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那蓝就是一片蓝天!

白慕霆愣了一秒,待到确定这个来得太过突然的惊喜时,心里实在激动。

但他有效克制住激动,表面淡定地拍拍刚刚被她拍过的肩头:“没想到你憋了这么多心事,想哭吗?借你靠。”

那蓝摇摇头,身体和心灵都得到了空前安逸的释放:“谢谢你,我以为我会崩,但我现在一点都没有要崩的痛苦,有的只是对过去那一年的公开告别。”

江都新闻网是三千多万人口的江都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媒体,每条新闻都会同步到APP,也就是三千多万人口中,起码有一半的人会注意到上面的报道,尤其是首页置顶的头条新闻。

那蓝知道叶晓曦供职处是江都新闻下设的社会新闻平台,主要报道一些社会事件,但江都新闻本站主要针对国内大事件和本地时政新闻。她万万没想到,对顾子行的爆料能登上江都新闻最好的位置。

是叶晓曦特意为她说的人情吗?

如果是,那叶晓曦可真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但似乎不太可能,叶晓曦影响力再大,也没大到这个程度啊?!

那蓝笑盈盈的迎上白慕霆关怀的目光,笑:“我好多了,你不是想睡觉吗?去吧,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对于一个长期单身又没人照顾的女人来说,拥有一手好厨艺是养活自己的基本功,你有口服了。”

那蓝说完起身,释然得像个没事儿人,亦或像个与之无关的人。

白慕霆忽然很羡慕她强大的抗压能力,正是他当下最稀缺的。

这种状态,也在间接回答他之前提出的关于那蓝真心的问题。

只是……她是真的没事,还是假装的?

白慕霆看着那蓝进屋,换好衣服,化了点淡妆,心里蓦地有些泛酸。

到底是什么样的过去才能让这么一个本该花样年华的女孩具备这么强大的抵御力量?

白慕霆作为同样被打击过的年轻心里,忽然冒出一丝心疼和敬佩。

“这么一来,你和顾子行的事就人尽皆知了,”白慕霆一步跨到那蓝身前,一手拉住她,一手撑着门,看着她那张美丽无瑕的脸,忧心道,“任何的、哪怕无过错方是完全清白的事都会有负面,比如你对顾家的赶尽杀绝,对顾子行的绝情绝义,你都不怕?

既然你答应和他订婚,在你内心深处,多少对他还是有情意的,这么轻易就能放下,你的爱会否太廉价?这样的攻击,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你……”那蓝诧异抬头,很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她和顾子行之间一直来往得很低调,那些八卦媒体想拍的画面,他们从来没有,她思想传统,不该婚前有的行为绝对不会有,这才导致顾子行对她诸多不满,瞒着她暗自偷腥。

订婚宴上的事,除了顾家圈子里的人,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顾家也不会那么傻,把她退婚的事到处宣扬。

但仔细想想,白慕霆知道也不奇怪。

顾家早在订婚前一周发出请柬,江都六大家族和富豪圈子里有名有姓的人都在受邀名单之列,凭借顾家在订婚前的好人缘,单是订婚就是宴开百桌,如此大阵仗,也是站得高,摔得痛。

还真的无法堵住悠悠之口。

“这是唯一一劳永逸之法,既然做了,我就准备好承受一切后果,我相信舆论会最大限度的理解和包容无过错方。”那蓝答得轻松,看似毫无压力。

白慕霆开始有些相信那蓝的坚强还真不是假装的。

他展开大手,紧紧握住她冰凉的手。

他何曾想过,一个偶然认识,偶然结婚,偶然引发他怜悯之心的女孩,会和他有着这样高度重合的过去。

被背叛,被遗弃的感觉是有多么的似曾相识,现在他就有多么的感同身受:“你不需要撑得这么辛苦,我们是夫妻了,你有任何情绪都可以发泄出来,我即使帮不了你,也一定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那蓝感动在心,却淡定依然,她不想让白慕霆这个素人也同情她,她不需要同情:“我真的没事,比起我爸过世的前几年,现在的这些打击已经不算打击了,你想吃什么,微信发我,走了。”

那蓝潇洒转身,阔步往前的身影飒爽极了,反倒是白慕霆一脸震惊的只剩下敬佩。

有这么英勇的老婆保护着,他这碗软饭端得简直不要太香。

白慕霆震动之余,倍感心间温暖,回到自己的卧房,倒床便睡。

昨天后半夜抽空听特助云梦杰汇报工作,闹了一整夜,现在他真的很困。

但顾氏集团作为江都六大家族之一,爆出这样的丑闻,连累他的手机不断响起,吵得他根本无法入睡。

终于忍无可忍的翻身而起,打开手机,还不到十点的时间,顾氏集团已经股价暴跌,市值十个亿的顾氏,顿时贬值一半。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想到昨天的“鸭子”诋毁,心里大觉舒畅。

虽然他从不做落井下石之事,但顾子行的胆子未免太大,要传出去他白慕霆被人当作鸭,他还如何领导群雄。

刚拨通林绾绾的电话,林绾绾却比他更积极,抢先道:“是收购顾氏的事吗?”

白慕霆眉峰轻拧:“你好像等得比我还急?”

林绾绾如获至宝:“那是!这个时机太好了,我身为荣耀的代理总裁,当然要盯紧每一个对荣耀有价值的商机了,不然我拿什么成绩去堵祁愿的嘴?你是没看到她找我签字时候的那个样子,要不知道你单身,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你隐藏的女友了,大套得像个老板娘。我要再不做点成绩出来,这个位置我可撑不到一年。

顾氏现成的市场价值值十亿 ,包括一间展厅,两家商场,三块地皮,我要是以半价收回来,那就赚大发了。”

“那就按我们以前的策划方案做。”

“等我好消息。”

顾氏和一片蓝天一样,都是白慕霆观摩已久的肥肉,这次借那蓝的东风,一箭双雕,白慕霆忽然胃口大好,一连给那蓝发了多道菜名:白夫人,白先生忽然很饿,不知道以上7道菜式,白夫人能否满足呢?

电话提示有微信进来的时候,那蓝正在接叶晓曦的电话:“怎么样啊那总监,对我的工作成绩还满意吗?”

“谢谢了我的叶大,幸亏有你,我才能实现我想做的大事。”

“先别谢太早,”叶晓曦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问她,“你是不是除了我,另外还拜托了其他人?”

“没有啊。”那蓝听得混沌,“什么意思?”

“那为什么这事能登上江都新闻网的主站?还是首页置顶头条!喂,这个位置一直都是江都时事的独属位置,你怎么这么能干啊?”叶晓曦把准备好的文字稿和录音交到排版部,也是直到新闻出来的那一刻才惊见这事成了主站头条,她自问可没这么大的影响力,只除非是那蓝自己有能力。

那蓝听得惊愕:“是不是你们内部有顾子行另外的仇人,那家伙成天仗着家财无视旁人,指不定得罪了哪个大佬呢,总之这件事现在爆出去了,我们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扳倒江都六大家族之一的顾家,还是独家消息,对你也算立功,好好等着奖励吧。”

这话并非只是安慰叶晓曦,也是那蓝安慰自己的,她的朋友圈子里也就叶晓曦能指望了,所以只能解释为顾子行另外得罪了人。

叶晓曦每每遇上帮忙反被帮的事,就苦大仇深:“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明明是我在帮你忙,到头来反倒欠你情了,不太合理呀。”

“说明我每次找你帮的忙都是好事啊,种善因得善果,看来叶大记者以后要多做善事了。”那蓝逗趣的没再多想,看了眼白慕霆发来的菜单,道,“我还有事,回聊。”

“等等,”叶晓曦忽然叫住她,“顾子行这家伙,终于意识到危机了?道歉发布会来得这么快。”

“你说什么?”那蓝听得一窒。

“我刚刚看到顾子行发过来的道歉发布会请示,要借我们平台来展示他的诚意。”叶晓曦不可置信,“顾子行怕不是背后有人威胁吧,要公开向你道歉?这是他能做得出来的吗?”

那蓝傻眼:“什么时候?”

“一个小时后。”

那蓝无言以对,她感觉到在和顾子行了结的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干预着,强力推动她前行。

明面上是毁灭顾家,实则最大的受益人,是她!

可父亲过世后,那家那些亲戚朋友,绝交的绝交,远走的远走,她哪里还有能撼动一城权威媒体和顾家的朋友?

实在诡异。

那蓝一边暗暗感叹是顾子行的大限已到,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帮忙收拾他;一边买好白慕霆想吃的菜,回到家,一开门,男人正系着围裙站在餐桌前擦桌,厨房的橱柜上,电饭锅已经开始工作。

那蓝一时看得走神,这么笔直的身段,这么俊俏的脸蛋,全身充满线条匀称的肌肉,隐约有股王者风气的男人,当个家庭煮夫,会不会太可惜了?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