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那蓝拿出手机,在那馨面前摇晃着假装打电话:“那你这么说的话,我就给喻叔叔打电话,让他换人了。”

“那蓝你别太过分!”那馨一个激灵的伸手去夺。

那蓝猛收回手:“我哪里过分了?我只是叫你一起吃饭,叫过分?”

那馨狠瞪了她一眼,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怎么想的,她如此不待见她,她还要送来一张热脸,等她波冷水吗?

那馨直觉没好事,可这个饭又不得不吃,只好跟着下车,只当工作,开始拍摄。

目的地是一家纯川氏菜馆,涵盖了川氏火锅和家常菜的多品种。

那蓝首先点了一个微辣火锅,又点了几份川菜代表菜。

白慕霆不太理解那蓝的行为,但知道她这么做必有用意,且那蓝心地好,请妹妹吃饭人之常情,也便装聋作哑地坐在一旁,不干涉那蓝表演。

火锅开得很快,各式荤素上齐,各式熟菜也上齐。

那蓝首先给那馨碗里夹了一片水煮鱼:“很久没在一张桌上吃饭了,摄录机先关会儿吧,好好吃顿饭,别因为跟我打嘴仗饿着自个儿,那就没办法好好工作了。”

“你不用老拿工作威胁我,我公私分明,该我做的,就算饿着肚子我也会做好。”

“是吗?堂堂的那家二小姐,你真的有过饿肚子的经历?”那蓝忽然正色看她。她眼里的那馨,属于憋不住事的,很多事还会不打自招。

那馨依然不友好地瞭了她一眼:“不关你的事。”

“在私是不关我的事,但是在公,我们可以合作一下。”那蓝轻飘飘道,涮了一片肥牛夹给了白慕霆。

那馨很容易会入那蓝的套,即使知道是个套,她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什么意思?”

“你不是在和M国华裔骆飞扬交往吗?你逼婚失败,导致对方直接提分手,对此,你特别难过,还因为面子问题,被其他两个妹妹耻笑了。”那蓝说得云淡风轻,一边说,一边嘴里也不停,一连吃了好几片肉。

“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笑话我,那就不必了,我已经过度了那个伤心的阶段。”所谓笑柄,早已公开,一段已然死亡的感情,那馨已不惧。

“你对我现在的工作应该不陌生吧,”那蓝喝了一口冰可乐,笑道,“如果我有办法让你们和好,你会不会好过点。”

那馨一愕:“你到底什么意思?”

白慕霆也顿住,看着那蓝那双神采焕发的眼睛,猜测着她的用意。

“我相信没有免费的午餐……”确认了那蓝的话,那馨狐疑极了,“以你现在的能力和身份,你的目的也应该不屑于回到那氏,委身那氏。”

“哈哈哈,你还没有衰到无药可救嘛。”那蓝大笑,“我自然有我的原因,至于为什么,你后面会知道的,你愿意的话,我们现在就来谈谈细则。”

那馨却不敢了,怔愣地盯着那蓝:“我怎么感觉你在把我往阴沟里带?”

“信不信随你,你有一顿饭的考虑时间。”那蓝说着,继续开吃,她这会儿拿捏住了那馨,胃口好得很。

激将法有时对那馨这种缺爱的女生是非常管用的。

“我知道你很了不起,帮助很多人追爱成功,而且几乎没有失败过,我不怀疑你的能力,但我怀疑你的用意,这件事成功了,你会促成我父亲和对方的合作,这对你似乎没有任何好处。”那馨却是真的吃不下。

火锅里的菜还在烫着,那蓝放下筷子,严肃道:“谁说你和骆飞扬在一起了,骆飞扬的父母就一定会和你父亲合作?”

那馨吃了一瘪,被那蓝一话堵得满脸通红:“你、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我了解骆家。”那蓝觉得是适合给这个还不太清醒的小丫头上上商务课,“就算你为骆飞扬生了孩子,成了骆家少奶奶,你父亲也得不到骆家的任何好处。”

“为什么?”

“就因为那氏会永居白氏之下!”那蓝正了正身,这下子严肃得不能再严肃了。

白慕霆也听得愣住,兴致盎然地看着那蓝一副老师的样子给那馨这个傻学生上课。

“白氏作为东南船王世家,不仅在江都拥有无可撼动的地位,在亚洲任何一个地方,都同样拥有无可撼动的影响力,再加之白氏落地江都,你觉得骆家会不会放弃整个亚洲的市场,去和仅仅只有几城市场的那氏合作?

再者,那氏几兄弟联合扳倒老大的事在六大家族内部早已敞亮,骆家只要一调查就知道那家人是什么品格,你觉得他们会为了一个女人冒险吗?”

那馨脸色巨变。

那蓝再加以分析:“而且你作为嫁到他们家的媳妇,属于嫁出去的女儿,他们只需要支付一笔不菲的聘礼就行,至于你愿不愿意就是你的事了,对他们而言,不缺儿媳妇人选,但对你而言,十分缺合适的丈夫。”

所以这就是那蓝宁可要一无所有的他,也不愿意嫁入豪门的原因吗?

白慕霆有些意外,也有些失落,那蓝什么时候对白氏这么了解了?

她这么一顿猛夸,他同步感到了受宠若惊和胆战心惊。

那馨彻底呆住,失魂般靠向椅背。

等到那蓝把锅里的熟食都吃完了她才反应过来,抓住她的手问:“你有办法是不是,能把我从那家那个漩涡中拯救出来是不是?”

那蓝没有意外,将那馨的筷子放回她手里:“吃完饭再说,人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打仗。”

白慕霆睨了那馨一眼,对女人这调转枪头的快速转变不免觉得可笑。

怎么同一个家族产出的人,差距这么大。

后半场,那馨格外安静,听话地一口不停歇,吃到最后酒足饭饱,她道:“你……”

想了想,还是换了称呼:“表姐,这辈子,你就是我唯一的表姐,我知道你有办法,只要你愿意帮我,你说什么我都照做,为了表现我的诚意,这次你考核的事我一定帮你拍到最好,让董事会零异议通过。”

那蓝看着那馨,心里想着这姑娘还不算太笨,她的攻略水平一直在线,简单一顿饭的时间,她就听到了她想听的话。

于是道:“午饭吃完后,我的习惯是睡午觉,今天不睡了,我们找个咖啡厅的包间坐会儿?喝点咖啡,提点神。”

白慕霆对接下来的姐妹重新相认的桥段不敢兴趣,主动撤退:“我就不去了,你们慢慢聊。”

在他深刻的明白那蓝要做什么之后,就得助那蓝一臂之力,用新婚中难舍难分的亲昵揽住那蓝的肩,再用最深情的目光凝视那蓝:“我去超市逛逛,等你回来吃晚饭。”

再大义到不计前嫌地看向那馨:“一起来吧,我的手艺还不错。”

“……”那馨顿时充满了无言的感动,有些无以复加,即将到达眼泪都快流出来的地步。

“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一个下午的时间还很长。”白慕霆说完,转身往大马路方便坐车的方向走去。

“他没有车吗?要去坐大巴?”那馨视觉感观表示相当神奇。

“有问题吗?”

“他……他怎么这么接地气呀,宁愿坐大巴,也不叫你送一程,或者直接给他买部新的?”那馨觉得这种人放在富贵云集的上流社会群里,简直不要太另类。

“这就是我喜欢他的地方,肯踏踏实实和我过日子。”

那馨最难解的是,她刚刚仿佛听到:“他说他去逛超市,买菜?给你做饭?”

“是的,你没听错。”那蓝转身往车停的方向走,边走边聆听紧追上来的那馨的疑问,“这种绝种好男人,你上哪儿找的,太稀罕了。”

那蓝笑着没说话。

那馨的好奇点已被推至高峰,那蓝的沉默激发了她的穷追猛打:“哎哟表姐,你就跟我说说嘛,我的好表姐。”

那馨拉住那蓝,挽住她的胳膊,将她堵在车门口:“这男人太罕见了,不仅长得帅,有气质,有气度,如果不是知道江都富豪圈没他这号人物,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隐形高富帅了,男人需要的优点他全有,还有刚刚我们吃饭,他全程都在听你说话,不打断你,还给你夹菜盛饭,明知道你刚刚领到遗产是个富婆,还主动去买单,这种男人,在今天之前只活在我的想象里。”

那蓝很喜欢那馨如此这般的高度评价,以及对她的极度羡慕。

她不缺钱,缺的真的只是人。

“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有缘,是缘分让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出现了,凑巧他还是一个适合过日子的好男人,”那蓝转身,握住那馨的双肩,“其实你也可以,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你父亲再疼你,也顾不了你一辈子。”

这个道理那馨一直都明白,只是她没有那蓝那么豁得出去,被那家逐出门去,她会怎么样,她完全不敢想象,唯一的可能就是远嫁,明面上博了彩头,私底下也博了自由。

“我知道,”那馨四下一探,替那蓝拉开车门,“我们换个地方谈。”

那蓝反倒不急了,她得把那馨的胃口吊的足够高才能一次性到达目的地。

小汽车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中间,慢悠悠地开着,那蓝左右四顾,想找一间不属于那氏监视的咖啡厅。

那馨顺着那蓝的目光看过去,比较理解的表示:“表姐,你是在找不是那氏品牌的咖啡厅吗?”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