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一边是不久前还信誓旦旦向她保证绝无二心的挂名老公,一边是刻前刚刚威胁恐吓过她的挂名情敌,这一天还真是有趣,这么大个江都城,缘分竟让她见了两次,那蓝不知道眼前这一幕这是要重拾旧好呢?还是原形毕露呢?

总之,不关她事。

可是为什么她心里又酸又痛呢?

酸痛感混合酸涩感,那蓝的心脏有些难以负荷,她低下头,想走。

“你听我解释?”白慕霆拉住她,拉紧她。

那蓝挣扎了几下,没挣脱掉,她耐心告磐,直接甩:“你放开我。”

这个酒吧,包间内隔音好,包间外一言难尽,偏安静,这边还有好几个包房,那蓝不得不压低声音:“你们什么关系我没兴趣,但是契约内,特别是现在考核期内,你必须配合我把这戏演好,所以不管你们有多么情不自禁,请你控制,最好别被对家发现,如果发现了,我之前承诺你的佣金也可以反悔,你想清楚。”

那蓝再度挣扎,可这回,白慕霆直接将那蓝抵在另一面墙上,一个吻覆上去,狠狠压住她的嘴。

林绾绾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羡慕嫉妒却不恨,她的面前如同海风呼啸,大浪淘沙,而她则是惊怔得张大嘴巴,瞪圆眼珠,活脱脱的现场直播呀,活脱脱的真人示爱大秀啊,男主角还是白慕霆,这仿佛是一副值得永久珍藏的画面。

她脑海中不禁飘出白慕霆的另一个画面:英勇、果敢,敢爱敢恨,他们认识二十多年,她怎么从来不知道白慕霆的霸总感,是要么不发作,一发作就一发不可收拾呢?

林绾绾赶紧掏出手机,用视频录下来。

同时给董文谦发信息:有大戏,赶紧过来。

那蓝被白慕霆的双手和双脚禁锢住,她完全动不了,只能通过咬他的嘴唇来提醒他自重。

那蓝一咬,白慕霆没反应,反倒加快了嘴唇蠕动的速度。

那蓝二咬,白慕霆眉峰一皱,想用舌头去撬那蓝的齿。

董文谦赶过来正好看到白慕霆霸王硬上弓的一幕,太绝了,他看得怔住。

那蓝三咬后……从董文谦的角度看过去,两人的嘴唇间满是血,白慕霆还是没停,直到那蓝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白慕霆才慢慢停了下来。

如此羞辱,那蓝一巴掌正欲挥上去。

白慕霆反应之快,抓住那蓝的手,郑重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干嘛要生气,我不是要逼你喜欢我,只是想请你冷静一下,听我说,她真的只是我妹妹,你刚才误会了。”

林绾绾连忙上前拖住那蓝举起的右手:“是是是,那蓝小姐,都是我的错,我真的是她妹妹,请你给我五分钟解释时间,我们换个地方,我向你认错。”

“那蓝小姐,我是老白的兄弟,我们是三个人一起来的,真的不止他们俩。”董文谦尴尬地帮忙解释着,他的经验告诉他,白慕霆刚刚和林绾绾在一起的画面仿佛被那蓝撞个正着,正当误会中时,白慕霆使了绝招。

林绾绾忙着反应,站到董文谦身边和他十指紧扣:“这才是我男人,我和老白,真的只是兄妹,请原谅我一时兴趣,冒充了他的前女友。”

林绾绾高举和董文谦牵着的手,笑道:“我以我们的幸福向你发誓,你真的是老白第一次真心喜欢的女人,照这么看来,你也是唯一一个。”

人前不易动大怒,那蓝忍住火气,胸口高低起伏地喘着大气,被这冷场面浇得偃旗息鼓,也有些被这个女孩搞昏了头,在看向说话的男人和林绾绾表明的立场时,忽然明白了:“你是白慕霆的妹妹,但从你们的长相看,是非亲生的关系,你替他来考验我?”

“不错,那蓝小姐真是聪明。”林绾绾尴尬地对她竖起大拇指,想要缓和冷场气氛。

“我们回家再说吧。”白慕霆一句“回家”,引得三人纷纷侧头。

董文谦八卦体质大开,笑问:“回哪儿?”

“我和那蓝的家。”白慕霆在这二人面前无需掩饰,他摸了摸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想给云梦杰打个电话,考虑一瞬,放弃,云梦杰有意回避他们,他该尊重他。

只是林绾绾忍不住,在“回家”途中,把刚刚激吻的视频发到了他们的四人群里。

此举不怕得罪白慕霆,就像白慕霆自己说的,他们四人之间不该有秘密,而且……

那蓝在专注开车,白慕霆瞥了眼林绾绾拍的视频,角度正好在两人之间,他和那蓝的关系已成事实,云梦杰早晚都要面对。

给云梦杰发信息:蒂兰小区C栋901,过来吧,大家聚聚,是时候向你们交代我和那蓝的事。

同时在群里发出警告:那蓝不知道我的身份,待会儿自我介绍时,名字、职业、背景、家世,你们看着办,不许给我捅娄子。

坐在后车厢的林绾绾和董文谦相视一笑,开始各种杜撰。

蒂兰是江都排得上名号的环境优美的小区,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江都的中上层蓝领,也是林绾绾比较倾向的购买区域。

那蓝和白慕霆的新婚小家在小区的外围,正面临海的位置,林绾绾站在阳台上,对着上有漫天繁星,下有浩瀚大海,再加上12楼不近不远的距离,享受星光沐浴,海风佛面的清凉感,仿佛城市中的清凉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站在书房的阳台上欣赏完外景,林绾绾又迫不及待冲到有香气飘过来的厨房,厨房里还放着白慕霆今天精心准备的各种小菜,林绾绾饥饿难耐,手夹起一块拌肉放入嘴里,一边吃一边大叫:“老白,你的手艺又增进不少诶,这才多久啊,一个多月,神奇呀你,这手艺可以开餐馆了,我保证天天捧场。”

“呵。”白慕霆冷笑一声,把出门前还剩下的菜热了一遍,端上桌时,才引得一直安静旁坐的董文谦回神。

“别说,还真饿了。”

白慕霆给大家分发筷子:“别浪费,大家一起解决了,不过没米饭,就这些菜,能吃多少吃多少。”

董文谦垂头,看到群里云梦杰发的消息:一会儿到。

“梦杰呢?给他留了吗?”

林绾绾已不顾淑女形象,开始抢吃:“不用了吧,这个时间点估计早吃了。”

那蓝虽然弄清了事情,但喝了一肚子酒的胃里又饱又涨,完全没食欲,上完洗手间出来,她道:“你们吃吧,我喝了点酒,有点晕,先回屋歇会儿。”

林绾绾当然不客气,只是有任务在身,也不敢过多放肆,赶紧扒拉几口,接过白慕霆拿过来的贴心奶茶,进了主卧房。

她刚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里面的大红喜色,实在是惊艳、刺目又劲爆,仿佛像一道高门,让她难以跨越。

这会儿,她无奈跨越,敲了敲虚掩的房门:“那姐姐,我能进来吗?”

那蓝吃了颗解酒药,上次在B&A开的药效果很好,刚入口,似乎立竿见影,脑子不晕,思维也活跃了,她看向门口冲她甜笑的女孩,招手:“进来。”

林绾绾恐踩脏了地板,大步跳进门,反手关门,将白慕霆的跟踪目光隔离在外,再将手里的奶茶递给那蓝:“老白为你做的,趁热,赶紧喝。”

白慕霆做的奶茶是真的好喝,只是那蓝这会儿一肚子水还没排解完,不敢再喝,礼貌地喝了几口,她将林绾绾拉到床沿边坐下:“你有话跟我说?”

林绾绾不太好意思地朝她傻笑:“是,但首先我得为白天那些不太友好的话,向你道歉。”

白慕霆望着被林绾绾关上的房门,仍然担心那丫头会怎么解释。

董文谦将一杯白水放到他面前:“别看了,绾绾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没分寸,她好歹也是你的副手,几亿几十亿的生意都没问题,你还怕她搞不定那蓝?”

白慕霆收回视线:“我是怕她泄了我的底。”

“间谍的事她又不是第一次做,她要泄底白天就泄了,以她私下里的小女生性格,能忍到现在就不会泄了,”董文谦看着白慕霆,在这个只剩两兄弟的空间里,看他就像看一个稀有动物,“其实我很理解她的行为,换做我,也可能会匿名去和那蓝聊一聊。”

“我从来不觉得我结婚会是一件新闻。”白慕霆淡然到自顾嚼着嘴里的东西,仿佛和一日三餐一样,是一件每天都会做的再正常不过的事。

董文谦仔细盯着他下唇那一处被咬破的地方,还残留着伤口的印记,益发啧啧感叹:“我只怕是能震动江都,不对,是能震动世界的大新闻吧,白慕霆是谁,东南船王世家第四代长孙,世界名企荣耀集团总裁,江都第一公子,这要传出去你结婚了,你说荣耀的股价是暴涨呢,还是暴跌呢?”

白慕霆冷眼瞧他,一筷子甩过去敲上他的头:“别以为是私底下就能这样有恃无恐,我还是我,在你们面前不会变,注意你的言辞。”

董文谦立马举手投降:“那我委婉点,你不可能永远隐婚吧,到真相大白的那天,你说你是能收获更多的祝福呢,还是攻击呢?你爷爷那关你怎么过?你爸和你后妈那关怎么过?艾丽斯那边又怎么过,最讽刺的是,那蓝还是艾丽斯的下属,这种关系,你不觉得尴尬吗?”

“你要是担心我,还不如担心你自己。”白慕霆无视董文谦提出的系列性隐忧,在他的观念里,“我既然能结婚,就自然有办法化解。我们的婚讯早就公布出去了,要出事早就出事了。”

“那下个月你爷爷80大寿你怎么办?”董文谦不得不当恶人,点醒他,“你别说你不准备出席,或者不准备带那蓝出席。我们能帮你撒谎,说你在国外度假,你再‘度假’也不可能置长辈大寿不顾吧。还有,那蓝要是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你们的矛盾不会比现在更大吗?”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