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天月派门前,远远看到两个人一步一挪的走来。

“喂,你是见过凌风了吧?”

“废话,我天天见。”

“我是说在进天宫之前。”

另一人一愣,没有回答。

“监尘府邸明明在天宫东北,凌风却是从南方而来。这就说明她出了南门,而你,也是从南门进来的。如你所说,东境有界王设下的结界,凌风无法窥察。但只要你出了东境,凌风立刻就能收到信息,所以,她一定是专程去南门找你的。”

那人撇了他一眼,嘀咕道:“心思净用在莫名其妙的地方。”

随着他们越来越近,守门的弟子辨认出了其中一人。

“小师叔!”两名弟子急忙迎上去,从天暮手中接过流雨。

“带回去好生照料,你家小师叔共计受了三十道雷击。”天暮交代道。

两名弟子对视一眼,默契的咽下了口吐沫。

“你最近怎么废话这么多?”流雨虚弱的问道。

“我好心送你回来,你怎的如此不识趣呢?”

“行了,赶紧回你天宫去吧!”流雨不耐烦的道了声,便准备走进门内。

“对了,别乱跑啊!我会随时在天月附近守着的。”说完,天暮又补充道:“赶紧把伤养好,到时我再来找你切磋。”

流雨瞪回去一个怒眼,骂道:“滚!”

天暮撅着嘴无奈的怂了怂肩,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这时,门内几个少年纷纷而至。

“师叔!”

他们大呼着围了过来。

“你们怎么来了?快回去。”

“我们听到了你要回来的消息。师叔,你不要紧吧?”二子严于执关切道。

“师叔,上来,我背你!”四子月下虎,仅六年未见,已长得身强体健,几乎与成人无异。

“你下手没个轻重,再把师叔弄伤了怎么办?还是我们几个一同把师叔抬回去吧!”五子界王羽,右眼是近乎透明的琉璃色。

“用二哥的三色神石做一张床,让师叔躺在上面,然后我们一道把他抬回去如何?”六子乐凌吼指了指老二手中三块不同颜色的石头。

正当几个少年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流雨的身体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漂浮了起来。

“真麻烦。”

天月大门处,凭空出现了一道裂缝,接着又有三个少年不慌不忙的从里面走来,七子煞七月勾起两指,操控着周遭灵气将流雨举到半空中。

“老八,你先去把师叔的房间收拾了,顺便翻找一下氤氲师姐留下的灵药。”

“好嘞!”八子溪湘涃应了一声,随即周合双臂向下一拉,一面水镜将他映照其中。

接着,一个又一个的'老八'从镜中走了出来,然后奔走而去。

三人中为首的那名少年走到天暮面前。

“兄长。”

此时的天暮脑袋有点发懵,他挠着头问道:“我倒是听说过天源尊师所创的镇心珠有变世之能,但……你们这都是什么?”

老大天圣冥表情冷漠,回头看了一眼说道:“上次回天宫不是跟你解释过吗?”

“我确实做了心理准备,但你们这些……我闻所未闻。”天暮的脸扭成一团,在他的认知中,八子从镇心珠中所获的能力,简直不可理喻。

“不过就是把自身原本的元素扭曲变异了而已。”说着,天圣冥指了指老八。“比如镇心珠加强了他原本的水元素,使他能创造出水镜所映照的一切物体。”

天暮听着弟弟的解释,摸着下巴道:“不可思议,说不定天源上神这件作品,真能让天道登上六界巅峰。”

“老大,开个门!”身后,老七喊道。

天圣冥闭上眼睛,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会,然后头也不回的把手一挥,一道裂缝就这么凭空在老七面前展开。

接着,老七、老八就在天暮吃惊的注视下走了进去。

“你平时……都是这么回天宫的吗?”

天圣冥平静的点了点头道:“嗯,比较快。”

被老七定在空中的流雨大喊道:“喂!哪有这么对待长辈的,你们的……方式过于草率了吧。”

天圣冥转过身,轻轻分开两指,使裂缝重新开启了一道小缝隙,流雨的话这才算说完。

“老大,不用这么麻烦,我可以给你们转述的。”老六乐凌吼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一向沉默寡言的老大并没有回他,反倒是天暮在人群中不停的张望。

“兄长在找什么?”

“不对劲,你们之中最受宠的那个小子怎么不见了,他不是每次都跟在流雨身边吗?”天暮问道。

天圣冥想了一下,反问道:“兄长是说少月江?”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你们名字太难记了。就是那个……金木水火土那个!”

天圣冥点点头,肯定道:“那就是他了。”

“奇怪了,今日自流雨出现开始,就不见他的踪影。”

“可是他也没有回来。”说着,天圣冥回头对老六说道:“小六,听听老三在哪。”

“哦,好。”乐凌吼应了一声,然后专心致志的开始搜罗声音。

过了好一会,老六冲天圣冥摊手道:“老大,没找到。”

“会不会是在界王的领地境内?那里有天界界王亲自设下的结界,就连凌官都搜查不到。”天暮解释道。

“不会。只要在天界境内,任何声音都逃不出老六的耳朵,那是镇心珠赋予他的神力。因为是师祖所创,所以力量足以比肩神明。”天圣冥依旧一脸的平静,随后又说了句:“而且我们一直都知道师叔和老三在界王领地境内的事。”

“那你不告诉你爹?”天暮诧异的问道。

天圣冥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是他自己不让我们用神力的。”

天暮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拍着他的肩膀感叹道:“天脉算是天月生了一个好徒弟。”

“三~哥!”

老六的声音明明应该很大,天暮甚至认为足以冲破他的耳膜,而下意识的捂住双耳。但耳朵所听到的,却犹如一声蜂鸣一般微小。

“他可以控制所有声音,所有。”

………

天界南境。

受流雨所托,凌风在东境的森林中找到了少月江,并带着他一路向南去往人界。

“你现在不进去,大统驭已经调令风火两部,准备在天界全力搜查你的行踪。”

凌风在天宫南门之外,远远就拦住了流雨。

“既然敢做,就不该逃避事后所带来的后果。”流雨深吸一口气,说道:“况且如果我不回来,江儿的父母就可能会有危险。”

凌风不可思议的摇摇头,她突然气到笑出声来。

“哈,蓝晨说的果然没错,身处在刑架上,还妄图去拯救别人。”凌风满眼哀伤的看着他,轻声问道:“你就不能为自己考虑考虑吗?”

“从我出生,成为战神流岚的儿子时,我的命运就已经不受自己所控了。我并未从他那继承到任何东西,甚至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但世人们记得,他们指着我喊岚神之子,指责我还远远达不到父亲的成就,可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自己想做什么。”

“师父从父亲那里接替了统驭之职,便将我收入了天月门下。你知道吗?那时候天月门中没有人看得起我,就连繁星也是。大家都只会觉得,这人理应是一个嚣张跋扈的贵族,他有什么能力坐上天月一级?我就要做到!我这人容不得别人质疑我。是曜日,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接受我的挑战,一次又一次,轻易的将我打败。”

“其实就连师父,也因需要一边治理天月,一边统驭天军,从来没有教导过我。实不相瞒,我这一身技巧,都是受了战的指导,算是天界界王半个徒弟,所以我才能随意进出那片土地。战说:我与流岚的战斗还未分出胜负,他就牺牲在了魔界战斗中,不如你来成为流岚,代替他完成这场比试吧!”

“挺可惜的,我还没有达到神阶,没能完成我们的约定,他就重生了,就在大赛之前。我去找他,他当时盘坐在石头上,特别安静。他告诉我,希望待他转世之后,能够与已经踏入神阶的我酣战一场。接着他嘱托神使,一定要等到他转世回来。可是……我连那位神使也没能保住,就眼睁睁的看着她魂散在我面前。”

凌风看着流雨逐渐留下眼泪,她轻声问道:“那时那个少女……”

“就是她,界王的神使。天帝却认为她的存在影响了我的修行,亲手将她的魂魄击的粉碎。”

凌风震惊了,她终于明白为何十六岁那年,流雨在一瞬间变得成熟了许多。

辜负了真正恩师的心愿。

亲眼看着自己初次懵懂的感情魂归天地。

未能阻止好友的暴走,使其经受了八极酷刑后永远尘封在无尽的黑夜中。

“我不会再容忍自己失去任何东西了。少月江,是我的救命恩人对我的嘱托,是我对自己最后的承诺。他不能回天月,我不会让他受到一丝危险。帮我一个忙,把他送到人界去,等我改变了天界人陈旧的观念后,我会亲自去接他回来,只要那时他还需要我。”

凌风看着身边并行的少年,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

“小梦姐,我们要到哪里去?”已不再是孩童的少月江问道。

“人界。”

“那我师叔呢?”

“他有事要办,办完了就会来找你。”

“哦。”少月江点点头。

凌风突然问道:“江儿,我很好奇,你们八子都是什么能力啊?”

“这个啊!其实我们私下都是有代号的,比如:司宇神珠·天圣冥、三色生石·严于执、我呢?就是五行之力·少月江、神力之躯·月下虎、双羽璃眸·界王羽、传音千里·乐凌吼、无形之气·煞七月、即显百相·溪湘涃。”

凌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流雨交代他的另一件事此刻还未出现。

“不过小五为什么要叫双羽呢?他明明只有璃眸啊!”

突然,少月江捂住双耳蹲在地上。

凌风急忙上前问道:“江儿,你怎么了?”

“有人在喊三……三哥,好大声,你没听到吗,小梦姐?”少月江皱着眉头问道。

凌风摇摇头,她并未听到任何声音。

“奇怪了,是谁的声音呢?”少月江站起来,在脑中不断搜索,明明觉得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凌风再次问道:“那你知道大大师兄叫什么名字吗?”

“大大师兄?那是谁?我只有一个大师姐。”

看着少月江的脸上真诚的疑惑,凌风瞪大了眼睛。

“镇心珠一事绝不能被外界所知。离别前,我特意关闭了神珠对他身体的供给。随着神珠残余在他体内的战气逐渐消失,关于神珠的一切记忆都会随之消失。所以,请务必将他安全交到人相手中。”

“那你记得经常找你师叔搏斗的那人是谁吗?”

“老大的哥哥?我当然记得,他叫……他叫……嘶~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少月江扶着脑袋,很是烦恼。

凌风满面忧愁的叹了口气,对他说道:“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少月江不知其意,他俯身下去笑道:“那么小梦姐,我们就来场竞速吧!”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