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在少月江初次踏入这片森林的时候,他就发觉了此处的不同。

明显这里的灵气要比外边更加浓厚,所以自己在调动战气时,也比平时显得更加随心所欲一些。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环境不仅影响的是自己,还有生活在这里的灵兽。

起先当流雨停住脚步站定时,少月江以为自己面前竖立了两根树干,可当前者抬起头向天上说话时,少月江这才注意到,这是一只身形巨大的白鹤。

少月江伫立在原地,身子止不住的发抖。

“喂!大家伙,我们要过去。”

一声鹤唳响亮又沉重,贯彻天际。

“没关系,多年前我就能从里边活着走出来,现在更加没问题。”

那白鹤弓下脖颈,看向少月江。

“这是我徒弟,你可不要识错了人,把他给吃了哦!”

听到这话,少月江脸上的惶恐再难压抑,他的发丝不停的晃动,如同风吹一般。

“放心,它非常的具有灵性,毕竟是神明的使者!”流雨安慰道。

接着,他带着少月江从鹤足下穿过。在进入对面那片茂林之前,流雨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回头冲天上喊道:“对了,你的新主人大约会在十几年后前来继任,再努力撑过这段时间吧!”

少月江跑到流雨前面,不停的回头张望,生怕那头高出森林的巨鹤一口把自己衔了去。

身后,鹤唳不断,它在开心的啼鸣。

………

“师叔……这里边的怪物不会都像它一样吧?”少月江紧紧贴着流雨,心有余悸的问道。

“不会,我也说了,它是神明的使者,亦是这里的守护神,自然要强一些。”

“那我要打什么?”

流雨坏笑着转过头,跟我以前一样的流程。

没多久,流雨轻车熟路的带他来到一个山洞前。

洞口不深之处,趴着一头老虎。它的身子足有三丈之长,一对獠牙似若两柄长剑一般悬在口外。

“獠虎,就是因为它那一对獠牙而出名的,切记不要被他咬到。否则凭他的牙齿,足以咬碎山石。”流雨轻声的解释道,语气显得异常平静。

“这……咬一口我还能有全尸吗……”

“放心去吧,只要你能拔下他身上的一撮毛,我就立马带你逃离这里。”

少月江再次看了看那头巨大的怪物,后者居然听到了声响,一双如人头一般大的瞳眸突然亮出精光来。

少月江吓得一屁股坐下,竟然止不住的哭了起来。

看着那头凶猛的怪物缓缓站起身,逐渐向自己走来,少月江哽咽的问道:“师叔……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打我吧!”

“注意力集中点,江儿!凭你的实力,不会被它咬死的。”

说着,少月江看到一股近乎无色的气团飞了出去,结结实实的命中在獠虎的下颚上。

当少月江震惊的看向流雨时,后者已出现在十步之外平静的冲他挥手。

“快点看前面,来了!”

少月江急忙回过头,眼前,一张深渊似的巨口将他吞下。

“五行……之力·金!”

纵使有金刚护体,可獠虎巨大的咬合力,也使人难以承受。

少月江使尽力气,艰难的撑起双手顶住獠虎的上槽牙,可后者的咬力,也并非他一个孩童能够承受的。

他的双臂逐渐弯曲,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你忘了你有五种元素吗!”流雨在身后大喊道。

“对……对了……五行之力·火!”

作为少月江最擅长的一种元素,天生的火焰就具有极强的灼热度,獠虎受不住这温度,一口将他吐了出去,然后晃悠在原地,痛苦的哀嚎着。

流雨看着发呆的少月江,再次大喊道:“抓住机会,快去!”

少月江这才反应过来,硬着头皮向它跑去。

“嘶~这小子的实战经验也太差了。”流雨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摇头道。

待到少月江跑到近处,獠虎敏锐的察觉到他的行踪,扬起头来便是一声虎啸。

少月江被他嘶吼时带出的风吹的衣飘发荡,双腿颤抖的几乎快要散架。

“五行……之力·水”

他伸出手掌,一股细小的水柱喷出,滋了獠虎一脸。

獠虎晃动着身躯,抖开水珠,随即再次向少月江奔来。

流雨只觉得一阵头疼,帮它灭火是什么意思?

“师叔!救命啊!”此时的少月江已经再迈不动双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头巨虎一步步逼近。

“你!一共有五种元素!”流雨嘶声裂肺的喊道,再一次的提醒他。

“五行!土!”

少月江大喊着,然后紧紧闭上了双眼。

良久,他都并未听到动静,便缓缓地睁开了眼。

面前,一块如同手掌的土块将獠虎死死摁在地上。

少月江咽了口口水,然后缓缓的将手掌放在地上,又是一道土块从地上升起,压了上去。

接着,又一块,一连覆盖了五层之后,少月江这才缓缓走了过去。

临近这凶兽身边,又不放心的使出了木之力,从土中钻出的十几条藤蔓再次加固了对獠虎的束缚。

这下,他是真的丝毫动弹不得了。

少月江蹑手蹑脚的从它身上拽下一根毛来,后者嗅到了危险,竟开始剧烈的晃动身子,甚至逐渐有挣脱束缚的趋势。

少月江吓得急忙转头就跑,没有了维持束缚的战气,獠虎竟猛的一下挣脱出来,并怒气横生的狂奔而来。

少月江没命的狂跑,獠虎玩命的狂追。

流雨终于不再观望,他从树梢上轻轻跳了下来,缓缓抬起一只胳膊。

“轰”的一声,一股席卷面前一片树林的战气从他掌间迸射出来,巨大的范围毫无失误的打在獠虎身上,将他冲飞十几丈之远,准确无误的落入他原本的巢穴中去。

少月江缓缓的转过头看着流雨,后者却是一脸淡然的缓缓放下手臂。

“现在知道自己差在哪里了吗?”

少月江点点头,然后举起了手中的一根虎毛。

………

“上次考验的是你战斗技巧,不过关。”

少月江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经历了与獠虎的搏斗之后,他再也说不出一句大话了。

“这次……就考验你的战气强度吧。”

“强度?”

“就是一掌在石头上打出一个凹坑,和一掌直接打碎石头的区别。”

少月江抬起眼皮想了一下,说道:“我能打碎。”

“是吗?”流雨左右观望了一下,然后提起少月江便狂奔百步。

“那么打它试试。”

眼前,一只比獠虎还要大上五倍左右的巨象正在用鼻子卷着树叶往嘴下塞。

少月江怔了一会儿,他大致的比对了一下,自己大概只有他眼珠子那么大。

“师叔,要不我们归门吧!我发誓,今后一定好好修炼!我相信,师父他老人家也一定想你了!”少月江一脸诚恳的说道。

流雨却不管不顾的自说着:“这次任务更简单,只要你能让这头蒙象痛叫一声,就算过关。”

少月江挠着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怕它踩我一脚,我都叫不出来声。”

流雨不管这些,他抬起手臂,准备故技重施。

少月江急忙抓住他的胳臂,舔了舔嘴唇说道:“师叔……我自己来。”

接着,他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向正在觅食蒙象走去。

好在这庞然大物一心都在吃饭上,即使注意到了有人靠近,也是不为所动。

少月江站在他脚边,这庞然大物足有近三丈之高。

少月江扣着它皮肤上的褶皱,一步步爬到了它的背上。

他逐渐蹭到象背中心一点的位置,然后举起金刚之力,一拳砸了下去。

结果这庞然大物竟丝毫不为所动,继续用他那树干一般的鼻子卷着树叶往嘴里填。

少月江愣了愣,自己一拳好歹是能够打裂一块石头的,怎么现在显得如此无力?

他缓了缓,在掌中聚起一团烈焰来,然后倒扣上去,贴近蒙象的皮肤。

这庞然大物只是受到了瘙痒一般,晃了晃了身子,少月江便如同感受到地震一般,差点坠了下去。

这些少月江可算犯了大难,自己的一切手段在这怪物身上丝毫不起作用。

他静坐在象背上,一旁的流雨坐在地上,生无可恋的盯着他。

“你能不能快点?”

少月江只得硬着头皮持续汇聚着火焰,不断冲击着象背。

可后者却是缓缓转了头,撇了他一眼后,再次开始享用自己的美食。

少月江转过身子,无奈的冲流雨摊摊手,表示自己根本毫无办法。

流雨叹了口气,在少月江因为逐渐震惊而张大的嘴巴下,发出一道战气。

蒙象痛叫一声,随即开始毫无方向的狂奔。

少月江张开双臂死死抓住象背,努力使自己不会因为剧烈的晃动而坠落下去。

突然,蒙象扬起前蹄,后腿支撑着身躯站立了起来,然后重重将前蹄踩回地面。

巨大的力道将少月江重重甩了下来,那蒙象竟抬头一张口,把他吞了下去。

一瞬间,慌乱的神情浮上流雨的脸庞。他急忙站起身,准备一击贯穿蒙象的身子。

正当他准备出手之际,一条条长满绿叶的青藤从蒙象的嘴里疯狂长出。

蒙象察觉到是美食,便晃动着上下颚开始咀嚼。

待它正沉溺在嘴边的美食时,突然身体一个抽搐,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流雨走到跟前,蒙象闭合的嘴巴里,有一声声闷响不断传出。

流雨扒开蒙象的嘴巴,重获光明的少月江从中狼狈的爬了出来。

小家伙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庆幸自己再度劫后余生。

“别哭了,师叔在旁边看着呢,不会让你出事的。”流雨安慰道,他有些心疼。

“还好师叔你出手快,否则我就真的被它嚼碎吃下去了!呜~”说着,少月江竟痛哭出声。

“江儿……师叔并没有出手。”

少月江立马停住了哭泣声,他哽咽的问道:“那它是咋死的?”

流雨确认了一下后,说道:“他并没有死,只是昏厥过去了。”

“昏厥?怎么会,我只是想让他吃饱了,就放我一马。”

流雨低着头,他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我的草里还能有毒药吗!哇~”说着,少月江愈发伤心的嚎啕大哭。

“毒……”流雨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想通了。

原来毒宗还有这种实力,小看了……

“师叔,你在想什么呢?”少月江抽噎着问道。

“没什么,休息几天准备最后一个挑战吧!”

“还有!哇呜~”这下,少月江哭的更加撕心裂肺,泪水如同泉涌一般。

………

“师叔,那是啥?”少月江啃着手里的鱼肉问道。

“蝠蜂,吸人血的。”

少月江当即木讷起来,随后,他扔下手里的鱼肉转头就跑。

流雨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说道:“放心,他们怕火,你非常的占优势!”

看着流雨肯定的眼神,少月江愈发觉得自己被骗了,他不停的摇晃着脑袋,表示拒绝。

“怕什么,当年我可是差点被他们吸干了。”

这本是劝慰,但一进了少月江耳朵,就立马变成了催命的咒语。

他疯了一边的企图挣脱流雨的手臂,并痛叫道:“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想我师父了!”

流雨一脸无语的看着他,淡淡的说道:“长这么大,你知道你师父长什么样吗?”

少月江愣了愣,自己师兄弟八个人,虽说是挂了弟子之名,但却很少见过师父与师伯,而是从小就在流雨的魔爪中一次次经历劫后余生。

“快去,只要你表现的好,我就带你归门。”

看了看流雨的拳头,再看看那黑雾一般密集的蝠蜂,少月江顿时觉得自己横竖好像都是死……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