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眼看那蓝占据上风,那馨敏感的神经仿佛听到身后的小姑娘嘴里冒出的轻笑,一时拉不下脸,正欲动手,忽然一道沉重的男声响起:“那馨,客气点。”

那馨看向那蓝身后的喻宏波,被迫熄火。

只道:“那蓝,我来是受你父亲委托对你们进行为期一年的考核的,”说到这个话题,那馨又重拾斗力,“不知道你父亲为什么这么不放心你?是你太过单纯,还是太过傻气?”

“你又错了,”那蓝看回那馨,“我很感谢我父亲让我有这个一年的考核期,因为我的老公,白慕霆先生,知道我有这个考核期还愿意娶我,也就是我找到了真心爱我的人,我很满足,最起码,他一年之内都不敢欺负我。人心都是肉长的,任何愿意对你好的人,都不会想到那些不好的结果,我和他好好相处,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同理,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找到一个好老公能长久以往的心疼你,迁就你呢?”

那蓝虽然不怎么关心那家,但有叶晓曦那个万事通在,她随时都能听到关于那家的相关信息,以提供给她不时之需。

就在订婚前一周,拿到顾子行和顾家的有利证据的聚会上,叶晓曦充分发挥出女人的八卦体质,跟她报告那馨和M国某富二代交往,助力父亲率领的那氏集团扎根M国,本想先上车候补票拴牢对方,不料对方清醒到连机会都不给她,让那馨在那氏家族内部很丢脸。

那氏家族除了老大那祈,老二那臻,下面还有老三那轩,老四那泽。

那蓝有时候真心佩服爷爷的基因,一连四个全是儿子。

奇异的是,四个儿子下面全是女儿。

现在的那氏,以那臻为首,手握着江都四分之一的商贸,在江都本土,商业版图位居六大家族第二。

以那馨为主的千金小姐们,个个嚣张跋扈,虽跋扈程度不同,却都以打败她那蓝为傲,也都在以千金小姐的身份,在积极招纳门当户对的女婿,企图将那氏的版图扩充成能和白氏媲美的程度。

从而那馨催婚不成,对那氏联姻的野心影响不小。

而她已婚的关系撞上来,以“婚”治“昏”,是对付那馨最好的利刃。

那馨被堵得噎气,只得用那蓝的软肋回攻:“那蓝,你别得意,你结婚了又怎样,”她用十分不屑的目光扫了眼白慕霆,“未来的事没有人说得准,你身边这个,还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等你真正过了一年期再说吧,今天是你领取的日子,也就是我们第一个考核,我要去你家看看。”

那蓝心一紧。那可不行,如果看到他们分房睡,岂不是第一天就穿帮了?

她翻开父亲的遗嘱,她料想父亲不会愿意她的私生活曝光太过。

所以她是了解父亲的。

遗嘱里面的考核内容,每一条都清清楚楚地写着非过问私生活的标准,她将遗嘱页面翻给那馨看:“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遗嘱上面写得很清楚,我需要配合的考核内容,很明显,上门拜访,不属于这当中的任何一条,我有权利拒绝你。”

“你可以拒绝,”那馨走近一步,站在那蓝身侧仅有两人可以听到声音的地方,“你也了解,我明着不行,暗着肯定来,你要是不想24小时被跟踪的话……”那馨退回原位,“那就请便。”

“你不用威胁我,这间公司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如果我发现你做了什么违背遗嘱的,我同样不会放过你。”

“够了!”喻宏波反感见到一再越矩的那馨,驳斥道,“按照公司规定和遗嘱规定,我们只会每个月对那蓝夫妻进行考核,考核内容是他们对彼此的了解程度,关心程度,爱护程度,以及两人的吵架次数,约会次数,恩爱指数,六个方面,其余时间骚扰当事人是犯罪行为,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假公济私。”

“你只需要在今天内全程录下他们的日常,后面董事会再由视频内容判断他们是否合格,明白吗?”

那蓝被喻宏波的怒斥吓了一跳。

这男人,还真当她是侄女了?这么维护她?

维护到就像亲生的,生怕她被为难。

不可能吧?

那蓝深吸了一口冷气,道:“多谢喻总公允,”再次看回那馨,“我现在要去取车,半个小时后,我们门口见。”

自从父亲在金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给她托管了遗产后,那氏就在想方设法要安插人手进来。

据说那馨能担任这家公司的业务主管,那臻是用重金收购了其中一名股东的股份才达到目的的,那么喻宏波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冒着得罪股东那氏的风险,来维护一个毫无身家背景的她?

那蓝猛地摇了摇脑袋,出了托管公司大门,还扇了自己一耳光。

白慕霆看着她被自己扇红的脸:“你不信这位喻总是在真心帮你?”

“你信吗?”那蓝有些魂不附体,这个过程顺利得不太正常。

“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还是你太过杞人忧天了。”

“所以我昨天是瞎担心了?还差点……”那蓝说到她差点假戏真做的主动,懊恼极了,“昨天,对不起啊,你就当我失心疯好了,别放在心上啊。”

她抚了抚白慕霆心口的位置,当做顺气:“我的好老公,你不会当真的,是吧?”

白慕霆猛一下抓紧她的手,另一只手搂紧了她的腰,照着她的唇,狠狠吻了下去,嘴贴嘴时,他才蠕动着唇说:“如果我当真了呢?”

那蓝推了推他,很想说,在那馨看不见的地方不用这么投入。

可是她好像力气不够,推了一下,白慕霆纹丝不动,她只能保持着这个动作没动,也蠕动着唇说:“这里可是停车场,有监控的,监管的可以不理,但是狗仔却不能不理。”

“那馨前一步刚被打击,后一步狗仔就来了?”

“完全有可能啊,就是那馨的话,明着她不敢,暗着她敢,我们明着驳了她的脸,暗地里指不定怎么对付我们呢,只要她不在家里装监控,我就谢天谢地了。”

“你怕狗仔?”

“准确的说是想低调点。”

“她要装监控我觉得是好事,咱们就来个反侦察如何?这种婚姻生活是不是像史密斯夫妇?”

“你说得我好期待!”那蓝轻轻抿了抿他的下唇,“好了,该启程了。”

那蓝估计那馨差不多来了,她现在还不想过多刺激那馨。

“去哪儿?”白慕霆问。

“吃饭。”那蓝说完转身。

白慕霆又拉住她,意犹未尽的表示:“你很饿?”

“你不饿?”那蓝歪着脑袋俏皮问。

好吧,饿就饿吧。

白慕霆点点头,跟她上车。

车行至门口,那蓝摇下车窗向老实等待在侧的那馨招呼:“上来吧,我们去吃午饭。”

那馨白了她一眼,没说话,拿好摄录机坐进了车后座。

用喻宏波的话说,她得在每个月的考核这天都做那蓝的跟班,对此,那馨特别怨愤,也不知道那蓝到底给喻宏波灌了什么**汤,居然这样帮她。

她万万没想到,那蓝离开后,她独自进喻宏波办公室找他理论时,男人居然说:“我的态度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一切都要按照白纸黑字的规定来,我这里是正规和权威的信托公司,不是你那馨和那家公报私仇的地方,如果你要用我的手去打击那蓝,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你别以为你是那家的人,我就一定要忍让你三分,这公司,大股东还是我,如果你想挑战我,或者我背后的利益关系,你尽快去惹那蓝,

还有,只要我发现那蓝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那氏和我的合作就此终止,别那赔偿和违约的话来堵我,我可不吃你那套,你最好想清楚,再决定这个考核应该怎么做。”

“……”那馨被喻宏波呛得要死,气得一个用力,摔了他桌上的水晶杯,“姓喻的,你确定你要和我那家作对?”

喻宏波竟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翻阅起来,直接不理她了。

她再生气,也委实也不能在喻宏波面前犹如泼妇,只得含恨离开,悻悻而去。

那馨近来一再遭受无视和打压,心里本就有一股怨气没处撒,再加上今日这股气,更是气得七窍冒烟,一路上不停活跃大脑,得想一个方法治治那蓝。

那蓝默默观察着后视镜里气得想杀人,又不敢动手的那馨,心态还是和对顾子行一样,她不敢反击得太过分,担心那馨挡不住,会落得和顾子行一样的走火入魔的下场。

她现在的态度,就是荣耀收购的GS的观点。

在她还没能力夺回那氏前,可不能让那氏没落。

车停之处是那蓝最喜欢的一家川菜馆。

她看着白慕霆问:“我这顿想吃辣,ok?”

“嗯哼。”白慕霆歪歪脑袋,表示同意。

“你呢?”那蓝看着后视镜里的那馨,“我记得你很能吃辣。”

“我不需要你的假慈悲。”那馨毫不客气,“我就算饿死,也绝不讨你的饭。”

“噢?那你饿死了还怎么拍我们呢?我可不想在我新婚的甜蜜期,搭上一条人命,你每个月的这一天最好配合我,只有你好好配合我,我才能好好配合你。”

“我不需要你的配合,我巴不得你不能结业。”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