动,第一次被男人承认,被疼惜,被呵护的感觉如此心惊肉跳,让她蓦然产生了强烈的内疚感。

女人在男人面前逞强其实很累,小鸟依人一点,不是皆大欢喜吗?

那蓝忍不住,实在是倍感温暖的那种忍不住地弯起嘴角,笑眯眯地偷瞄白慕霆。

这男人壮势的优点实在太能端上台面了,再这么端几次,那蓝肯定离不开他。

艾雪薇眼见冷场,迅速接话:“白先生你好,我叫艾雪薇,是那蓝的同事,我们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你既然加入进来,那就接着那蓝的回答继续回答,请问,那蓝是否你的初恋?”

呃……这和今晚的内容有什么直接联系吗?

左右今晚逃不过这个话题,那蓝并未眼神制止艾雪薇,反而隐隐有些期待白慕霆会怎么答。

她当然知道她不是,但是他超高的情商,肯定不会这么答。

她紧张地看着白慕霆,白慕霆想了一瞬,面向众人发出洪亮之声:“如果初恋的定义是我本心真心喜欢的,那蓝绝对是。

在一段婚姻里,夫妻双方在结婚之初,都是热情而投入的,但是时间一长,随着朝夕相处后不断增多的矛盾,很难有哪对夫妻能够维持两人之间一直都有的新鲜感,但是今晚,我能保证我们会源源不断的带给彼此新鲜感。那蓝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她能设计出很多好的作品,我作为丈夫,会时刻配合她,将我们的婚姻生活,变成一部多姿多彩永无结局的长篇电影,这就是我这个平凡人对名设计师的期待,和独有的享受。”

直至那蓝完全臣服于白慕霆精湛演技的这一刻,四周的人们才动情的有了各自的反应。

有的泪流满面,用谴责的目光盯着身边的男友。

有的笑容可掬,用一种欣赏和崇拜的目光看着她。

有的仿佛生无可恋,脸上丧气似的表示“我这辈子能不能遇到这样一个好男人呢?”

真情侣假情侣,一眼即透。

“雪薇,我提议,后面我们直接将游戏改成为这二位庆祝新婚好了,大家觉得怎么样?”

人群中,那蓝的助理刘渊渊破空发言:“反正那总监也是今晚的主角,后面再怎样的真心话都没有那总监突然闪婚来得惊喜刺激吧。”

“好!”再度沸腾的掌声在刘渊渊的带动下响彻久久。

那蓝知道,直至这一刻才算是融入到了集体。

有白慕霆的功劳。

也有刘渊渊和艾雪薇的的。

那蓝知道刘渊渊平常帮她挡了很多来自中低层的负面议论,她也知道自己有些冷僻,寡言,只一心专注在设计里,忽略了太多的人情世故。

不是她不想走进人群,而是确实没时间没精力。

一个新设计就能耗掉她长达半个月的档期,一个季度多出几个新品,她就只剩吃饭睡觉的时间。

一个认真的设计师,是老板的最爱。

可一个同时懂得为人处世的设计师,才是公司的最爱。

若不是她天生乐观,笑容落在刘渊渊眼里是温暖的,只怕早就被抨击到自行离职了。

那些不堪入耳的传言,大多都是刘渊渊帮她化解的,再加上首位聘用的高管,才一直保证她在艾丽集团能顺利又安全地过了四年。

现场体会,刘渊渊的人缘忒好了。

那蓝趁机又看向艾雪薇。

艾雪薇眼力尖儿,秒懂她的意思:“各位,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我们开始宵夜场。”拉着刘渊渊一起,双人主持的场,很快转向宴厅旁边的深夜餐厅。

七星级酒店连餐厅也设置了好几个场,艾雪薇牵头来的这个场,名叫“烤厅”,顾名思义,就是除了中西两种正餐之外的烧烤厅。

由于是临时起的意,艾雪薇吩咐下去时,管事经理回复需要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好在这外面就是游泳池,也有现成的泳衣出售,一行人经历了几个小时的拘谨,又经历了那蓝夫妻的震撼,情绪正当热,纷纷换好泳衣往泳池里跳。

那蓝不是旱鸭子,但向来作风保守的她也不喜欢在这么多人的场合换泳衣,于是除了她和白慕霆站着没动,其余人都纷纷往下跳。

那蓝不好意思,求救式地看着白慕霆:“要不我们去花园逛逛?”

她刚看到,泳池这个方位的四周,是酒店的后花园。

时值栀子和茉莉盛放的季节,一片爽心悦目的绿植中点缀着朵朵芳香四溢的白花,很适合憋了一肚子疑问的那蓝和白慕霆谈心。

白慕霆回头,却道:“如果我说我也想下去凉快呢?有什么话回家再说,现在我们需要放松。”

几分钟后,白慕霆将买来的泳衣递给她:“这是个放松的场合,我们不谈严肃问题,你刚刚才融入她们,想半途而废吗?男女之间最亲密的是肌肤接触,女人和女人之间也是,开阔一点,你会得到更多。”

白慕霆将泳衣强塞给她,独自进了男更衣间。

那蓝被逼得赶鸭子上架,恨恨地目送白慕霆进了男更衣间,才转向女更衣间。

这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一到公众场合就失控了?

刚刚才被他感动到,这么快就要消灭她的热情了吗?

那蓝想不透,对于他的很多行为都想不透,比如他是怎么进入酒店的,为什么要等到真心话的环节才现身,为什么一个劲儿的要她融入集体?

他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