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上个案子结束之后,自己的身体就出现了一点点的小毛病,去医院待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是进入局里以来最放松的一段时间,什么都不用想,也不会有三餐不定,也不会有不知道几点才会睡觉的日子。

医院里的护士姐姐知道自己在警局实习,对我也是十分照顾,抽空的时间还给这些姐姐们讲我们破案的故事。自己就像是给幼稚园的小朋友讲故事的老师一样,那些小姐姐们都手托着下巴,坐在我的床边围着我。

我师父和鹏儿他们也是经常来看我,经不起念叨,正在我跟那些小姐姐讲模仿游戏杀人案件的时候,我师父和鹏儿又来看我了。

那些护士小姐姐看见我师父他们来了,就离开了,走之前恋恋不舍地说:“回头给我们讲完这些故事呦。”

我顺着门口的方向做了个OK的手势。

“你小子,怪不得不想出院呀,这每天人家休息的时候都有三四个小姐姐陪着,这么爽的差事,要我我也不走呀。”鹏儿顺势往我床上一躺。

“哪有呀,我这也是想出院,在这都快给我憋疯了,可是人家大夫说还要观察一两天,也快了。”可是我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我真的还想多住几天,其实并不是因为鹏儿嘴里说的有小姐姐在这里,我可能真的还没有适应这种高强度的生活,和在警局的日子相比这四五天来我真的过的太安逸了。但是自己内心还是多多少少想要回去的。

“是呀,这天天有吃有喝,有小姐姐陪着,哪愿意回赞那警局受苦呀。”我师父放下拿来的水果坐在我床边的凳子上对我说。

“冤枉呀,我真的想回去,我回去还得好好上班呢,还得跟着师父学习呢。”我看着师父说。

“受不了了,我就不该来,酸死我了。”鹏儿继续躺在我床上,衣服蛮慵懒的样子说着这不太正经的话。

“行了行了,三句话就没有正经话了。”师父打断了这个话题。

“最近局里有没有什么案子呀?”

“最近这些天还好吧,暑假开学两三个星期了,一切基本上都恢复正常,最近也没有什么刑事案件,其实你在医院的时候,我们在警局也是挺舒服的。”鹏儿转了个方向,躺在我身边说。

“这还赖我呀,有我就忙,没有我就啥事没有呀。”

“还真是,你住院这几天,我是一次尸检都没有,局里一次用到法医的机会都没有。”师父也在旁边附议着鹏儿的观点。

“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

“行啦行啦,不逗你了,我们该走了。”我师父叫着鹏儿。

“这就走呀,这才来几分钟呀。”

“我们是有任务的,看路过你住院的地方,就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鹏儿从我身边起来。

“不是说这些天挺清闲的吗?”

“我们这是去隔壁辖区领取尸体,一个高中的孩子溺水身亡了,经调查属于我们辖区,而且我没有什么事情,这不就法医出外勤去领人嘛。”我师父说。

“行吧,这都开学了,还出了这么一回事,整个暑假都没有出现孩童溺水的事故,才高中生,大好青春,可惜了。”

“我们走了,别叹息了,等你一两天出院回局里再说。”

将他们送离病房,我回去继续躺在床上。 。 。 。 。 。

两天后

今天早上就办理了出院手续,走出医院的门口,呼吸着没有消毒水的新鲜的空气,中午就回警局报道了。

刚到门口,我看见了一个十**岁的男孩子,在警局的旁边徘徊,我刚想过去问问,他可能看见我穿着警服呢,我还没有到就直接走开了。我也就回局里报道了,说实话今天要不是要回来报道,走一些程序,我是不会穿警服的。我们法医实验室的人,基本上都是便服。

办理好了所有的手续,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师父在整理着那个溺水孩子的报告,我悄悄的进去,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大喊了一声“报告”。

“吓我一跳,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师父吓得一激灵,用手拍着自己的胸部说。

“大夫说了可以出院了,我就回来了,这不是想你们了吗。”

“挨了一刀,还是那么不着调,不过,你穿警服还是蛮好看的,只不过气质不太配呀。”

“师父,这不是回来要走程序嘛,不用急,我这就换了去,不太适合这种衣服。等我一下哈。”

我到洗手间换回来自己平常的衣服。

“你去把这个材料送到档案室去。”

“喳!”

师父低声笑了出来。

我刚刚走到大厅,就看见了刚才在街上遇到的那个小伙子,他正在和王哥说着什么。我还是去完成师父交给我的任务。

从档案室回来,就看见那个小伙子刚刚和王哥谈完,人刚刚走出局里的大厅。我上前询问王哥:“王哥,这个小伙子是来干嘛的?”

“他是来报案的,他说有人要杀他,但是我问他其他的什么的时候,他就什么都不说,他就非得说有人要杀他,他需要警察的保护。”王哥说。

“一看就是高中生的样子,是不是学校学习任务太重,逼得这有点不好呀。”我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头说。

“不知道呀,反正问什么都不说,我就把他的电话留下了,也罢我的电话给他了,有什么事情就再联系。”

聊罢,我顺道去了一趟鹏儿那里,告诉他一声我回来了。之后,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工作去了。

这一天没有事情发生,一切平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

接到群众的报警电话,在尚山的山脚下的树上发现了一具上吊了的尸体。

我们紧急赶往尚山,报案的是尚山的护林员,今天下午来这里工作,刚一进山进看见了这一幕,就赶紧报警了。

死者是一名十七八岁的男孩子,被悬吊在树上,面部狰狞,舌尖微露,颈部有缢沟,伴有擦伤和皮肤出些,而且边缘红肿,可以确定是直接缢死,但是是自杀还是他杀这一点是没有办法判断的,但是可以知道死者并非死亡后伪造的自缢现场。根据身体尸斑的形成,可以初步推断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在树下发现了石头,高度叠起来和死者高度相适合。树枝上面留下的摩擦的痕迹也再次证明了刚才的推论。

昨天凌晨的大雨将地上的痕迹冲刷的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留下,对于是自杀还是他杀暂时留下了迷。

将尸体带回实验室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发现死者体内的酒精含量131毫克/100毫升,这种酒精含量的话根本不可能会有自己自缢的能力的。可以初步判断死者属于他杀。

金队马上差人去调查死者昨天晚上的动向。

就在去调查的期间,昨天的那个小伙子又来了,他这次来不是来寻求帮助的,而是来投案自首的。他交待了上次他吞吞吐吐没有说完的话。

“我叫吴斌,是一名高中生,之前不是在这里上学的,因为在之前的学校打架斗殴被开除了,花钱才来到这所学校来上学的。才来了一个多星期,在学校并没有什么朋友,只有陈光、刘懿华这两个人。他们和我一样也是新转来的,在平常人眼中我们就是所谓的坏孩子。没有人愿意和我们相处,我们三个人成天在一起混。”

调查得知,陈光昨天在星夜KTV和朋友玩,喝的特别多,被扶上的出租车,然后他们就各自散了。经过调取监控录像,看到出租车的行驶方向不是陈光家的方向,而是与之相反的尚山方向,警察立刻对出租车司机进行了逮捕。

将这名司机带到了审讯室,看上去也是十分的老实的长相,真的不相信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叫杨天华,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我知道我自己做了什么,我承认我做过的所有错事,这两起事件都是我造成的。”

金队差人把刘懿华的档案也掉了出来,交给杨天华辨认。

他没有否认。

“一个多星期前,我加班回到家里,看见自己的姑娘在房间里面哭,我上前询问,她却什么都不说的在床上躺着,在那躺着哭,无论我怎么问她都一句话不说,他还把我推出门外,将门反锁在里面。我回来却没有发现她今天穿的衣服,我以为在她自己的屋里,也没有在意。可是当我做好饭叫她吃饭的时候,却怎么都不回答,我在门外喊了几分钟,觉得不太对劲,我破门而入,发现女的在自己的屋里割腕了想要自杀,我赶紧送往了医院。经过抢救,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医生的话,让我崩溃了,彻底的崩溃了。医生说我的女儿应该是被人迫害了,身上有许多抓痕,而且。。。。。。”

“开学没有几天,因为别人不愿意和我们相处,说白了我们也不愿跟他们相处。别人看见我们都不愿意理我们,其实我们在内心根部看不起他们。他们觉得我们是坏孩子,其实我们还真的是坏孩子。平时下课间就在学校里瞎逛,撩妹子。后来我们注意到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我们上前也只是想要一个联系方式,方便联系,叫出去一块玩,但是这个女孩子却装的清高无比,甚至还直接拒绝了我们。这样一次两次之后,后来就变了。。。。。。”

“我们于是开始放学之后跟着她,熟悉了她放学要走的路线。她会经历一片废弃的工厂,于是一个恶魔的计划就在我们三个人的脑海中产生了。那天放学之后,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跟着她,到了废墟工厂,我们上前抓住了她,实施了我们三个人的恶魔的计划,还拍了照片威胁她不叫她报警,否则就把这些照片公布出去,叫她以后都见不了人。”

“我得知自己的女儿受到了伤害,我也没有任何想要报警的**,因为我还是要保护自己的女儿,但是同时我还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我在医院把什么都交代好之后,就开始了这条不归路。”

“我以我丢失了贵重物品为理由查看我女儿回家的路上经过的商店的门口的监控,我用手机拍下这三个人模模糊糊的样子。还是不确定这三个人都是谁,于是我去学校找学生询问了一下这三个人。我问到的学生告诉我他们三个人是学校有名的混混,什么正经事情都不做,他们都是因为在其它学校打架斗殴才花钱来到我们学校的。我便开始一个个跟踪他们,熟悉他们经常做什么来实现自己的目的,来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第一个人,我忘记了他叫什么名字,好像姓刘,叫什么华。有一天,我在学校门口接到了他,他说去河边,我便载他去了,在车上和他聊了许多,因为作为出租车司机和人聊天很正常。他还说他几乎每天都会去这里游泳,我说那好呀,我每天都来接你去河边,他也同意了。之前就跟踪他的时候发现,他每天去河边之前都要在中间的一家商店买一包烟,但是今天他把包背了下去。第二天,我一早就来到学校门口等着他,我准备好了我的作案的工具,就是我的药。因为自己有二型糖尿病,所以自己平时就备着胰岛素的针剂。我看见他从学校大门出来,赶紧开车上前,怕他坐上别人的车走了。他坐上车还是和昨天一样叫我在半路停下去,他去商店买烟,但是今天他把包留在了车里,我的计划可以实施了。我在他的水里加了大量的胰岛素,只要他喝了再去游泳就会低血糖,不会再从河里爬上来了。”

“到了河边,我把它放下,就把车开到了一边,在暗地里拿着望远镜观察着他。我看见他下去游泳,我一直观察着他,大约游了十几分钟,就上来喝水,还是和之前都一样,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在他喝完水之后,他又去游泳的时候,我趁机把他的水杯拿走扔掉了,在车里拿着望远镜看着他一点点的失去力量,然后一点点的消失不见。”

“在刘懿华死后的两三天,我都非常害怕,虽然给出的说法他是溺水死亡,但是他的水性非常好,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我昨天来过一回,却因为自己也是纠结,可能是自己想的太多了,万一他真的是溺水了呢,那我岂不是不打自招了。在警察询问原因的时候,我还是害怕自己会被抓起来,自己含含糊糊说了两句还是走了。可是我今天去学校的时候,发现陈光也没有来,我就发现我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我害怕我也会像他们俩个人一样失去性命,所以我来自首了。最多被抓进去蹲几年,不会像他们俩个人一样失去生命。”

吴斌被铐上了冰凉的手铐。 。 。 。 。 。

“第二个人,好像叫陈光,他隔三差五就和一群人去KTV喝酒唱歌,那天晚上,我就在他玩的KTV门口一直等着,一直等到他别人抬出来,我看见他的那群狐朋狗友招手打车,我开车上前把他拉进了我的车里,他的朋友给了我他家的地址,然而那并不是我的目的地。”

“我开着车去往尚山的方向,把车开到山前,在车里我叫过他许多次,真的是烂醉如泥,怎么叫都不回答。我戴上了手套,将他从车上扶了出来,在一棵树上绑好了绳子,把周围的石头堆好一个高一点的高度,方便我把他托上去,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的头放进来准备好的绳套里面。我把石块踢倒,我看着她在挣扎之中断了气。我才开车离去。正好凌晨下了一场大雨,我原以为会冲洗掉所有的痕迹。我打算在处理完最后一个的时候,自己来警局自首,结果还是没有成功。”

“你虽然没有使用你的方法来惩治最后一个罪犯,但是法律会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韩笑说。

杨天华也被铐上了冰凉的手铐,他起身向审讯他的警察深深的鞠了一躬。

你虽然触犯了法律,但是你是一位好父亲。

只是作为一名父亲,你选择了错误的方法。

我和师父之后还去医院看过这个女孩子,她的眼神不再是恐惧与害怕,而是一种要好好活下去的坚定,或者说是替父亲好好活下去的坚定。 。 。 。 。 。

师父开着车回警局的路上,我戴着耳机听着歌:“你好医生,你能不能把我杀了,我的胸口,好像被他们堵住了。 。 。 。 。 。你好明天,你好生活,你好明天,你好。。。。。。”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