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那蓝不免为艾丽斯感到悲哀:“那你们有去过那个小岛吗?”

“有,是第二年夏天去的,那也是我们恋爱半年后第一次出游,他大手笔包下整座岛屿,让我尽情享受岛上的每一项娱乐设施,可只有我知道,他是有第三者强迫症,所以连岛上的服务员,都是荣耀员工临时充当的,也权当是在给她们放假。”

这样的恋爱,看似在享受二人世界,实则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其中有多寡。

“不过孤男寡女,月黑风高,你们有发生过什么吗?”那蓝想知道那个男人的心理到底会扭曲到什么地步。

艾丽斯提到这个,更难言了:“你想八卦的所有画面都没有。就算我肯低下高贵的头颅主动投怀送抱,人家也不肯要。”

“啊?!”那蓝不可置信。

“那天晚上,本来是个好机会,我希望我能化解他的冷,我们能够更进一步,但是不然,等我洗完澡,穿着一件连我自己都羞的睡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竟能做到对我视而不见,眼睛里只要电脑。当我主动坐到他身边,拿开他的电脑,整个人缠上他的时候,对他说: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只是被迫接受我,但是,既然我有这个机遇来到你身边,我就会用我的方式吸引你,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艾丽斯动情忆完往昔,忽然觉得丢脸极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拒绝艳如艾丽斯的女人?那蓝也是诧异极了。

“他怎么说?”那蓝的歉意挡不住好奇,还是问了出来。

“那是第一次,我感觉到我遇到困难了,他的内心十分强大,就算我送上门他也不肯要我,连垂头看我一眼也不肯,却又不是像其他那些正人君子一样直接推开我,而是……”

那一幕近乎是她人生中永恒难忘的耻辱:“他说:请自重,我和你在一起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禁欲,和我在一起,我可以给你一切,唯独不是我这个人。你若愿意,我们可以保持这样的精神恋爱,你若不愿,随时可以离开,我会补偿你。”

那蓝捂脸,替艾丽斯感到难堪。

她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男人面无表情的说出“禁欲”时,女人的自尊心遭受重创后想死的心都有啊。

这男人,高手啊!

很简单的清心寡欲就能逼得对方知难而退。

现代社会,能接受一个禁欲男友的女人,大概和“禁欲”本身一样,近乎为0了吧。

那蓝不禁要为艾丽斯挥一把同情泪。

“即使这样,你还是坚持了三年?”

“这件事,是我人生中唯一惨败的事,我艾丽斯这辈子竟然在长达三年的时间内都无法感动一个男人,我至今都想不通,我到底失败在哪里。”

“或者是他真的禁欲呢?”

“不可能。”艾丽斯针对这件事特意问过阿姨,阿姨的回答是,“你得有点耐心,Ben身份不同,想嫁给他的女人太多了,他要是不禁欲,那就天下大乱了,不过他越是禁欲,越值得你托付,现在这样的男人太稀缺了,你可得好好把握机会,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多试几次,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多花点心思,他总有软化的那天。”

所以艾丽斯坚持了三年。

“那你为什么不继续坚持呢?说不定,他真的会被你的诚意感化呢?”

艾丽斯绝望地摇着脑袋。

正当那蓝对艾丽斯攻破男人的手段感到无力时——

艾丽斯却忽然眉峰一转,冲她勾魂式的笑道:“当一种方法在同一个男人连续失败后,就得换个方式了。”

“呃……”那蓝自觉不便再问,她想听的故事,艾丽斯已经讲完,再问就是咄咄逼人了。

正好艾丽斯有电话进来,接完电话,伸手招来服务员:“请帮我们剩下的菜打包,然后结账。”

一个电话接完,艾丽斯又恢复到了精致女人的优雅模样。

那蓝还没反应过来,艾丽斯已结好账,道:“我有个应酬,就不回公司了,你把打包的菜带回去,一会儿会有保姆过来拿,我先走了。”

等那蓝反应过来时,艾丽斯已经消失无踪,而她陷在“换个方式”的漩涡里,想着这难道就是安排祁愿和她去到B先生身边的软性攻略?

Mr.B,那蓝现在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下午四点。

艾丽集团大厅。

这是林绾绾第一次造访国内知名女性时尚品牌艾丽,纯女性化的粉紫色 粉白色的装修风格,倒是符合艾丽斯的风格。

和大多一线品牌选择用英文字母做logo不同,艾丽斯选择用一个简单的艺术字体“艾”,倒是挺新鲜,也别具一格。

不愧是深爱着白慕霆的女人,白慕霆喜欢中文,她也紧随其后,这么多年一直没变,够坚持啊!

林绾绾欣赏着她也喜欢的颜色布置,不知道的还以为艾丽斯有什么洁癖,如她一样的知情人,只会替白慕霆头疼,面对这样一个不在眼前的死缠烂打,到处表示着对一个男人的痴情,引发外界关注,有一天真相揭开,不知道这个那蓝有没有做好夺人夫的污蔑准备呢?

特别是,林绾绾还在大厅很醒目的右边靠电梯的大墙上,看到了那蓝的个人宣传海报,和老板艾丽斯、杰出人物祁愿并排在一起的大海报,一眼看去,那蓝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

一身白色正装西服,身姿挺拔,整洁的头发,乌黑发亮,梳着一个低低的马尾;漂亮的圆脸,大眼睛,微微一笑时足够暖人心智的笑颜——是比高傲的艾丽斯有吸引力。

倒是和她之前见到的、了解的、知道的那蓝不太一样。

顾家订婚宴上的那蓝,强势、干练、**,是男人都会望而却步的类型,一个女人被男人逼到绝境,有的会孤注一掷的反击,有的会顾全大局忍气吞声。

后者她见过不少,前者也见过许多,两者都逃不过私下交易,唯独那蓝,是她见过的第一个不屈不挠的战胜方。

林绾绾越想越有趣,直奔接待处,想不到这里不仅排得上名号的女人都有才貌双全之姿,连一个前台接待也长得这么水灵,唉。

林绾绾这瞬间真叹自己为何是女人,要是男人该多好。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啧啧啧,不仅模样水灵,声音也宛若黄鹂呀。

林绾绾一笑,道:“你好,我慕名来访,想拜访一下你们设计总监那蓝。”

“请问您有预约吗?”对方上下打量着她,身为堂堂荣耀集团的代理总裁,林绾绾平时出门可是把自己装扮得高贵大气上档次的。

“没有,临时约的,可以吗?”

“对不起,没有预约的我们会延迟安排见面,请您先登记,等那总监有时间了我们再联系您。”对方拿出一个访客登记册,要给她签。

林绾绾几时被这么拦截过,心里有冲动想出示自己的名片,给这个没有眼光的小姑娘一点威严看看。

可下一秒,她道:“我是带着诚意来的,准备了一份一个亿的合约想和那总监签,你要是耽误了这笔买卖,可能承担后果?”

“这……”女孩犹豫了。

“你可以向你们那总监汇报一下,就说我姓白,她要是不见我,我立马走,不为难你。”

女孩没法阻拦她的执意,只好打电话到设计部报备。

六楼设计部。

刘渊渊挂掉从一楼大厅打来的电话,转身进了那蓝办公室:“那总监,有客访。”

刘渊渊的敲门声将那蓝从正在构思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她抬头,问:“谁?”

“是个女的,说姓白,带了一亿的合约过来想和你聊聊,正在一楼访客接待室。”

姓白?

还没正式拜访白慕霆的家人前,姓白的慕名人,那蓝得重视:“我马上去。”

一楼访客接待室设在前台正对面的咖啡吧,无任何门窗的小天地间,正坐着一名背对她的年轻女……孩。

来人打扮得十分时尚青春,无法和一本正经的职场女性联系在一起。

“你好,我是艾丽集团设计总监那蓝,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那蓝走到女孩看得见的身前停步,伸手示意。

“你好你好……”林绾绾仰头看到那蓝本尊,惊讶得有一瞬间的失神,本尊和上镜相差不大的、代表没有经过后期刻意美颜的女人,她今天也算见着了,表示惊喜地伸手相握,“我叫林……”尬然一笑,旋即改口,“我叫白慕婷,娉婷的婷,是白慕霆的妹妹。”

那蓝忍住怪异感,请女孩就坐,并向前台招手:“两杯咖啡,谢谢。”

“白慕婷?怎么你们家取名都取一个音的?”那蓝快速扫视女孩,全身上下除了一支手机,什么都没带,所谓的一亿合约,不真。

“是啊,爸妈说一个音更是兄妹,叫儿子的时候就叫哥哥,叫女儿就叫妹妹,这样就不容易混淆了。”

“那不会被外人认错吗?”那蓝有些奇怪,这个女孩是哪里冒出来的,对白慕霆有认识上的了解,但模样完全不像,即使是兄妹,也是没有任何血缘的。

“不会啊,我们父母离异后,一个随父一个随母,我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哥哥一直都很早熟,我们除了过年,一年见不了几次。”白慕霆父母离异是事实,林绾绾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她本来也是白慕霆认的干妹妹,冒充一下亲妹妹,也不算违背他。

“大嫂。”林绾绾蓦然改口。

那蓝不太适应的一怔。

“你知道吗,当我得知哥哥结婚的消息后,我非常震惊,我哥这人吧,有点闷,还木,你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直接从女朋友晋升为老婆的女人,我崇拜你。”林绾绾像个被施了魔法的孩子,眨巴着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她。

那蓝被这样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然,仿佛要看透她。白慕霆父母离异的事,她只听白慕霆提过一次,对女孩的身份半信半疑,一个半生半熟的妹妹,这么关心她?

不过她慕名而来,还对自己这么有兴趣,即使合约是假,身份是假,为了这个陌生女孩的陌生气息,她也很想亲密接触一下。

原本晚饭时间她想去会会祁愿,现在只能改期了。

于是道:“快到晚饭时间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慢慢聊。”

“好啊。”林绾绾巴不得。

两个聪明女人的相处,是明知道对方来者不善,还愿意往细里考究,这种女人,比艾丽斯那种一眼即透的傲慢型,可太有探讨价值了。

林绾绾充满了期待。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