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怎么了?”那蓝对那馨奇怪的目光不以为意。

“我在想,姐姐有那么好个老公,而且白兰奖在即,为什么还要到这种地方来消耗时间和精力,难道姐夫不担心吗?”

“你不知道设计是需要灵感的吗?当我灵感匮乏和压力大的时候我当然要同步充实和释放,还是说,你的压力还没大到要释放的那一步?”

那馨即使在那蓝面前比较傻,但她本人自觉并不傻,能听懂那蓝话里的深意:“你是在说,因为你的事,我有没有受到那两家施加的压力?”

倒是不傻。

那蓝抿嘴笑:“最近怎么样?”

“正常,为了不让那两家人起疑,每天还是坚持准点进出那家,定期在那家、父母外搬的家、公司三头跑,这种日子表面很平静,实则很刺激,谢谢你让我悲哀的人生有了点水花。”

“我找你出来,要你做两件事,算是考验,你做成功了,我自然会帮你联系骆飞扬,若你失败了,你就没资格再找骆飞扬。”

那馨一听骆飞扬的名字,浑身都是劲儿:“你说,我一定尽力。”

“我不要你尽力,我要你必须。”那蓝眼神锋利,直射那馨瑟缩的眼瞳。

那馨心一紧,感觉到事情棘手,警惕道:“什么事?”

“白兰奖在即,在未来仅剩的半个月时间里,我无法预估那家会有什么动作,我要你监视那家的一举一动,有任何风吹草动立马告诉我,这次比赛能顺利完成便罢,若有一丝瑕疵,我再也不会相信你。”那蓝近乎不近人情的、孤注一掷的给那馨下最后通牒,“这件事直接决定你和你父母未来的好坏,你最好重视。”

那馨默了一会儿,似乎在评估这件事的难度:“我一定会尽全力做好,但是姐姐,这件事难度非常大,我一边要上班,一边还要监视,如何两全,请明示。”

那蓝盯紧了她,在已经下矮状的那馨面前,咬开一瓶酒,放到她手里:“那是你的事,你若连这点圆滑的本事都没有,你仍然驾驭不了骆飞扬。”

那馨心里本就委屈,她很想告诉这个姐姐,她这些年并不比她好过,但这种示弱服软在眼下并不可为,她很明白,得等到事成的那天,那蓝才会相信她。

她一口气喝完酒,看到墙角砸碎的酒瓶,猛一下也将手中的酒瓶扔出去,算是破罐子破摔:“你等我好消息,后面我们尽量少见面,我怕被跟踪。”

那蓝讽笑:“我们就算不见面也会被跟踪,我家里已经被那家远程监控了,现在科技很高明,我还不知道他们具体怎么监控,总之就是被监控了,你最好小心点,被他们抓到了,你就是死路一条。这件事,你说得不错,很难,考验你的情商是否真正当得起一个豪门的儿媳,以及重新成为那蓝的妹妹,要夺回那家的难度,远比这个大无数倍。”

那馨深受那蓝用骆飞扬激她的刺激,只能硬着头皮上:“我会办好的,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你还不能走。”那蓝轻轻叫住她。

“为什么?”

“你不想知道骆飞扬的近况?”

那馨瞬间精神抖擞:“你是一边考验我,一边给我些甜头吗?”

“随便你怎么理解,我只想告诉你,我用骆飞扬刺激你,是在帮助你,也是帮我自己,我并非对你开空头支票。”

那馨重新坐下。对那蓝提供的信息,她深信不疑,这个姐姐没有把握的事是不会干的,她决定干的事,必是有80%及以上的把握,她需要对她寄予厚望。

那蓝拨通了叶晓曦的电话:“在哪儿呢?”

“加班啊,怎么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要请我吃宵夜?”

叶晓曦惯常的忙碌气息萦绕而来,那蓝衰弱的神思又有活力了。

还好,孤僻如她身边也总有几个暖心又暖胃的朋友作伴,她的都市生活才不至于太枯燥:“对,我们叶大记者就是聪明,我现在在巢都,你过来吧,你最爱的巧克力蛋糕,烧烤,冰淇淋,应有尽有,管够。”

叶晓曦本能反应那蓝有事:“你先说什么事?”

“你来了不就知道了?”

“我的那小姐,我现在还真没时间过来,白兰奖在即,这是在江都举办的第一年和第一届,我们公司还是联合协办方,唯一指定媒体,你可以想象我有多忙,你先说什么事,能回答的我先回答你,宵夜就算了。”

那蓝打开免提,直接让那馨听对话内容:“你前段时间不是在采访M国的骆家吗?似乎还是他们主动联系你的?怎么样了?”

叶晓曦一提这事就是泪:“可不是吗,骆家和白兰奖一起来,我最近都快忙晕了,忙得我想哭,不过想想这件事能助我登上江都新闻首席记者的位置,忙一点也值得,怎么,你一个已婚人士,也对骆飞扬感兴趣?”

那蓝瘪嘴,记者的想象力永远比她这个设计师更丰富:“我是想请骆飞扬当我的展示模特,你先把你能透露的透露给我,比如骆家的情况,骆飞扬的近况和档期等。”这个想法一直在她脑中酝酿,直到得知那馨的心思后才定下来,她想一箭双雕。

叶晓曦听得惊讶:“眼光很不错嘛!骆飞扬国际名模的招牌可不是吹的哦,不过他不见得会当你珠宝展示的模特哦,你这个攻略难度很大,不过可以试试,我见过他本人,至今为止,我还没见过比他更帅的男人,咱们江都,大概也只有荣耀的那位可以比一比,不过他可比荣耀的那位亲切多了,在我面前没架子。”

“难度再大我也要试试,你知道这次比赛对我有多重要,我想尽善尽美,竭尽全力。”

“好啦,等下发你邮箱,回聊。”

那馨在旁边听得热汗涔涔,一把抓上那蓝的胳膊:“姐姐,你说真的吗?你要请飞扬当模特?”

“别想多了,我是为了我自己,不管你想怎样,前提都得是我先和他见面以后,等我探探他的口风再说。”

那馨激动得双手抓紧那蓝的胳膊:“我知道姐姐出马一定可以,这件事里,我是被动方和弱势方,全仰仗姐姐了。呃,有件事我本来还没把握,想着等我确定了再告诉你,但现在,我可以先告诉你,你好有个心理准备。”

那蓝本着给点甜头让这丫头做事积极点,没想到还炸出意外收获。

“说。”

“这几天那樱带回来一个男朋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会错意,对方好像有意无意的在泄露一些信息给我,前晚,那泽一家外出应酬,他特意引我到书房,好像是给我机会偷听,我看他进去的时候把门露出了一个口子,我就扒在门上听,那轩在交代他们,说要把你老公做‘鸭’的事爆出来。

我听到他很惊讶的问‘鸭’的事,那轩的意思是,那蓝的老公白慕霆的背景太干净,干净到一点纰漏都没有,他们很为难,几乎没有攻击点,所以他们想要给你老公制造攻击点,等‘鸭’的新闻爆出去,一定会分散你们的注意力,从而你对比赛的事就没那么上心了,最好的结果是,主办方,因为之前顾子行的事对你的印象已经打了折扣分,如果再爆出‘鸭’的传闻,他们根本不会再去弄清楚八卦的真假,直接就取消你的参赛资格。这种世界级大赛,主办方主要规避的就是负面。”

那蓝知道那两个男人做得出来,最好她能一次性跌入谷底永无反弹机会。

“你掌握到了这么重要的信息,为什么不说?”

“我本来想跟你说的,但是刚刚听你说他们已经在监控你了,我就不敢告诉你了,而且我怕这只是他们在请君入瓮,故意让我听到,故意试探我的忠诚度,如果我转头就告诉你,那我不是穿帮了吗?对不起,就当我自私吧,在没有得到你的承诺前,我还是要以自保为上啊。除非能弄清那樱男朋友是谁,侧面帮助我的动机,否则我都没办法确定这个曝光的真假。”

那蓝听出了玄机,她好像遇到好人了:“这个人能参与到那轩父女俩的内部交流中,已是深度取得他们信任,你找个机会套套他的话。”

那馨觉得今晚那蓝给她布置的任务,已经严重超出她的能力之外。

她想了想,那蓝要的无非就是对当初事件的认错道歉,以及他们那臻方的弥补,在当前一系列重大事件面前,她已经不在乎她的面子了,继续下矮状:“姐姐,我承认某些方面我确实不如你,你想要我怎么做,你直接告诉我。”

那蓝实在想笑,却又很想哭:“抄小路的事谁都想,可是在我们刚刚被赶出那家的那些年,却没有人给我一条小路,我的今时今日都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你别怪我狠心,我现在给你一条小路,就是害了你以后自己走大路。”

可是怎么办?看着这个几乎要给她跪下的表妹,她那可憎的同情心又泛滥了:“我给你一周的时间,把那樱男朋友的身份调查清楚,你要办成了,我见了骆飞扬,会想办法让你和他见一面,作为奖励,如果比赛前,那家没有破坏,我会考虑让你和他搭档,也是奖励,但你若办不好,我这辈子就和你再无关联。”

那馨忽地泪奔。

她撇向那蓝放在玻璃桌上、亮屏中显示有新邮件进来的手机,很想看看那封邮件里到底写的什么。

可这个时候她没胆量开口,不看,才是她前进的最大动力,骆飞扬现在只怕已经厌恶了她,就算他近在身边,她也没有上前哪怕打一声招呼的勇气。

那蓝看到那馨**而又火辣的目光,倒是不介意给她看。

她拿起手机,准备翻阅。

那馨却突然起身,回避那封邮件:“我得回去了,再晚了怕露馅。”

那蓝喝了口酒,道:“随便。”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