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做什么?正因为清楚,我才会,”那蓝不好意思的低头,“这么主动,我知道我只要领了遗产,那家一定不会放过我,还有个前提是,我领取前,不知道爸爸的遗嘱里是怎么写的,或者他们会出什么难题来考验我们,我心里想了很多种可能,最担心的是……”

白慕霆试着说出那个令她羞涩的答案:“你怕他们会验你的身?”

“嗯。”那蓝特别不好意思地点着头。

白慕霆至此才深刻印证到郑雅妍那番话的深层含义。

那蓝是个不可多得的,绝对值得他真爱的,雏!

但越是这样,白慕霆越不敢随意:“就算你让他们验证你不是,又能说明什么呢?难道不会杜撰你和顾子行?不会杜撰你给我戴了绿帽子?只要他们想为难你,你每句话都会有漏洞,除非你怀孕了,而且dna认证是我的,才能在目前这个情况里说明,我们闪婚是因为爱情。”

白慕霆想了想,又否定道:“那也不一定,说不定会杜撰我们奉子成婚,那就不是你父亲想要的你真正获得幸福。”

“我知道在有心人面前,我们做得再好也没用,那怎么办?我们得有应急措施才行啊。”那蓝急了,她确实很怕领取路上出意外。

“明天再说吧,你现在需要冷静,明天才能拿出最好的状态去打仗。”白慕霆这个时候没法和那蓝多呆,说完便进了卧室。

关好门,他也靠在门上冷静了一下,才泄气般的躺到床上,冥思苦想,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夫妻是以处子之身初婚嫁娶的。

那蓝是,他亦是!

所以他必须慎重,不能为了应付考核而行。

那对那蓝不公平。

对他也是。

唇上还滞留着那蓝唇上的颤抖和冰冷,这样毫无经验又情非得已的两个人撞到一起,白慕霆真是又想笑又想哭。

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在那蓝心里到底算什么?

或许算一个值得托付身心的男人,即使无法长久,最起码在这一刻能让她没有后顾之忧的交付。

这不就是目前最好的状态吗,还有什么值得介怀的。

白慕霆担心那蓝,当她越害怕一件事时,就会越抵触一件事。

但当那蓝站在金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时,白慕霆才知道,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喻总您好,请容我斗胆的叫您一声叔叔,自从父亲过世,我们母女被赶出那家,这是六年来,我再次叫您叔叔,希望您不会介意。”那蓝挺直了脊背,以女人优渥刚猛的气势对着面前的长辈,恭敬、谦和地开口。

金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白慕霆不陌生,在江都也算是上市企业中的佼佼者,固以“金”字的“诚”信立足江都,面向全国。

面前这位被称之为“喻叔叔”的约莫五六十岁的男人,他没记错的话,是他另一兄弟董文谦的表舅舅?

在白慕霆的记忆里,听董文谦提过一次,因为姓喻的人很少,他的脑海里,对这个人一直有印象,也因董文谦跟他说过,他这个表舅舅是个隐形的权威人士,跟江都政要有关联,在江都很有分量。

也因此,他开设了江都第一间、也是唯一一间信托公司,做全江都最有名望的人。

所以说他十分厌恶上流社会的交际圈,江都六大家族内随便一个人物都是招惹不起的。

曾经,整个江都唯一能让他白慕霆给面子的人,只有爷爷白弈,白氏家族的大家长。

而今,为了那蓝,他不得不逢人就敬。

正对上喻宏波投射过来的了解性目光,白慕霆微笑颔首,和那蓝一样恭敬称:“喻叔叔。”

从而变成男人没让他们坐,他便和那蓝一起站着,接受对方的审察。

“你就是白慕霆,那蓝的新婚丈夫?”

还好,男人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倨傲,面带慈笑地问。

白慕霆也面带尊敬地答:“是,我叫白慕霆,一个懂点投资和人事道理的无名小卒。”

白慕霆从来不担心他的身份会在这种位高权重的人面前戳破。

“好一个无名小卒,”喻宏波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他,“你的气势,形象,格局,胆量,谈吐,都让我看到了一个很可能会改变江都未来的年轻人的崛起。”

那蓝倒抽口冷气,这个评价放在白慕霆身上未免高得有些不切实际。

白慕霆微笑,表示:“谢谢您的夸奖,无名小卒追求的只是安稳生活,享受的也只是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共同建立的小家庭,不敢奢望太多,也没有太大的野心。”

“噢?”男人点燃一支烟,缓缓抽起来。

袅袅白烟中,他以过来人的大局者模样看着白慕霆,笑得像个知情者:“在江都这个地方,我只听过一人传奇,便是荣耀集团真正的总裁ben,出自于东南船王世家的江都首富、白氏家族第四代孙子里,最有出息的一个,也是传说中最有可能继承白氏上千亿家产的一个。不知道你会不会和白氏有关系呢?”

那蓝对这样的怀疑已经见怪不怪了,她侧头看着白慕霆,仿佛他面对这样的质疑也已经习以为常。

“我说了,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非常感谢您的抬爱。”白慕霆只站着,保持着面上的微笑没动,没有给喻宏波想要的回答和反应。

喻宏波也笑着,和白慕霆对视笑着,看上去很耐得住性,他掐灭手里烧完的烟头,很是慎重地说出:“如果你有,那么这笔遗产你们可以顺利领走,没有人敢阻拦。”

男人想套他话!

呵,当他是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吗?

白慕霆和那蓝相视一笑。

白慕霆道:“同姓不同命,我只是一个靠自己打工才能成年的孤儿,实在有愧于您的期望。至于这笔遗产,我相信以您的名望,以及和我岳父曾经的交情,定当不会为难我们,也定当会按照我岳父的遗嘱来实行,现在是法制社会,我永远相信法律会保障我们这些小人物的利益,至于我们后面的考核,以及那氏家族的为难,那就是我们自己的事了,您能做好您应承我岳父的事,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喻宏波显然没料到他会将回一军,深深看了他一眼:“年轻人,我是不会看错的,我希望待你有功成名就的那天,会记得今天有一个叔叔在尽他的能力成全你们。”

遂抬手招了门外的秘书进来:“把那祈的遗嘱和遗产支票拿出来。”

白慕霆否认无用,在男人心里,即使不确定他就是ben,至少看了出来,他和白氏是有关系的。

白氏第四代男孙,中文名都有“白慕”二字,聪明敏感如喻宏波,怎么可能猜不到呢。

这么明显的顺水人情的话,白慕霆太明白男人的意思,他大步向前,伸出手道:“铭记在心。”

喻宏波也起身,用一副长辈和蔼、近似于老父亲终于见着失散多年的儿子似的晶莹目光,伸手回握:“我真的替那蓝开心,她能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嫁给你。”

白慕霆垂头示意:“过奖!”

喻宏波又看向那蓝:“大侄女,好好珍惜呀,这绝对是个潜力股,你的未来,还有大把的好日子呢。”

那蓝看着这两人的互动,有点懵。

不过很快释然,这是白慕霆的本事,无声震慑的威力,她可是学不来的。

笑道:“是,谨记您的提点,一定好好和他过日子。”

要不怎么说白慕霆总被误会和白氏家族有关系呢?

这男人,在平凡人中,是优秀得惊为天人的那种,太不平常了!

那蓝本以为很艰难的领取过程,不到半个小时,父亲的遗嘱和那张写着十亿元的支票,以及蓝泽庄园内一栋市值10亿的三层别墅房产证,都轻飘飘地落到她手心里。

二十亿的资产,那蓝觉得相当沉重。

她当然知道捧着这么厚重遗产,不可能轻易出这道门。

正所谓进来容易出去难,刚走出喻宏波的办公室,不速之客就来了。

“哟,我的大表姐,终于嫁出去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女声飘过来,

那蓝定睛,来人是那馨,她二叔那臻最宝贝的女儿。

选择视若无睹。

那馨却一个大步上前,堵住前路:“这么久不见,连个招呼都不打吗?这么没礼貌的行为,似乎不太符合我们那总监的作风噢。”

白慕霆侧目:“你喊她大表姐,她却不理你,说明什么?”

那蓝接着白慕霆的话,嗤笑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是艾丽集团的设计师那蓝,并非你的大表姐那蓝,人有相似名有相同,你如果想为了我的遗产和我攀亲,我倒是不介意多聘一个狗腿子。”

“你!”那馨想到要论嘴皮子功夫,她当然不敌那蓝,“好厉害的怼人功夫啊,不枉大表姐在酒吧做了两年的吧台小姐,夜夜面对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实在是把你的潜能开发到了堪称完美。”

那蓝挺直的腰板,用比那馨高出半个头的高度俯视对方:“吧台小姐又如何?也是靠自己双手吃饭,靠自己本事存活,我反而很感谢这段酒吧的工作经历,让我看到和看透了更多人间百态,对我的设计事业很有帮助,比起那些只知道依附父母的千金小姐好多了。”

那馨何曾受过这样不带一个脏字的侮辱,导致她一时嘴慢,接不上来,四周屏息静气,围观两个那小姐互撕结果。

wap.

/89/89571/19585415.html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