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天宫,监尘官邸。

凌风身处在一间昏暗的密室之中。面前,是一座巨大的轮盘。这便是监尘官的法器,能够毫无死角的搜查到身处天界任何一个人的信息。

六年来,她不断用这轮盘搜索,却始终没有流雨的半点消息,就如同这个人在天界无故蒸发了一般。

随着她不断轻语,轮盘开始快速旋转,'流雨'两字逐渐显现在轮盘之上。

终于,轮盘停止转动,凌风看着上面的信息吃了一惊,她飞速夺门而出。

院中的侍卫只察觉到一阵风吹过,而后耳中听到一句话:“流雨已现身天宫,速速通知蓝官!”

………

天宫正门,即使六年未见,士兵们仍一眼认出了来者。

“传令天界上下,全力搜查流雨下落,一经发现,强制带回!”

六年前,天帝发出的诏令仍在士兵们脑海中回响。

如今流雨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面前,可即使如此,士兵们仍然不敢轻易上前拿人。

“不用麻烦了,我亲自去面前天帝。”流雨这话似乎拯救了一众将士,所有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流雨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步流星的来到天宫主殿的广场前。

他停下,面前围满了身着精良盔甲的士兵。

以黑色盔甲为服的天宫常备军自然不敢如此,但隶属于大统驭麾下的八部天司却不会顾及他的身份,八部眼中只有铁法无情。

人群分离出一条道路,身着火红色重甲的火尊,与青色盔甲的风尊走进包围圈里,与流雨相对而立。

“擅闯天锁塔,逃离天界六年。流雨天师,你认罪吗?”火尊语气严厉,这一问,仅仅是对天月尊师的最后一丝敬畏。

“我从未逃过,这几年只是一个人在天界某处反思而已。”

“哦?”风尊脸上露出一丝戏谑,他问道:“你是说,天界境内还有监尘官大人搜查不到的地方吗?”

“有的。”流雨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是你们太过孤陋寡闻了。”

“反思?如此说来,天师是承认自己的罪行了?”火尊问道,语气依旧严厉,没有半丝容情。

“不,你理解错了。我只是反思为什么自己这么弱,不能击碎天锁塔的八根铁链。”

“哈哈哈哈,天师!难不成这六年未谙世事,已经让你过糊涂了吗?”风尊嘲笑道。

流雨摊了摊手,轻描淡写的说道:“确实有些不可思议,有一天八部天尊居然无法代表天界最强的战斗力了。”

“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了。”火尊平静的对风尊说道。

继而他转过头,一边拆掉双手上的铁护腕,一边说道:“本尊之所以迟迟未出手,只是出于对你父亲的尊敬,这天宫多半的将士都曾效命于你父亲麾下,他是整个天界历史上最出色的一任统驭,天军中没有人不折服于他。甚至连天帝与大统驭,都曾作为他的亲传弟子征战四方。”

火尊将一副铁护腕掷在地上,晃动着手腕说道:“雷尊曾与我说过天锁塔一战,并且称赞你拥有成为新任战神的潜质。现在,就让我亲眼见识见识吧!”

说着,火尊开始调动战气,火焰猛烈的从他盔甲各处的缝隙中爆散出来,只一瞬间,便覆盖了他的全身,并全力向流雨奔去。

见状,流雨挥动双臂,用他那无属性的战气包裹了两条臂膀,并向前展开一层气盾,抵住了火尊犹如陨石一般的冲击力。

“哇哦!看来这小子并没有说大话。”一旁的风尊惊讶道。

两人强大的战气相触,冲击而出的气波震得火部、风部甲士连连后退,虽然艰难受住,阵型却依旧不散。

接着,流雨再次调动战气汇于掌中,并以压制火尊的力量将他击退数步。

第一回合便吃了一个小亏的火尊,脸上不自觉的露出震惊。

立于对面的流雨连喘几口大气,微笑着嘲讽道:“火尊,让你的将士们迅速撤下吧!否则不用出全力,你是无法突破我的防御的。”

火尊深吸几口气,左右看了看后,冲火部将士摆摆手道:“都撤下吧!他既然主动回来了,就不会再跑的。”

同时,风尊也开口说道:“风部,听令!后撤十丈观战。”

待两部将士撤退完毕,流雨这才重新启动身体内的战气流动。

面前,火尊抬起双手,一团又一团的火焰不断被他抛掷而出,直到将两人完全包裹在火圈中后,他才停手说道:“这下可以毫无顾虑了,也请您使出全力吧!天师。”

“按照辈分,我是应当称呼您为叔叔的。如果败在我手里,火尊会不会丢了面子?”流雨问道,脸上仅有轻描淡写的笑。

“如果是那样,我只会感到荣幸,天界终于要迎来新一任的战神了。”

流雨交叠手指向外翻出,只听得指关节发出的“咯咯哒哒”声响后,他道声:“失礼了。”然后原地爆射而出,主动攻向火尊。

火尊挥动一只手臂,准备以掌接下这一拳,流雨却在空中一个翻转,踢腿而出。

火尊未曾想到他的身体如此协调,慌乱中抬起另一只手臂,双掌交叠拍下,抵住了他这一踢。

然而流雨的战斗经验远超他的预期,只见他反而用脚踏在火尊的手掌之上,另一只腿迅速踢出,不偏不倚的踢中了火尊的脸颊。

火圈之外,风尊啧啧嘴,仅有他一人能够透过层层大火,看到其中的战斗。

“真没想到,说大话只是你最不擅长的一项。”

风尊回头看了一眼,那远在一百零八道台阶之上的主殿安静如初。

“如此下去,这小子说不定真能险胜呢!”风尊摸着下巴思索着,“火部的颜面倒是小事……算了,就让年轻人受点伤吧!说不定天帝一个心软,降罪还能轻些。”

想到这,风尊抬手扬起一阵狂风席卷而去。

正所谓风助火势,火借风威。

这一击或许对司火天尊来说并未有什么,但对流雨,却等同于致命打击。

主殿的宫墙之上,整整齐齐排坐了一行玄色着装之人。

其中一人问道:“统领,我们不管吗?风尊这一助力,流雨天师恐怕难以承受。”

一个体态修长,面容俊秀的青年男子冲他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抹嬉笑,指着宫墙之外说道:“放心,救兵来了。”

待他言罢,正是风尊掌中的狂风脱手之时,风往北吹,卷起狂沙飞石。

在宫墙之上静坐的天暮的嬉笑注视下,一股南风跃过火圈,与风尊的北风相抵消散。

“嚯!凌官亲自降临,统领,不去插一脚吗?您不是向来最喜欢这种场合了吗?”一旁的天宫护卫队成员问道。

兴奋不自觉涌上天暮的心头,他压抑着内心的悸动,转头看了一眼天上主殿,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

“还是算了,流雨那家伙正与司火天尊酣战,哪有功夫顾得上我。”

一名成员指着突然现身在广场上的凌风说道:“不是还有凌官吗?据说蓝官他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实力相差无几,跟她打效果也差不多嘛!”

一股莫名的恐惧从心底涌出,天暮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说道:“但她的脾气……我可不想早死。”

广场上,伴随着一阵南风,凌风身着一身精练的戎装出现在风尊面前。

“背后偷袭,风尊使似乎不怎么讲武德啊!”

面对凌风的质问,风尊的表情有些慌乱,他忙赔笑着躬身拱手道了句:“参见凌官!”

“不是要打吗?来吧,既然风尊使有如此兴致,本官陪你!”凌风冲他勾勾手。

无论流雨身份如何尊贵,毕竟尚未在天宫司职,不敬也就罢了。

可面前的凌风,却是世袭于父亲凌霄上神,即便他的顶头上司大统驭出面,也号令不起。

风尊一时间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回答,这一刻,他的时间似乎都已停止。

正当此时,一道身影犹如天降,自宫墙之外缓缓飘下。

“凌官迟早是要入我计提府邸的,风尊如要出手打本官的夫人,那……本官倒是不介意与整个八部天司为敌。”

见到来者,风尊将身躯躬的几近贴地,再也挺不直身子。

原本安静蹲坐在宫墙上看戏的天暮,再也忍不住了,他朗声大笑起来,指着广场上的几人冲两旁的成员说道:“看到没?世人只知天师流雨狂傲不羁,却没见过凌大监尘官的脾气,更闻所闻未蓝官护妻时的坚决态度!哈哈哈哈哈……”

正当天暮笑的捧腹时,天上主殿突然门开,天暮立刻变得正经起来,表情严肃的道了声:“拿下!”

一瞬间,宫墙之上只剩天暮一道身影。

广场上,足有四五十名玄衣持剑之人突然出现,将蓝晨、凌风、风尊、火尊、流雨五人团团围住。

这批人的实力之强,竟轻易破除了火尊的领域。

远在高高天上的天宫主殿,走出两位衣着雍贵之人。

首当的天帝,脸色难看,他怒气冲天的喊道:“难不成天宫,是你们的格斗场吗!”

声音传进广场上每一个人的耳朵,除了整装待发,随时等候下一道指令的天界护卫队之外,其余所有人齐刷刷的跪在地上。

整个广场只响起了一次跪地之声。

“参与打斗的所有人,均处雷刑三击!”

包括蓝晨、凌风在内,五人同时回应道:“遵命!”

言罢,天帝一边缓步走下台阶,一边冲流雨说道:“好啊!你自己回来了。”

声音不大,却犹如自天上发出,清晰的传进每个人的耳朵中去。

“雨自知犯下重罪,故而在东境的森林中独自反省。”

“东境的森林,天界界王神战的属地。怪不得连监尘官的转轮盘上都搜不到你的行踪。”

“承蒙天帝挂念,臣万般感念!”

“反省的如何啊?”

“上次未能破塔,完全是雨自己实力不济,今后定然勤勉修炼,以待时日再次出击!”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不可思议的看向流雨,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天帝的忍耐限度,放眼天界,仅此一人。

“你这傻小子说什么呢!”凌风咬着牙低声说道。

流雨却跟没事人一样,悄悄冲她撇了撇嘴。

此时,天帝身旁的另一人终于开口。

“雨儿,经过我圣驾商议,决定处于你禁令。今后你便回到天月门中去,没有圣驾命令,不得私自踏足出天月半步!”

流雨抬头分别看了二人一眼,随后垂首道:“谢天帝厚恩!谢大统驭厚爱!”

整个过程中,流雨的声音尽显慵懒,却并未惹得两位圣驾不满。

大统驭天腾将目光转向宫墙旁的天暮,说道:“监禁之职,就交由天护队负责。暮儿,妥善处理好此事。”

天暮双手一拱,应道:“遵命!”

此时,天护队成员终于明白了,为何一向见到流雨就兴奋不已,难以抑制自己战斗**的队长,今日却如此安静。

在天界威望达到顶峰的大统驭就坐在主殿之中,天暮哪怕砍了手脚,也得老老实实的像只猫一样卧着。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