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警局食堂

我啃着香喷喷的鸡腿问:“师父,你咋想起干法医的,一个月也没有多少钱,就3000多一点,够您买衣服包包的吗?去殡仪馆工作也行呀,至少工资是现在的四五倍,就是去医院的鉴定机构工作那也至少一个月一万上下呀。”

师父白了我一眼说:“你怎么这么肤浅,小小年纪掉到钱眼里了呀,女人就一定要包包要衣服呀,你师父我有解剖刀,有尸体,有自己动手后获得的真相,这些哪个不比你说的强。”

我放下鸡腿,竖起大拇指:“佩服佩服,这可咋找对象呀,怪不得现在还是单身。。。。。。”

一个被揉成团的纸巾向我飞来,还夹杂着一句话飞来:“要你管,小屁孩。”

这时队长端着餐盘走了过来:“那不还有你呢吗,是不是呀?”一边说着话,一边还朝着蛋哥使了个眼神。

“吃饭还堵不上嘴吗,鸡腿不好吃吗,不吃给我 。”毅鹏看着队长盘里的鸡腿说。

丁朗问:“那队长你咋选择干警察了呢,工资不也就三千吗?”

队长拿着手里的鸡腿:“为人民服务呗。”

大家哈哈一笑,其实在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这真的是正确的答案。

我端着我的餐盘慢慢的挪到了毅鹏的身边,“他们是警察,在这里为人民服务很正常,你咋也到这里来了,我咋记得咱是学计算机的呢?”

“IT人才,不可多得,在网络的世界里同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大咖。这可是我给局长要的人呢。来之前可是香饽饽,各个支队都抢着要呢。”毅鹏还没有说话,队长就先替他回答了。

“就是这么优秀,没有办法。”毅鹏也在队长夸完他之后,自己好不要脸的夸了自己一顿。

但是他确实很厉害,我记得当时我在上学的时候叫他帮忙查一些隐秘的事情,不到五分钟就把我想要查的事情搞清楚了。

我记得当时还问了:“没有触犯法律吧?”

“这样的小事也配和法律挂钩,小case啦。”

现在想想我那种小事情确实不配和法律挂钩,在他们这些人眼里估计都不叫做事情。

下午都快要下班的时候,就接到了报警电话,我带好了装备箱跟着师父、队长迅速出发了。

案发地点是一栋居民楼,居住的是五个大四的实习生,这是他们五个人为了实习租的房子,报警的是其中一个人。

我和师父还有队长到达现场,在走廊中就闻到了不太好的味道,现在正是龙江市最热的时候,尸体散发出腐烂味道的速度特别快,我在进去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做了一次深呼吸,虽然空气中夹杂着腐肉的味道。戴好手套、脚套、口罩,背好工具箱。

进到房子里面,队长询问丁朗:“尸源确定了吗?”

丁朗回答说:“死的三个人都是财经大学的大四学生,报警的这个人叫李强,是死的这三个人的同学,这几天回家了,有完全的不在场证明,可以排除作案嫌疑。”

李强在门口一边发抖一边录口供,说:我们五个人是同学,实习的时候被分在了同一家公司,刚刚来报道不久,因为公司不给提供宿舍,公司给我们放了几天假,叫我们去寻找住的地方,等全部安顿好了再回去上班。我的家就在本市,离得还不算太远,所以在找到房子之后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回家了,因为明天就是上班的日子了,今天下午才回来,在门口就闻见了一股死老鼠味道,以为是他们四个人又不知道干啥了,屋里没有一个人,我想打开门赶紧通风,在走向窗户的时候在柜子下面发现了血迹,打开柜子就看见他们三个躺在柜子里,我就赶紧打了110报警了。”

三具尸体从柜子里面抬出来,师父对尸体做了初步的尸检,师父在关键的伤口吩咐我拍照取证。将尸体的血液进行取样,带回局里去做血液毒性检测。

“三人致命伤相同,均为后脑处受到钝物多次猛击造成的颅脑损伤。”

师父拿起镊子,在一名死者的伤口取到一块铁锈。

“根据头部伤口残留物的检测及伤口大小以及形状判断,凶器为生锈的受力面较为均匀的钝器,较大的可能性是一把生锈的铁锤。”

师父一边说着自己的想法,一边模仿者凶手杀人的手法。

丁朗汇报:“在现场并没有发现类似物品。”

“扩大搜索范围,带着大毛去搜。”

(大毛是我们局里的警犬,一只正宗的德国牧羊犬)

“根据尸体的僵硬的程度和尸斑的形成状况可以初步判定死亡时间三到四天。具体精确的死亡时间如果想要知道的话可以回局里对胃内容物进行检测。”师父一边采集着现场留下的痕迹一边叙述着。

我在一旁用相机记录着师父叫我记录的一切细微的线索和关键性的痕迹。

就在我和师父在取证的时候,队长在一旁对报警的李强进行了审问。

“你们不是五个人吗,另外一个人呢,也回家了?”

李强还是缩在门口发抖,口齿不清的说着:“许飞应该也在的,他家是外省的,不可能回家的。”

我在拍照的同时听到了队长的询问,但此时我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顿生寒意,转过脸去看了看在专心工作的师父。我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继续工作,并且我也不希望自己猜到的是结局。

丁朗走访周围人员得知,四天前的晚上,听见了他们房间里面的喧哗的打牌的声音,这个声音一直持续到很晚,后来还发生了争吵,具体什么内容却听不清楚。

蹲在门口的李强突然说话了:“警察叔叔,那天晚上我也在这里,因为刚刚弄好住处,而且公司还给我们放了几天假,我们五个人就去买了烤串啤酒还有扑克回来,在一起撸串喝酒打牌,准备好好放松一下,然后准备迎接自己的实习生活。可是在打牌的时候,许飞因为偷牌被丁卫东抓个正着,因为在酒劲上面,丁卫东直接就开始怼许飞,反正说的都是一些不好听的话。可能都在酒劲上,两人大打出手,牌局自然也就不欢而散了。那天晚上我看宿舍里面情势好点了,自己也就回了家,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李强努力回忆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最后他还补充到:“他们两个人可是我们五个人里关系最好的,什么都知道。不可能,不可能,,,,,,”

毅鹏调取了附近的监控探头,可以得知:“李强在晚上九点三十七分离开,随后在十点十五分时,房间的灯关闭,在十二点七分房间灯重新亮了起来,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一个男子穿着带帽子的短袖离开,手里还提着什么东西。”

“这件衣服你可曾见过?”金队询问着蹲在门口的李强。

“这是许飞的,是他的,我见他穿过一两回。可是。。。。。。”李强一边摇头一边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答案。

随后大毛在小区中间的花园里找到了那个袋子,黑色的编织袋,里面是带血的生锈的铁锤,还有擦拭屋内血迹的床单。

物证科的同事把这些收入物证袋中,带回痕检科进行检查。

“锤子上以及床单上面的血迹与三名受害者相符合。在锤柄上的硅胶上面提取到的指纹与事故现场所有提取的指纹中相匹配对比,现在可以确定犯罪人员就是这个不知下落的许飞。”陈大静描述着物证检测的结果。

“立刻全城搜索许飞,请求其他市区的同志帮忙,事情已经发生四天了,估计许飞早已逃离本市”队长说。

经历了几天的搜捕行动,终于在本市的西城的破桥下面抓住了许飞。

在审讯的时候他一直低着头讲述完了他的杀人动机和过程:“那天晚上我们喝了酒,在打牌的时候自己一直在输,于是自己就偷偷的藏起来一些大牌,结果被坐在一旁的丁卫东发现,他直接就说出来了,其实说出来也没有什么,但是他非得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他一直在强调一些不入耳的话,例如:别看他平常老老实实的,做起来一些事情就是这么不要face,自己并没有多少钱非得装大款,被女朋友劈腿了非得说自己不喜欢人家把人家踹了,,,,,,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把什么都告诉他,他却拿来当做笑柄谈给别人听,我忍不住火跟他打起来,被舍友拉开后,躺在床上也睡不着,想着所有人都看我的笑话,指着我的脸笑话我,我的怒火更不能忍受,于是抄起床底之前居住的人留下的铁锤,砸死了丁卫东,因为另外两个人也在,担心事后事发也把同在宿舍的两个人一起杀害。我清理了一下现场,将他们扔在了衣柜里,拿着作案工具和清理血迹的东西把它们埋在小区的花园里面,然后就跑了。”

最终冰凉的手铐结束他原本应该美好的生活以及未来。

在送他前往司法机关的路上,从后视镜能看见他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晚上,躺在床上,脑海里是许飞低着的头,是在他眼睛里面打转的眼泪。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情,就是因为一个人的自尊心太强,就是因为他的一时冲动,导致了四条年轻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导致了四个家庭的希望彻底破灭。他带走的不只有自己的自尊心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希望。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作为当代的大学生怎么会不知道这一锤子下去代表着自己的未来就走到了尽头,作为当代的大学生怎么会不知道杀人会付出怎样惨痛的代价,为什么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情却接连发生,自己明明知道结局,却还是做了。大学生是国家的未来,是国家的希望,大学生也是一个家庭的未来,一个家庭的希望,他们拥有着良好的教育,他们拥有着高的智商,他们同样也拥有着大好的前程,但是有的人缺少了对生命的敬畏。

现在的大学生已经是十分普遍的存在了,自己曾经也做过大学生,对比来说,感觉现在的很多大学生的生活是失败的,平时都是浑浑噩噩的过着学校的日子,平时也不怎么努力,也不曾想过自己会为这个社会、国家做一些贡献,想到的都只是自己的私事。在大学当中,很多学生没有什么高的追求,甚至有很多的人选择考研,也不是为了在学术上取得什么成就,而是为了自己能有一个好的生活好的未来。许多年前,大学生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是天子骄子,现在的很多大学生已经不配再叫这个名字,即使是自己上大学的时代。

你只不过是比普通人的文化水平高一些罢了。仅此而已。。。。。。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