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可能真的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这些天,和各种社会优秀男士的相亲活动变成了师父的主要任务。今天师父依旧打扮的很漂亮,基本上是个男人就应该挡不住的那种。

也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师父叫我一起去,叫我在旁边桌等着她,等她被别人嫌弃了之后叫我陪她吃饭,我觉得这个人物有的巨大,于是叫上了毅鹏,我们三个人开着车朝着师父的战场走去。

进去之后,我们两个人找了离他们比较近的桌子坐下,不知道能不能听得见什么,但是至少可以看见二人的表情,推测事情的进展。

那个男的很早就来了,一脸成功人士而且带有浓烈的中年味道。西装笔挺,头发铮亮,还有脱发的痕迹清晰可见。

“打赌不?”

“打什么赌。”

我往师父那边看了一眼,“我赌十分钟师父就会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

“我赌不到十分钟。”毅鹏一脸自信的样子。

“那就赌这顿饭咯。”

“一言为定。”

我俩点了两杯饮品,就把焦点放在了师父和那位男士那里。

师父走过去,“您好,我是时一。”

那个男人也很有礼貌,站起来给师父拉了椅子,叫师父坐下来,“你好,我叫田丰。”

虽说隔得挺近,但是也只是听的模糊。

“我是嵩明公司财政部的副经理,今年31岁,听介绍人说你是一名医生。”

“其实,我是。。。。。。”师父刚要说话就被田丰的话给堵住了。

“一看你这么漂亮,就和你的职业是那么的想匹配,人们口中说的白衣天使就是再说你呀。。。。。。。”

我在旁边呆着,就听见各种吹嘘我师父的颜值,怪不得可以混到副经理的位置,佩服这个口才了。不过,说实话,我师父的颜值是真的可以,不能说倾国倾城,但是万里挑一是有的,简直就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田先生,我先给您说个实情,我是一名医生不假,可是我的工作地点和正常的医生不是那么一样,我是一名法医,常年和尸体打交道,我知道您各方面都不错,可是这个实话我还是要说的。”

师父交代了实情,可是这次的相亲也因此迅速结束了,只见那个男人,拿起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又用餐桌上的手帕将手擦干。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他们没有跟你说实话,实在抱歉”师父伸着手说着致歉的话。

那个男的都没有跟师父握手,一脸别样的表情,拿起自己的包,说了声抱歉就走了。

“输了吧?请客吃饭吧,小伙子。”

“真没想到呀,我师父也是个这么快的人呀。”

师父垂头丧气撅着嘴走了过来。

我主动上前安慰:“来来来,师父您坐。没事的,师父,下一个更好,你看他那中年油腻的大叔样,配不上我师父美丽的颜值。对不对啊?毅鹏。”

“是呀,国庆姐姐,咱实在找不到还有我这哥们给你兜底呢,怕什么,你这徒弟是不是颜值还OK呀?而且我给爆个料哈,你上次相亲的时候,他直勾勾的看着你离开呢,可是直到看不见了还没有缓过来神呢。”毅鹏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说着。

我师父转过脸来,看着我,“别说哈,平时没怎么正眼瞧,今个穿个正式的衣服还真像那么回事,虽说不至于这么帅,但是看看养养眼还是可以的。”

我的脸都红了,说真的,我跟着师父这么长时间了,还是头一回被她这么看,而且她今天穿的还格外好看,感觉自己像什么都没有穿暴露在师父的眼底。

“说什么呢,我那是对我师父颜值的肯定,可是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啊。”

“这小子,还当真了,逗逗你。”毅鹏笑着说。

“就是,你师父我有那么不中用吗,还能找不到对象结婚呀,我只是一心放在工作上,看看我,再看看你们,不知道好好工作。就算找不到,你师父我养个猫什么的陪伴我左右就行了,你呀就给我养老就好了。”。。。。。。

三个人哈哈哈的笑着,在谈笑调侃中吃完了这顿饭。

回到警局,小憩了一会,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还没有到下午饭的时间,就接到了报警电话。

报案的是一名环卫工人,案发地点是一处垃圾站,据他描述:他每天下午都要到这里来清理垃圾,他拎着一个袋子往车子上放的时候,不小心被拉开了个口子,里面露出来了血淋淋的一只手,他打开一看,是被分解的尸体,他赶紧拨打了110。

经过现场的搜查,共发现四个这样的装碎尸的黑色袋子,在周围进行了初步的搜索,但是并没有发现头的存在,只能将袋子带回警局进行进一步分析。

这附近是一个小吃街,各种各样的餐馆、酒馆、小吃店。。。。。。垃圾站就在小吃街的后面,这个垃圾站的位置在一个小的巷子里,巷子极窄,打扫卫生的三轮车也是刚刚能够进入,而且巷子里没有摄像头,只有在大道的位置才有监控探头。这个位置太过偏僻,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出入,巷子后面紧接着就是一片小区,周围的住户也大都是在附近打工的人的出租屋。这里确实是一个适合藏尸的地方,并且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回到法医实验室,穿好隔离衣,戴好手套,打开录像机,将袋子里面的尸块全部取出,准备进行尸块的组装与检查。

经历了这么久,早就可以克服呕吐这个问题了,心里素质也到了一个差不多的境界了。。

“哎呦,不错呀,这样都不吐了。”师父一边动手一边对我说。

“哪能这么差呀,毕竟跟着师父这么长时间了。”我在另一面拼接着尸体说。

尸块一共四袋,并没有分解的那么小,都是一部分一部分的。一袋里装的是两条分别被砍成两段的上肢,一袋里是两只脚和两条小腿,还有一袋装的是两条大腿,最后一袋里放着的是死者的上体,除了没有头之外,其他器官都在。经过半个小时的工作,我和师父将死者的躯体缝合组装起来。

“死者女性,根据尸斑形成可以推测死者死亡时间在昨天下午三点到五点之间。根据骨骼的闭合程度可以推测死者年龄在25岁左右,除去头以外的长度为142cm,根据比例可以推测死者的身高大约在162-166cm之间,根据血量流失的比例可以计算出死者的体重应该在50-53千克之间,身材中等偏瘦。”师父一边说我一边记录。

师父掰开了死者的双腿,对死者下体进行检查,确定死者是否受到侵害。

师父发现了明显的性侵痕迹,用钳子钳开了下体,检查发现处女膜破裂痕迹新鲜,在九点钟方向有出血痕迹。死者在死后遭受强奸或者被强奸之后被人杀害。师父用棉签刮取死者下体,提取样本进行送检。

与此同时,金队让毅鹏把街道两边及小区附近的摄像头调取出来,翻查了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的这条巷子两头的摄像头,并没有发现有人携带黑色垃圾袋或者其他运输工具进入此条巷子,只能说明,抛尸的人就在这个区域内。死者有可能是吃饭的客人,也有可能是住在这里的租客。

“丁郎、毅鹏你们带人去这个区域检查,检查失踪人口或者形迹可疑的人。还有去查一下最近有没有报案的失踪人口。”金队说。

丁郎和毅鹏带着人先去了小区进行探查,小区里面几乎没有什么人的活动,此小区大部分都是出租屋,白天这些人都要去附近上工,所以并没有什么收获,几乎家家都是闭门的状态。

大静姐把送检的结果也送过来了。“在送检的样本中,只存在死者的血液,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任何体液。现在已经将死者的DNA送去与库中DNA比对,确定尸源信息,但是比对需要时间,结果出来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

“还有一件事,虽然没有发现其他体液,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死者确实受到了侵害,在送检的样本里面检测了二甲硅油、甘油等润滑剂的成分,各位男同志们,这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我走了,出来结果会告诉你们的。”

晚上八点十一分,警局接到报警电话,报警人是一名女士,称自己合租的舍友,昨天晚上没有回来。“我的舍友叫程静静,她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我今天白天也没有见到她,虽然说这个女人才搬来不到一星期,但是毕竟已经超过24个小时没有看见她了,我还是特别担心的,所以我就报警了。”

收到报警电话,警队直接去往小吃街隔壁的小区。

在路上我们收到了大静姐打来的电话,DNA对比结果也证实了死者的身份就是刚才报警的女士的舍友程静静。

到了报案人的出租房内,房子两室一厅,两个人一人一间。我们进入到失踪那个人的房间,发现行李箱什么的都在,并没有外出的迹象,化妆用品也没有拿走,房间里面缺少了拖鞋,说明她应该就在附近根本没有远走离开,有可能在前街垃圾站发现的尸块就是她。经过与报案人的核实,年龄、身高、身材都和垃圾站的尸块相匹配。那么凶手有可能就在附近居住。

走出报案人的房间,正准备下楼的时候,刚刚上楼的一个男子,看见了警察就开始跑,金队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将他按倒在小区门口。

“你凭什么抓我?”那个男孩子趴在地上说着。

“你看见警察有什么害怕的,为什么要跑?”金队说。“带走。”

“怀疑你和一起强奸杀人案有关,要对你进行审问及调查。”

我们来到了他的房间里,这是也是个两室一厅的出租房,但是房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住。据了解,之前有室友和他一起住,但是后来合租的那个人受不了他就搬走了。

从我们进入他的房间,他的心虚与害怕就完完全全的体现了出来。我们在他家里的冰箱里发现了死者程静静的头。

死者的头部有一处微小的创伤,应该是被钝器击打的痕迹,但是并不足以致命。死者应该是被钝器打昏之后被强奸,然后被尸解。

我和师父留在了房间里,对案发现场做着采样。经过鲁米诺反应测试,可以得知,分解尸体的地方在洗澡间的浴缸里。洗澡间的地板和浴缸虽然被凶手擦拭干净,但是经过鲁米诺反应后可以清晰的看见蓝绿色的荧光遍地都是。

凶器是厨房里的一把菜刀,这个人从来不做饭,厨房里的东西都整整齐齐放在那里。唯独一把菜刀放在了厨房的桌子上面。经过检测,上面还残留着死者的微量血迹。

我迅速将这些讯息传回警局,帮助案件的审理。

“姓名?”韩笑用严厉的语气问话。

“田宇”

“年龄”

“22”

“坦白从宽,你为什么要杀害程静静?”韩笑非常严厉的问。

“程静静是谁?”

“你把人强奸并且杀害,还不知道别人姓名?现在证据确凿,还不赶紧交代。”韩笑更生气了,但是他不能让这种情绪影响自己。

。 。 。 。 。 。

田宇自己交待:“那天我休班,没有去电子厂上班,自己一个人在房间躺着,突然听见了门外的敲门声,我打开们看见了程静静,她应该是刚刚洗完澡,手里拿着吹风机,头发还没有干,穿着短袖和短裤,身上还散发着迷人的香气。”

“你好,我可以用一下你家的电吗?我家应该是欠电费了,突然间没有电了。”程静静在门外站着说。

田宇继续说着:“我没有说话,只是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叫她进来。但是我看见她吹头发的样子,我的大脑就不受控制,主动靠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闻着她身上的香气,她使出好大的力气反抗,我用手堵住了她的嘴,防止她大声喊叫,我顺势夺过她手里的吹风机,朝她额头砸去,我试了她的鼻息,还活着只是暂时昏倒了。瞬间**占据了头脑,我把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趴在她身上嗅着她所散发出的香气,我对她实施了强奸。。。。。。。事后害怕东窗事发,害怕她报警,用毛巾捂住她的口鼻,将其闷死,然后拖到了浴缸里,我戴好手套对她全身进行了清洗,洗掉了我的痕迹,然后将她砍成几段,用袋子装了,扔到附近的垃圾站。头被我留在了冰箱里面。”

韩笑作为一名警察完成了完整的审讯过程,但是作为一名女性,这是她所不能忍的。。。。。。

田宇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得到了法律的审判与制裁。

事后对田宇进行了调查,发现:田宇是一名孤儿,出生之后就被父母抛弃,是被一名餐馆的老板娘捡了去,老板娘一直瞒着他,说他的父母去外地打工了,交付给姨妈养,老板娘也就作为田宇的姨妈养了他十几年,高中毕业后就出门打工去了,在老板娘身边的时候也是孤僻一个人,不和其他人说话,在班级里面没有一个朋友,更不要说异性朋友了,从来不与人交流,就连作为姨妈的老板娘也是一天说不了几句话。

孤独,田宇的童年没有朋友,到了社会中也是没有朋友,在他成长的过程中由于感情的缺失,导致他和别人交流很困难,到了20多岁性发育比较成熟的时候,正值懂得男女之事的年纪,他却又不知道怎么跟一个异性怎么跟一个女孩子交流,这对他来说只能是难上加难。这一切的一切造就了他今天的错误。

孤独会产生很多可怕的东西,这些可怕的东西会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惯,甚至会改变一个人的人生道路。。。。。。

变态,是孤独养大的。。。。。。

全部审讯记录完毕后,我们也到了下班的时候了,师父留在那里整理一下,用来明天写这个案子的报告,我想留下来帮忙的想法被师父拒绝了。他们几个人也是各自忙完各自的就分别离开了。

我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从口袋里掏出来上次买的香烟,点燃一支。

这个时候已经快凌晨一点了,街道上早就没有了平时川流不息的车辆,有的只是还在不同变换的红绿灯。停在红灯前,想着今天被杀害的死者,想着在审讯室戴着手铐的凶手。。。。。。

绿灯亮起,抽掉了手里的最后一口香烟。。。。。。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